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專政無產階級    凌鋒  1988.5.11
       
    為了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這個國際無產階級的共同節日,波蘭的工人階
級舉行了一系列的罷工行動,要求政府進行改革。當然,改革的目標是要實
現工人真正當家作主,特別是波蘭工人階級自己的組織團結工會,起碼要合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戴厚英論倪匡    1988.4.26

    和上海作家戴厚英同車到深圳。她在夏威夷探望女兒後,在香港逗留幾
日才回去。

    在這以前,她的“經理人”林振名請吃飯,戴厚英就坐在倪匡旁邊。聽
著倪匡“胡說八道”,戴厚英面不改色,間中還穿插兩句,問他:“你這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別辭    凌鋒  1988.2.29

《信報》副刊明天改版,本欄宣告停止營業。

八三年九月一日開始寫“人在香港”的專欄,欄名是受電影《家在香港》
所啟發。當時正值九七問題熱火朝天之時,對自己安身立命之地不能不有
所感懷。雖然這部電影當時並不如何賣座,近日還看到文章說導演敬海林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婦解呼聲    凌鋒  1988.2.11

    中國的開放,受惠的十億中國人民中,包括了一半以上人口的女性。人
們不但開始認識了目己的價值的權利,女人更是如此。這是因為中國幾千年
來封建主義的制度,思想觀念和習慣沒有真正得到破除之故。中共「十三大
」表現了進一步開放的姿態,所以也鼓舞了人們進一步探討新的觀念。對於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悼胡華老師  1988.2.9

    接到同學來信,告知胡華老師的逝世。

    去年九月回北京,沒有時間回母校中國人民大學,只和兩個同班同學聚
了一下,并託代向胡華老師及其他老師和同學問好。這個口訊總算轉達到了
。不久,胡華老師因腹痛入院,後來檢查出是肝癌,立即轉上海第二軍醫大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昭科這個大特務,已於今年12月18日逝世。他這個人沒有遺漏在我當年的評論文章裡。

(2014.12.29)

曾昭科又跳出來了     1988.2.3

    自從中共「十三大」的差額預選把鄧力群選下台以後,似乎中國人才開
始認識到民主的好處,雖然這只是小小的甜頭。最近各省市的人代選舉,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共貶低蔣經國

    蔣經國逝世後,中國大陸方面可亂是已經以比較快的速度報道了這項消
息,但是表態則比較遲。但是中共一向的「統一思想、統一意志、統一步調
」在作怪。其實,對蔣經國在生前也應該有一個基本評價,如果連這個也沒
有,又如何能應付一些突發事件?唯有慢三拍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韓恐怖活動轉嫁中共  1988.1.19

    炸毀南韓客機的北韓女間諜金賢姬在巴林被捕時自殺,獲救後第一句話
就是講中國話,自認是黑龍江人。中共因此被涉及到這場恐怖暴力行為中。
如今經審訊,真相大白,原來她是不折不扣的北韓人,而且還是幹部子弟。

    北韓和中共有「鮮血凝成的」、「牢不可破的」友誼,但北韓在搞恐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禁娼正論  1988.12.17

    禁娼問題似乎一直困擾著中共,時不時就有禁娼的新聞。例如海南建省
以後通過的第一條法律,就是禁娼法例,似乎禁娼比發展生產力更為重要。
在當前治理經濟環境和整頓經濟秩序中,不知道禁娼是否也列為其中的一個
重要內容?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禁娼正論  1988.12.17

    禁娼問題似乎一直困擾著中共,時不時就有禁娼的新聞。例如海南建省
以後通過的第一條法律,就是禁娼法例,似乎禁娼比發展生產力更為重要。
在當前治理經濟環境和整頓經濟秩序中,不知道禁娼是否也列為其中的一個
重要內容?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拍賣官地----中國經濟的里程碑    周懷(林保華)

            張五常建議土地自由買賣

    86年5月26日香港“信報”發表了香港大學經濟系主任張五常教授的
一篇文章----“出售土地一舉三得”。張五常這幾年來研究深圳以及整個中
國的經濟體制改革問題﹐頗有心得﹐常在“信報”的“論衡”專欄裡發表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難得兩回劫    凌鋒 1987-11-11

 一個人的一生,祗有幾十年,如果能夠歷盡劫數而不倒,必有後福。鄧小平一生三落三起,傳為佳話,如今是中共政壇第一強人。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劫數,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劫數。以筆者的有限生命,已經歷盡兩劫,亦自覺可以大書特書,老懷大慰了,真是人生難得兩回劫。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期間,我在大陸遇上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的浩劫,畢生難忘,連人生觀也都幾乎要根本改變了。總算逃出一命,現在還有若干年的餘生,算是劫後餘生的“第二生命”。對這個撿回來的第二生命,一方面覺得更加珍貴,要充分重視其“餘熱”;另一方面又覺得反正是撿回來的,是多餘的生命,因此衝衝闖闖,也不用多想其後果。 於是乎,在這第二生命中又遇上劫數。這是“資本主義金融大風暴” 的劫數。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而資本主義金融大風暴,則是觸及人們錢袋的大風暴了。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因為“愛國”而北上,結果“引頸就革”,好不容易在毛主席的“關懷”下離開那專制社會,來到自由的香港,卻又因為急於“改善生活”和響應“股照抄”的指示而陷入風暴羅網,雖然是一直相當自信,能夠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分析股市,但浩劫來臨之時,卻又因為客觀條件上出問題而無法自拔,祗好“引頸就洗(袋)”了。

不過兩次浩劫,感受還是不同,第一個浩劫,祗覺得長夜茫茫,何時才是天光。祗有到了“黨”放寬政策,可以離境,才利用海外關係的“先天條件”重覓生路,一切重新做起;而這一次金融浩劫,雖也頗徹底,但卻不覺長夜茫茫,因為香港有充分的機會可以使人大展拳腳,任何損失都是暫時的,祗要手執鋼鞭將你打,若干月或若干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溫州探「資」        施也敏  1987-10-19

按:本文是21年前我跟隨張五常教授訪問溫州後所寫的“遊記”。因為不想我們的考
察研究工作受中共的政治干擾,所以在第二段編出若干虛構的情節。這些,
都可以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若干記錄。今後還會掃描出一些舊文刊出。

林保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上北京

    大學畢業離開北京後,這是第四次去北京了。無事不登三寶殿,每次去
自然都有目的。

    第一次是一九六六年秋天。文革剛開始,「革命大串連」的第一個目標
就是北京。當時北京是「世界革命中心」,去那裏取革命經,還受紅魔鬼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立晚報赴大陸採訪    凌鋒


在台灣對大陸的開放和探親聲中,最近發生了台灣「自立晚報」派出兩名記
者訪問大陸的事件。

「自立晚報」是台灣的非國民黨系報紙,一向比較敢說敢做。這次他們抓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變態性掃黃

    中國要搞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又要改革、開放,這兩個目標不相容的
東西,被宣傳為「兩個基本點的統一」。於是改革派在鼓吹改革、開放的時
候,也要加上「反對資產階級目由化」的前提;而保守派在鼓吹反對資產階
級目由化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時候,也要加上繼續開放、改革的「歇後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民大學師生的光榮

    有關吳祖光、王若水被勸退黨,蘇紹智被撤銷黨內外職務及孫長江和張
顯揚被開除出黨之事,雖被喉舌稱之為「并沒有影響逐步擴大的民主建設和
氣氛」及「黨內的正常生活」,但仍被國內外人上所關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國性的性變態

    中共老革命所遇到的性問題并非是突然的,而是有其深刻的歷史根源,
只是以前不敢也不願面對這個問題罷了。這個問題,也不是現在出現而發生
老人黨復辟事件。實際上中共建國前後對人性的扭曲,除了有馬列主義有關
階級鬥爭理論的根源外,也在於中國革命中所發生的特殊「性」問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革命遇到性問題
         
    毛澤東剛開始發動文化大革命時,身為國家主席和接班人的劉少奇感覺
到無法理解,所以在一次群眾大會上自嘲說:「老革命遇到新問題。」今年
來鄧小平及老人黨一忽兒反右,一忽兒反左,也把十億中國人,甚至世界上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土共」公開身份 1987.7.30

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毛鈞年,已經在北京學成返港。

毛鈞年在北京進修,是為他的仕途進一步鋪路。中共要提拔高級幹部,都是送到中央黨校去學習的。中共提拔幹部的公開口號是德才兼備,德者就是聽話做黨的馴服工具;才者則是馬列主義的理論水平。看來毛鈞年前者有餘,後者不足,所以到北京去提高提高。隨著香港新華社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初可能出現的人事調整,相信毛鈞年將升官,可能不止一級。

在學習期間,中共當局也公開披露了毛鈞年的中共黨員身份。其實人們早就猜到,不過這次公開了以後免得他高升以後引起更多的揣測。這倒也是光明正大的手法。對香港人來講,倒希望中共公開所有在港的共產黨員名單,有助和港人的溝通,也可以消除港人時時在地下黨和秘密特工監視和打小報告之下的疑慮。不過精於做「白區工作」的中共,當不會如此暴露黨的機密。即使在九七之後,根據革命需要公開一些黨員,也仍然會根據革命需要保留一些秘密黨員,以便更好控制和監視香港特區政府。

毛鈞年在完成了他在北京進修的任務後經廣州回香港時,接受了香港「文罹報」的訪問,對其他問題他還是肯說的,但對「不知毛先生是何時入黨的」,則拒而不答。因為他不能暴露他在香港做了多少年的地下工作。因為他在進新華社以前是在本港機構工作,如果他的舊日同事知道他那時已是共產黨員,自然人人自危,會擔心那段時間是否發表過反共言論,是否得罪過毛先生。毛鈞年也很瞭解「共產黨」在香港人眼中的形象,所以他說:「香港有言論和信仰自由,我相信不會因我是黨員,而對工作帶來不利影響;也不會因我是黨員,而損害我和朋友們的關係。」毛鈞年這段話是由衷之言,如果每個共產黨員都清楚知道這點,並且進行改革,我一黨就大有希望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