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7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林保華按:
最近香港與中國為足球賽事吵翻天。我找出了當年寫的一篇評論上網
。當時我住在被叫新都城大廈,包括我在內,很多都是香港的新移民
,但是很快就認同香港。記得我在《信報》也有些比較詳細的評論,
但是還沒有找到,要翻箱倒櫃,非常辛苦。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孔洞的驚奇    李三綱  1987.5.11

(當時我是張五常的助理,遂取了這個筆名)

哈公按:毛澤洞所以要躺在洞裏,那是防人「洞悉其奸」,他才有陽謀「引蛇出洞」也。

    明朝的浙江才子凌濛初在「刻」《拍案驚奇》時,雖經初刻、二刻,亦沒想到當代的香
港才女李默,會把「驚奇」發揮到如斯地步(見本刊第四期之《大姨媽的驚奇》),可謂「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