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3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黨娘養的邪門東西在美國大放厥詞                     凌鋒

    中國“基督教”代表團最近來美國訪問﹐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舉行記者招
待會﹐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季劍虹和中國“基督教”協會
會長曹聖潔在會上大放厥詞。

    他們胡說中國政府全面貫徹宗教自由,中國不存在地下教會﹔還聲稱中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紀元專欄》江澤民果然成了奄奄一息的“老猴王”﹖          林保華

    十月一日中共的國慶﹐天安門城樓出現了一場極為罕見的政治事件﹐那就
是江澤民突然出現在城樓上﹐但是沒有其他領導人作陪。算是“獨領風騷”﹐
還是“斯人獨憔悴”﹖

    江澤民不是國家領導人﹐而只是軍隊領導人﹐他選擇在國家的節日而不是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革命聖地變性地                 凌鋒

    廣東話“聖”“性”不分﹐因此註定“革命聖地”非變成“革命性地”不
可。有文為證。

    香港媒體九月有一篇關於“中共聖地取締色情街”的報導云﹕據陝西《華
商報》報道,在距延安市公安局百多米的一條街道上,設立了逾二十家按摩店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