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論中國的廁紙

    最近日本舉行了“第一屆廁所日紀念討論會”,世界手紙收藏家、慶英
大學名譽教授、日本廁所協會會長西岡彥雄在會上發表了講演。會議搞得相
當熱鬧,除了組織參觀廁所,還選舉了“十佳廁所”。

    手紙就是廁紙,這樣一種東西也列入收藏的範圍,可見它已廁身高層次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民主進步黨的三大壓力

    台灣的民主進步黨在九月二十八日成立以後,引起人們的關注,香港人
也會關注,因為在中國人的“國家”中,都是一黨專政;中國人社會的政黨
政治,是不許有反對黨存在的政黨政治。因此民主進步黨的成立,是一個中
國民主史上很重要的一點突破。不但台灣的當政者直接要面對著他,大陸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匈牙利事件的是是非非

    當年匈牙利事件發生時,筆者剛剛進人大學讀書,對這件事的反應也有
些值得回憶的事。

    由於大陸的報刊是黨的喉舌,當時想要知道匈牙利事件的真相是不可能
的,報紙上的有關新聞只有新華社的消息,內容簡短,立場鮮明。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俞強生變節案  1986.10.1

    最近,有關俞強生「變節」的事頗引起人們的興趣。
 
    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俞強生投奔西方的事件,由外電首先傳出時,其職
位是「國家安全部外事局局長」,人們對他感興趣的是他和毛澤東還是「遠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黎澍的「和平演變」論  1986.9.29

    上海出版的「世界經濟導報」最近刊載了歷史學家黎澍和戴晴有關文革
問題的對話。黎澍是研究中國近代現代思想理論的權威。有些老權威長年鑽
在馬列毛的紙堆裏,頭腦已經僵化,成為思想解放的阻力,但看這兩位學者
的對話,特別是黎澍對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不但有新意,而且最可貴可喜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按:
1980年代香港就有“香港獨立”的意識,不過鳳毛麟角。這可能也是我的
專欄中唯一有涉及“港獨”的文章。當時我就是《信報》評論版的編輯,
主張港獨的大概就是陳文山一人了,所以我特別“愛護”而書寫此文,但
是不敢“鼓吹”。時下主張港獨的年輕朋友,可以去翻找當時《信報》陳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政治改革再遇阻力    凌鋒  1986.9.8

    鄧小平在九月三日接見日本公民黨竹入義勝的講話,表明中國要放緩政
治體制改革的步伐。因為當竹入問到今年九月召開的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會
不會討論政治體制改革問題時,鄧小平說:「來不及了,某些方面可能涉及
。我們決策要慎重,每走一步,看看成功的可能性較大後再下決心。」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介紹「世界經濟導報」  1986.9.5

    內地現在大談報紙的改革,這個改革歸根到底要為報紙的作用下定義,
是黨的喉舌,還是人民的喉舌?固然黨的利益不一定就是和人民的利益相衝
突,但是黨的利益不能和人民的利益完全一致是肯定的。就是人民當中,各
社會階層和集團也有不同的利益,因此都應有他們自己的喉舌來反映他們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重新評估趙紫陽  1986.9.4

    由於中共仍缺法治,以人治為重,因此明年中共「十三大」的人事,已成
為這一兩年人們所關心的問題,尤其是今夏召開了北戴河會議,今秋又要召開
十二屆六中全會,因此這個問題更加突出。

    人們一般認為改革派的領導人物,就是鄧胡趙。鄧已不在第一線,胡則主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無怠之死   1986.2.26

被美國指為中共間諜的金無怠,於二月二十一日突然在獄中以膠袋蒙頭,并以目己的鞋帶封口,從而窒息而死。據稱金無怠是目殺身死,美國司法部經驗屍後也證實死因無可疑之處。但是種種跡象來看,還是使人懷疑他的死是否另有隱情。

其一,美國政府至今仍未對他定罪,他有何理由「畏罪自殺」?

其二、監獄裏怎麼會有這些可以用作自殺的工具?

其三、從他最近的表現,也未有服罪的表示,他還堅持他的間諜活動對中美兩國有利,甚至認為即使終身坐監也是值得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歷史名城惠州    1986.6.2

    最近,去了一趟惠州。
     
    惠州是個歷史名城,不但蘇東坡曾經「下放」到此,即令在中國的現代
史上,亦有一定名氣。一九二五年秋天,黃埔軍校的校長蔣介石就率領了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京重視貨機事件的精神勝利    章向南(林保華)

    一架中華航空公司的貨機,在廣州降落,成為敏感的中台關係的一個觸
發點,這件事情處理的好壞,也會對未來的中台關係帶來重大的影嚮。

    駕駛該機飛廣州的機長王錫爵,到底抱著甚麼動機,通過甚麼手段,現
在仍然是一個謎。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按:以下是1986年5月華航王錫爵劫機事件我所作的若干評論。
有些疑問,我5年前在美國得到了解答。那是見到了當年曾經在中國國安部
門工作而已經流亡美國的某君,他說,因為俞強生叛逃,該年2月在美國長
期潛伏的金無怠被捕。已經被吸納為共諜的王錫爵害怕事件牽連到他,遂於
5月劫機飛往廣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無怠花心愛國  1986.2.15

    美國中央情報局分析員金無怠被捕,并被指為中國的間諜後,中國外交
部曾經發表聲明否認。但隨著具體「罪證」的披露,看來是「事實清楚,罪
證確鑿」。當然,我們不能要求中共「實事求是」地承認這件事,因為如果
承認,也會「喪失國格」,何況各國之間相互派間諜或收買間諜已是「國際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嫖妓日本﹐振興中華    1986-2-12

    中共整黨中被首批開刀的中央大員有一位是大名鼎鼎的七十六歲文化官
周而復。

    周而復的具體“罪行”如何﹐由於“罪證確鑿”的材料尚未公佈﹐我們
不得而知。據本港“文匯報”所載﹐是“牽涉到嚴重經濟犯罪和生活作風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疆向香港看齊?  1986.1.3

    新疆學生的遊行示威,從外電陸陸續續的報導中(很遺憾我們仍未能從
新華社的報導中得知真相),計有二月十二日、十三日和十九日在烏魯木齊
有遊行,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北京有遊行,十二月二十六日在上海有遊行。兩
周內在三個地方都有新疆學生的遊行。以中共控制的嚴厲,而且這種遊行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來的「南華早報」
     
    澳洲報業大王梅鐸收購「南華早報」,對將來香港的傳播業是好是壞?
由於據說梅鐸和中國也有生意來往,因此有人也深恐這會影響到「南華早報
」未來的言論,即便不擦鞋,或者會「自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售南華早報政治原因

    澳洲報業大王梅鐸購入本港「南華早報」的百分之三十四點九股權,成
為該報的最大股東,日後對香港的傳播媒介會構成甚麼影響,現在還難於預
測,特別是結合到九七問題,更是有較多的未知數。

    「南華早報」在香港的西報中居執牛耳地位,雖然港府在報界中沒有「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共特工頭頭易人   艾克思

在九月黨代表會議的前一個星期,中共國務院又有幾位部長調整,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新上任的公安部長阮崇武和國家安全部長賈春旺。前者五十歲,後老四十七歲,算是相當年經了。而這兩個部門是中共約要害部門,歷來是要有相當背景和久經考驗的人才能擔任此重職,而有關他們的資料,目前幾乎是空白,只能看新華社介紹的幾句話。而這兩人在升任此職務以前,阮崇武是上海市排名第一的副市長,賈春旺則是北京市排名第一的副書記。

在其他共產國家中,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的頭子就是特務頭子,可以殺人不眨眼,現在由這兩個年輕人上陣,是他們有上述的能耐,還是共產黨想改變形象,徹底改變以往的特務制度?這是一個十分值得探討的問題。

中共特務工作的祖師爺是蘇聯,一套制度都是從肅反委員會(即「契卡」,KGB的前身)來的。中共最早的特務頭頭就是周恩來,他文質彬彬、儒雅可親。但在關鍵時候他是可以一改常態的。以後中共的特務工作由康生掌握,從延安時朋開始,「階級鬥爭擴大化」就是他的傑作。中共建國以後康生一度犯錯誤,特務工作落入彭真、羅瑞卿、楊尚昆手裏,所以毛澤東搞文化大革命,首先翦除他們,「彭羅陸楊反黨集團」中他們四居其三。以後特務大權煎入康生手中,由紀登奎幫手,其後再由汪東興接手。汪東興下臺以後,政冶局和書記處抓政法工作的又輪到了彭真,再加陳丕顯。彭真是文革前北京市的第一把手,而陳丕顯是文革前上海的第一把手。現在由上海和北京各出一個接班人,倒也頗為巧合而又「順理成章」。

共產黨作為執政黨是國中之王,而黨的特務機構又是黨中之王,任你在黨內地位多高,也不能不對特務組織有所顧忌。赫魯曉夫一上台就搞掉特務頭子貝利亞,把他祕密槍斃就是明顯的例子。鄧小平上台後也毫不含糊地把汪東興搞下去,僅保留他排名最後一個的候補中央委員。連共產黨的高官都對其特務有所顧忌,區區老百姓,在特務手中,只是手裏捏的螞蟻。當年香港一位熱衷政治的托派份子(按:吳仲賢,已故)回大陸和民運分子接觸,就被公安局秘密逮捕,公安部門要他交待問題。否則從地球上「失蹤」也沒有人知道。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毛鈞年的“社會關係”    1985.7.26

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七月十五日在接見臺灣來港的一批民間團體談基本法
諮詢委員會問題時,談到該社副秘書長毛鈞年的堂兄是臺灣前僑委會委員長
、現亞東協會駐日本代表毛松年。

許家屯在這次談話中表示與臺灣有關係的人也應參加諮委會。相信因為牽涉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