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8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鵬突然訪問了井岡山    林保華  1990.10.19

    《人民日報》海外版十月十八日刊出新華社記者揚健、何平寫的一篇通
訊:《李鵬總理訪井岡山》,依照慣例,中共要人出訪外地,一般是以電訊
形式比較扼要地報道他們出訪的消息,然後再由記者以文學的筆法寫出較詳
細的通訊。電訊是新聞報道性質,而通訊因為使用文學形式,所以不乏溢美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活在魚翅拌飯的風光日子裏

  應台灣「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的邀請,九月下旬。和一位文友到台北參加該會所
舉辦的「台港文藝團結大會」與該會的第廿二屆會員大會。自然,也趁機浮面地觀
察了一下目前的台灣社會狀況。
  這是我第二次去台灣。第一次是五年前的一九八四年,對這五年的變化,在做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18“愛國賊”的表演      凌鋒(1989.10.1)

由日本前外相伊東正義率領的日本日中友好議員代表團,於“九一八”前
夕到達中國進行訪問。

        為什麼選在“九一八”期間?

不知道日本方面為什麼要選這個敏感的日子。是表示對中國的一番歉意,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