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2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香港為23條立法﹐剝下一國兩制面具 艾克思

北京和香港特區政府趁香港經濟低迷﹑市民不關心政治和美國 忙於反恐而無力他顧時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七宗罪”將使 傳媒首當其衝﹐異議組織受到威脅﹐社會生活也將受到影響。這是 香港徹底邁向“一國”的里程碑。

香港特區政府於九月二十四日發表了有關《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諮詢文件。雖然事前當局一再宣傳立法如何寬鬆﹐但是從諮詢文件的內容來看﹐還是令人震驚不已。因為這是香港徹底邁向“一國”的一個里程碑。

全球化卻不許有全球聯繫

一九九○年通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這個在當年四月公佈的基本法﹐離開六四屠殺不到一年﹐所以這一條的內容相當嚴苛﹐也相當荒唐﹐因為全球化不可能同外國沒有聯繫。而香港的人權組織﹑工會組織﹐乃至宗教組織等等﹐只要沾上一點政治色彩﹐都可以根據這一條而被繩之以法。在中共收回香港主權五年之後﹐香港並沒有發生動亂或嚴重政治事件﹐但是人們對“一國兩制”的好奇性已經單薄﹐“ 五十年不變”也已經淡忘﹐北京遂迫令特區政府制定更加苛刻的法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焦點】凌鋒:香港又現不祥異象

凌鋒

 
【字號】    
更新: 2002-10-02 12:52 PM    標籤: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緣千里終相會
 -----司馬璐和戈陽的傳奇浪漫婚姻                      林保華

青少年時代就已經青梅竹馬從事革命活動的司馬璐和戈陽﹐以
後走了不同的道路﹐半個世紀後在紐約相會﹐再逃過死神的召喚﹐
終於走進婚禮的殿堂。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