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93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俄學者談江澤民情人與中蘇中俄關係   凌鋒  1993.2.1(2010.2.16上網)


和彼得遊調景嶺    凌鋒  1993.2.1

    不久前,認識了正在香港作訪問學者的俄羅斯學者彼得.伊凡諾夫(中
文名葉文基),他研究過香港史,現在正在研究民國史。他的頭銜則是俄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俄學者談江澤民情人與中蘇中俄關係   凌鋒  1993.2.1(2010.2.16上網)


和彼得遊調景嶺    凌鋒  1993.2.1

    不久前,認識了正在香港作訪問學者的俄羅斯學者彼得.伊凡諾夫(中
文名葉文基),他研究過香港史,現在正在研究民國史。他的頭銜則是俄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