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9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候補烈士」出籠    凌鋒  1989.7.27
         
    七月二十一日,筆者在這裏寫了一篇《屠城「烈士」知多少?》根據北
京當局公布的資料,被「暴民」打死的「烈士」只有十個,而且那是解放軍
。武瞥和公安幹警沒有「烈士」,是因為他們沒有用坦克和機關槍對付群眾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推卸罪責、亂了章法    林保華  1989.7.21

    六四大屠殺使中共在外交上空前孤立,在海外華人也空前孤立。為此,
他們一方面暴跳如雷,大罵外國「粗暴干涉內政」和海外華人「不瞭解真相
」,另一方面又百般狡辯,推卸大屠殺的責任。

    本來,如果大屠殺真是「內政」,而且確實是必要的,那麼對外國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支聯會撥款問題    口林保華  1989.7.12

    香港支聯會從民主基金中撥出一百二十萬元給現在流亡法國的吾爾開希
和嚴家其,作為他們開展民主運動的經費。據說這個做法引起一些人的議論
。議論熱點有兩個,其一是這樣做法是否說明香港成了「反革命基地」?其
二捐款人是否同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