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香港「土共」公開身份 1987.7.30

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毛鈞年,已經在北京學成返港。

毛鈞年在北京進修,是為他的仕途進一步鋪路。中共要提拔高級幹部,都是送到中央黨校去學習的。中共提拔幹部的公開口號是德才兼備,德者就是聽話做黨的馴服工具;才者則是馬列主義的理論水平。看來毛鈞年前者有餘,後者不足,所以到北京去提高提高。隨著香港新華社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初可能出現的人事調整,相信毛鈞年將升官,可能不止一級。

在學習期間,中共當局也公開披露了毛鈞年的中共黨員身份。其實人們早就猜到,不過這次公開了以後免得他高升以後引起更多的揣測。這倒也是光明正大的手法。對香港人來講,倒希望中共公開所有在港的共產黨員名單,有助和港人的溝通,也可以消除港人時時在地下黨和秘密特工監視和打小報告之下的疑慮。不過精於做「白區工作」的中共,當不會如此暴露黨的機密。即使在九七之後,根據革命需要公開一些黨員,也仍然會根據革命需要保留一些秘密黨員,以便更好控制和監視香港特區政府。

毛鈞年在完成了他在北京進修的任務後經廣州回香港時,接受了香港「文罹報」的訪問,對其他問題他還是肯說的,但對「不知毛先生是何時入黨的」,則拒而不答。因為他不能暴露他在香港做了多少年的地下工作。因為他在進新華社以前是在本港機構工作,如果他的舊日同事知道他那時已是共產黨員,自然人人自危,會擔心那段時間是否發表過反共言論,是否得罪過毛先生。毛鈞年也很瞭解「共產黨」在香港人眼中的形象,所以他說:「香港有言論和信仰自由,我相信不會因我是黨員,而對工作帶來不利影響;也不會因我是黨員,而損害我和朋友們的關係。」毛鈞年這段話是由衷之言,如果每個共產黨員都清楚知道這點,並且進行改革,我一黨就大有希望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土共」公開身份    1987.7.30

    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諮詢委
員會秘書長毛鈞年,已經在北京學成返港。
 
    毛鈞年在北京進修,是為他的仕途進一步鋪路。中共要提拔高級幹部,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