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9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鄧小平的心病和信息    凌鋒  1989.9.12

    非洲國家布基納法索總統孔波雷訪問北京,鄧小平破例沒有會見。

    不久前,長期在美中台之間穿梭往還的美國共和黨少數民族委員會主席
陳香梅,在布殊總統的特別關心下,一片熱情訪問北京,甚至趕到北戴河,
也未能見到鄧小平,只能見到他的小輩。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共產國家的逃亡潮    林保華

    雖然去年的美蘇高峰會議似乎給世界帶來祥和的氣氛,但是今年仍然出
現了異常的情況,其一是中國大陸恢復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國策,其二
則是共產國家出現逃亡潮。

          目前逃亡潮有三股潮流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