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3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兩岸經驗探索中國“聯省民主”道路          林保華

    中國能不能走上民主的道路﹐人言人殊。一般說來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民主是普世價值﹐是世界潮流﹐中國也不例外。另一種也不敢說不要民主﹐但是尋找各種托詞﹐特別是強調國情特殊﹐民主要慢慢來﹐等於不必來﹔或者只適宜於所謂“社會主義民主”﹐也就是一黨專政。但是從東亞地區逐步實現了民主化。哪怕不是那樣完美,也是揚棄了威權體制﹐特別是台灣的民主運動歷程﹐以及中國大陸自身的經驗﹐都可以作為中國未來民主化的借鑒。

    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從中國敗退到台灣以後﹐痛定思痛﹐穩住了陣腳﹐並且在多種壓力下﹐終於開啟了台灣民主化的道路﹐使台灣不但創造了經濟奇跡﹐晉身亞洲四小龍之一﹐也創造了政治奇跡﹐實現了從威權體制到民主體制的轉型﹐並且完成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台灣邁上民主道路﹐經歷了半個世紀的路程﹐堅持不懈。

其中有兩條經驗可供中國大陸參考﹕

    第一﹐一九四六年“國民代表大會”在南京開幕﹐不管蔣中正是真心還是假意﹐都是要表示中國已經從“訓政”進入“憲政”時期。但是﹐由於當時中共的“解放戰爭”﹐不但國民政府“憲政”只能停在表面功夫﹐到了台灣﹐也因為要抵禦中共的南侵和“反攻大陸”﹐繼續維持威權體制﹐甚至保留“動員勘亂臨時條款”而對異議人士採取高壓手段,到蔣經國晚年才有所鬆動。然而﹐即使沒有中共的革命﹐以中國幅員之廣大﹐利益關係的錯綜複雜﹐派系之間的相互傾軋﹐官員的貪汙腐敗﹐民眾教育程度的低下﹐不但發展經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民主化也是有相當的難度。到了台灣後﹐在“小國寡民”的情況下﹐雖然也要面對中共的侵犯﹐但是隔了一個“天塹”和國際形勢的變遷而相對穩定;內部的利益關係也比較簡單﹐減少了改革的內部阻力﹐經濟和政治方面的改革就比較容易推行了。因此﹐如果中國的政經改革﹐特別是一直難以起步的政治改革也能夠劃成小塊塊進行﹐也就是以省﹑市﹑自治區或更小的區域為單位﹐可能是打開目前政改僵局的突破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ime for an alliance in North Pacific

By Paul Lin 林保華

Saturday, Mar 15, 2003,Page 8
As war in the Persian Gulf looms large, North Korea has rapidly escalated its provocations of the US in order to lend a hand to fellow axis-of-evil nation Iraq and also extort more concessions from the US.

Part and parcel of this has been a re-enactment over the Sea of Japan of the April 2001 incident in which a Chinese J-8 fighter challenged a US EP-3 surveillance plane. The difference was that North Korea used four Soviet-made MiG-19 fighters. Learning from China's experience, they kept a slightly greater distance from the "enemy" to avoid a collision. But since they succeeded in "locking on" to the US plane, the sense of alarm on the US side isn't hard to imagine.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