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9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毛澤東的統戰謀略(三篇)    1989.8.21-23

學習毛澤東的謀略    1989.8.21

    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關係,不能簡單用河水和井水的關係去解釋,否則越
解釋越糊塗,因為香港和中國大陸有太多的聯繫,所以必然相互有影響;而
九七以後,根本就由北京來直接掌管香港事務,這個事實本身,也影響了現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訪費正清教授            林保華  1989.8.13

    【編者按:香港專欄作家林保華最近訪美,八月十三日在波士頓訪問了
哈佛大學著名學者費正清(John K.Fairbank)教授,談中國大陸的政局變
化,錄音帶交本刊整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