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1999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溫故知新:《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1999.4.22
 

    中共間諜案疑雲籠罩美國。經朋友的提點,買了本《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以進一步瞭解85、86年間的「風雲間諜」金無怠的詳細情況。對溫故知新或有裨益。
    金無怠案發時我在香港的《信報》《人在香港》專欄裡寫過兩篇評論。一篇是發表在86年2月15日的《金無怠花心愛國》。一篇是他去世後在2月26日發表的《金無怠之死》。現在看了金無怠夫人周謹予女士這本書,除了了解更多的情況外,我的觀點基本上仍然不變,原來的一些疑雲也沒打消。

    關於《金無怠花心愛國》,我指的是他歸化了美籍,自稱是「愛國的美國人」。這個愛國要一心一意。但我不知道他愛的是美國還是中國。「中國政府當然歡迎金無怠的愛國精神(雖然也要付出酬金作為『愛國』代價),但美國政府自然不能容忍他這種『愛國』、實際上是『賣國』的精神。」我也表示,「中國在宣傳愛國觀念時,應該慎重,不要『越界』;同樣,作為一個炎黃子孫,如果選擇了非中國的其它國籍,則其所愛的國,應該是他入籍的國家。」在後一篇文章,我主要對他的自殺表示懷疑內有隱情。當時中國怕影響中美關係而不認帳。看了周謹予這本書後,她的懷疑我也頗有同感。書中固然交代了蒙頭膠袋的來歷,但監獄裡可以留下球鞋的長鞋帶仍然使人疑惑。而悶在膠袋裡致死卻面容平和,沒有那種呼吸困難和掙扎的跡象,也是個疑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共黑手伸進海外教會


    紐約的《世界日報》在五月十日刊出一個有四分之一版大的
廣告,題目是《何康生脫離建道神學院重要啟事》。我不是教徒
,本來對這廣告沒有多大興趣,但由於它涉及中共對香港教會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恩來與顧順章的滅門血案      林保華   

周恩來是毛澤東走下神壇後還留在神壇的尊神,中共至今還在美化他,實際上就是在美化自己,以掩飾整個中共在道德方面的淪喪。如周恩來曾殺光叛徒顧順章全家數十口,甚至在場的親友包括救過他的恩人也一概不留。中共黨史盡量掩飾這點,以保留周在神壇的地位。但也有國內作家詳細披露這宗滅門血案,可惜還只能在臺灣出版。越來越多的國人對周恩來的政治品德發出疑問和進行批判。最近臺灣一橋出版社出版的《周恩來與上海滅門血案》(以下簡稱《周案》)就是其中一本。   

這個滅門血案就是鼎鼎大名的、由周恩來一手策劃和執行的顧順章滅門血案。書的作者是吳基民,自我介紹是一九八二年春天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後分配到上海市委某機關,從事落實政策的工作。我也曾經讀過他在八十年代中期所寫的紀實文學《塔尖上的女性》,寫的是上海一些單身女強人的性煩惱。他在接觸了顧順章案後就下決心要寫有關的紀實作品,并作了十年的努力。   

中央特科殺手講述血案經過

《周案》一書之所以在臺灣出版,相信是因為書中涉及周恩來及其他中共領導人的情況在國內因為為尊者諱而不能出版,但因此也更有史料價值。在去年出版的《周恩來年譜》中有提及顧順章的叛變和周恩來的應對,但未提及此宗滅門血案,想來當局也不認為那是血染的風采。我雖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的是中共黨史專業,但很遺憾的是教科書中從來都沒有提到過顧順章此人,在"內部文件"中雖看到過顧順章的大名,但不知其來龍去脈,老師在上課時也只是一句帶過他是叛徒。有關的滅門血案是後來到香港後看一些書才知道有那麼一件事,并同周恩來有關。在本書中可以看到顧順章的叛變的詳細情節和當時的整個背景,以及事件同顧順章後來的結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