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8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趙紫陽的關鍵階段    ■林保華  1988.5.31

    趙紫陽最近連續兩天在會見外賓時說:中國的改革進入了關鍵階段。這兩
次談話,一次是五月二十三日會見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雅克什,一次是
二十四日會見正在北京開會的美國大通銀行國際諮詢委員會成員。

    在後一個講話中,趙紫陽對「關鍵階段」作了解釋。趙紫陽說:「甚麼叫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政無產階級    凌鋒  1988.5.11
       
    為了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這個國際無產階級的共同節日,波蘭的工人階
級舉行了一系列的罷工行動,要求政府進行改革。當然,改革的目標是要實
現工人真正當家作主,特別是波蘭工人階級自己的組織團結工會,起碼要合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