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中國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訪費正清教授            林保華  1989.8.13

    【編者按:香港專欄作家林保華最近訪美,八月十三日在波士頓訪問了
哈佛大學著名學者費正清(John K.Fairbank)教授,談中國大陸的政局變
化,錄音帶交本刊整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候補烈士」出籠    凌鋒  1989.7.27
         
    七月二十一日,筆者在這裏寫了一篇《屠城「烈士」知多少?》根據北
京當局公布的資料,被「暴民」打死的「烈士」只有十個,而且那是解放軍
。武瞥和公安幹警沒有「烈士」,是因為他們沒有用坦克和機關槍對付群眾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推卸罪責、亂了章法    林保華  1989.7.21

    六四大屠殺使中共在外交上空前孤立,在海外華人也空前孤立。為此,
他們一方面暴跳如雷,大罵外國「粗暴干涉內政」和海外華人「不瞭解真相
」,另一方面又百般狡辯,推卸大屠殺的責任。

    本來,如果大屠殺真是「內政」,而且確實是必要的,那麼對外國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支聯會撥款問題    口林保華  1989.7.12

    香港支聯會從民主基金中撥出一百二十萬元給現在流亡法國的吾爾開希
和嚴家其,作為他們開展民主運動的經費。據說這個做法引起一些人的議論
。議論熱點有兩個,其一是這樣做法是否說明香港成了「反革命基地」?其
二捐款人是否同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頭殺黑頭  1989.6.26

    自從六四大屠殺和其後的大搜捕,好多個朋友向我問起這種白色恐怖和
文革時期有何相同或不同之處。

    剛被問起時,「相同」處比較容易回答,因為矛頭都是針對知識分子,
這是中共歷來政治運動的特點,而且一搞運動,對知識分子就是從精神上到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黨棍群像  1989.6.15

    六月九日鄧小平、楊尚昆、彭真、王震、薄一波、李先念等一批八十歲
以上的老黨棍,率領姚依林、萬里、李鵬、喬石等「接班人」,在接見戒嚴
部隊軍級以上幹部時亮相,以示「領導層」的團結。但由於這是大屠殺以後
的第五、六天才出來亮相,說明在這五、六天當中,這批人進行了一場骯髒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廣東是革命基地            凌鋒    1989-6-9

    清朝末年﹐同盟會領導的革命運動﹐廣東是主要基地之一﹐黃花崗之役
就在廣州。到了二十年代﹐中國人民反對北洋軍閥的鬥爭﹐廣東更是一個基
地。孫中山在廣州成立革命政府﹐成立黃埔軍校﹐後來北伐戰爭就是從廣東
進發的。

文章標籤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災難日子  1989.6.9

    六月四日一早,就有電話來。其實沒有電話,我也醒了。因為睡一下,
不知道北京形勢又會有甚麼大變化,睡不好。

    早上的新聞比較多了,消息也更令人震驚,除了死亡人數更多以外,軍
隊的鎮壓方法更使人吃驚,例如坦克車和裝甲車竟朝學生身上壓過去。特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聯省自治救中國            凌鋒  1989-6-8

    北京的法西斯獨裁政權集野蠻獸性的大成。雖然中國人付出了重大的代價﹐甚至還要付出更大的代價﹐但是物極必反﹐中國政制的發展﹐將不單是鄧李楊的下台﹐而是中國將會在民主政制上有一個大的進步。因為一黨專政的醜惡本質更加暴露無遺。

    現在問題是如何促使鄧李楊政權的下台。

    由於這是中共最高層權力和利益的鬥爭﹐因此衝突主要在北京﹐地方省市的領導人﹐為了本省的利益﹐也為個人的前途﹐應該避免捲入這場鬥爭之中﹐以免遭到無畏的犧牲和損失。這一點上﹐廣東的做法頗有參考價值。

    在五一九李鵬和楊尚昆的講話之後﹐廣東省委和省政府召開幹部大會﹐制定了三條精神﹕一是學習李鵬和楊尚昆的講話﹐二是主張和衷共濟﹐三是穩定廣東大局。

文章標籤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京市委在鎮壓中的「導向」角色    凌鋒  1989.6.7
 
    六月三日深夜到四日凌晨的屠城事件,除了幕前的李鵬、楊尚昆和幕後
的鄧小平要負責之外,北京市委一小撮人所起的惡劣作用也絕對不可放過。

    以北京市市委書記李錫銘和北京市市長陳希同為代表的北京市委,在這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屠城「烈士」知多少  凌鋒  1989.7.21
         
    北京當局為了要給六四大屠殺尋找根據,不惜把所謂「反革命暴亂」大
加渲染,例如七月十七日的《人民日報》社論就說:「北京發生的這場動亂
和暴亂,持續時間之久、波及範圍之廣、危害之烈、陰謀之毒、手段之殘暴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元兇出來了!    凌鋒  1989.6.11

    像黑社會的堂口清理門戶一樣,中共黨內經過激烈的鬥爭和討價還價的
權力再分配以後,各個派系基本上達致了妥協,堂主鄧小平終於出來亮相了
。陪同這位堂主的,除一兩個「新銳」外,就是那一批叔父級人馬,以此顯
示堂口的「團結」,亦發揮威懾力量,避免下面再為爭奪地盤而自相衝突。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通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失蹤    林保華  1989.6.6

    接到北京朋友的消息,四通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曹思源,於六月三日中
午從家裏出去買菜後就一去不復返了。從北京這兩天的大鎮壓情況來看,他
可能已遭當局的綁架。這是從北京傳來的中國知識分子中第一宗的失蹤消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京大屠殺    凌鋒  1989.6.5

    六月三日深夜到六月四日凌晨,中共血洗天安門。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
最可恥的慘剝。

    鄧小平、楊尚昆、李鵬和北京市委的一小撮人,口口聲聲改革開放,但
是對要求民主、自由,而且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群眾,竟然出動正規軍、裝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屠殺之夜 2009.6.8

    可悲的六月三日。

    雖然感覺到中共「清場」日子愈來愈近,但總存有一點幻想不會那麼壞
吧?所以六月三日清晨解放軍徒手進城受阻以後,希望可以再緩和幾天。豈
料下午軍警又發射催淚彈,才覺得問題愈來愈嚴重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按:

六四屠殺的前夕,我挑幾篇當年寫的評論文章,讓大家了解它的前因後果。
這是第一部分,評論六四前學生民主運動的文章,寫於四、五月間。部落格
內還有其他有關文章,分別放在“中國民運”與“改革開放”欄目內。

                                    林保華 2009.6.1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得罪了老鄧 1989.5.29

北京正在面臨一場光明和黑暗的決鬥。對學生運動的不同態度使黨內分裂成兩派,亦可以說黨內原來的兩派必然對學生運動持不同態度,從而使「意見分歧」,可能激化為「組織分裂」。

鄧小平是改革經濟、保守政治,在形勢的發展下,他必然要做出抉擇。而由於鄧小平是個利慾薰心的共產黨人,最後他為了維護自己的特權利益而犧牲改革,也就不奇怪了。

鄧小平妄指學生動亂,製造了新動亂,又支持李鵬和楊尚昆鎮壓學生和頒佈戒嚴令,並且派軍隊開進北京城。這些做法表明鄧小平不顧國際形象,決心嚇跑外資了。人老了以後,思想僵化,一意孤行,會做出使人意想不到的事。這就是鄧小平目前所走的路。

趙紫陽儘管有缺點,雖然他的兒子也涉及官倒,但在關鍵時刻他保護學生,學生也應該支持他。學生們只有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才能爭取到勝利。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運和黨內鬥爭  1989.5.29

    學生運動終於觸發了中共的黨內鬥爭。

    從表面上,現在是趙紫陽和李鵬對壘,這是由於對學生運動的態度不同
而形成約兩派。

    五月十九日李鵬在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講話,就已經把矛頭指向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是真正反黨集團    1989.5.27

    在各種利好利淡的消息基本出齊了以後,北京的政局似是大局已定。鄧
小平使用了中共黨內鬥爭的歷來手段,以「反黨集團」來清除不同意見者。
「反糞集團」成員據稱有四個人,但是其體那四個人,現在聽來有幾個版本
:一,趙紫陽、胡啟立、田紀雲、閻明復;二,趙紫陽、胡啟立、田紀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刺刀下的會議   凌鋒 1989.5.26

中共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據說是今日才在北京召開。五月二十三和二十四兩天的會議叫什麼會議?也許是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擴大」了哪些人進去,不清楚。可以預料的是,那是一次「政治交易會」。「政治交易會」不能完成交易,或者完成了之後仍需獲得進一步的支持,才需要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如果政治局擴大會議沒有辦法完成的話,也許要開十三屆四中全會或者是黨的全國特別代表大會了。

但是不論開什麼會,要記住的是北京市周圍佈滿了軍隊,因此那些與會者能不能頂住這個威懾力量,關係到會議的成果,關係到中國的民主和法治的進程。 為了保持這個威懾力量,李鵬和楊尚昆暫時不會成為犧牲品。因為如若否定了戒嚴令,軍隊一開走,鄧小平就難以得償所願了。

為了發揮這個威懾力量,李鵬和楊尚昆正在使出混身解數製造輿論。一方面是李鵬通過王忍之、袁木、何東昌這一群小丑來控制傳媒,散佈危言聳聽的輿論,全國「統一思想」;另一方面是楊尚昆通過他的楊家將在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是楊尚昆弟弟)、總參謀部(總長是楊尚昆女婿?)等發表支持李鵬和楊尚昆的所謂慰問信,再由總政治部控制的《解放軍報》發表的其他文章,自然也是維護楊家將的。在這情況下,那些輿論並不能代表整個官方和軍方的統一意見,即使六個軍區已發表聲明支持中央,並且不同程度地派軍隊到北京去,但是是否表明願意為李鵬和楊尚昆開槍,也有待事實證明。但是需要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說明事情並未完全了結。

這次的政治局擴大會議,除了身在外地的政治局委員要赴京參加,據聞各省市的負責人也要去開會。至今為止,雖然全國各省市都已表態支持李鵬,但是是否真心實意,實在難說,因此會議本身也是利用軍隊的壓力來促進「統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