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4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馬英九應組“軟腳蝦黨” 2004.5.17 林保華

李登輝前總統與國民黨主席連戰在同一天不約而同的批評馬英九是“軟腳蝦”﹐實在好玩。李連二人已經好多年沒有共同語言了﹐沒有想到卻同時聚焦在馬英九身上﹐就憑這點﹐馬英九就需要反省一下。但是兩人對馬英九的批評還是有些區別。李登輝不脫快人快語的本色﹐不但點名道姓﹐而且使用的語言令人發噱﹔而連戰雖然沒有點馬英九的名﹐卻補上一句“要走請自便”的狠話﹐反映了他的陰森性格。

馬英九對此低調應對﹐但是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吳育昇則表示,李登輝的談話,證明他已完全民進黨化。如果李是“完全民進黨化”﹐莫非吳的弦外之音是連戰完全“親民黨化”﹖

在事後一場活動中﹐馬英九表演“搶救老李”﹐被人連想到李前總統﹔但是對馬英九來說﹐當務之急應該是搶救他的連戰主席。因為如果不搶救連主席的話﹐連戰可能如同當年逼走李登輝一樣﹐逼走馬英九﹐因為他上面的言論已經暗示了這一點。如果馬英九被逼走﹐以他的背景﹐不可能投靠民進黨或台聯﹐而親民黨早把他列為“不受歡迎的人”﹐如果拋開個人因素﹐馬英九搶救連戰﹐不讓他越陷越深﹐則尚可挽救國民黨與保存連戰眼中的其他 “軟腳蝦”。

然而正因為馬英九是“軟腳蝦”﹐所以也就不能期望他搶救連戰與國民黨﹐近來馬英九的表現也可以看出這一點。從三二○連宋因為不服輸而進行非理性的抗爭以來﹐馬英九就處於走鋼索的為難境地﹕既要體現他的法治精神﹐又要表示他是國民黨的副主席而捍衛這個黨﹐結果搞到裡外不是人﹐以致處於被李﹑連夾擊的慘狀。其實何止李連﹐親民黨與民進黨會喜歡他嗎﹖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焦點》喪鐘為言論自由而敲   凌鋒

香港的言論自由狀況﹐繼名嘴鄭經翰宣佈“封咪”後﹐另一名嘴黃毓民也在5月13日宣佈封咪。鄭經翰主持早上“茶杯裡的風波”節目﹐為香港商業電臺帶來近一半的廣告﹔黃毓民在傍晚主持該台“政事有心人”﹐是另一個受歡迎的烽煙(叩應)節目。去年夏天我遇到他時﹐問他的節目大概可以“煽動”多少人參加七一大遊行時﹐他考慮一下說﹐大概十萬人吧。

黃毓民在5月10日剛剛同商業電臺簽了兩年合約﹐沒有幾天就封咪﹐當然有重大的外力介入。雖然他在聲明中聲稱“身心疲憊﹐需要休息”﹐然而如果10號還不疲憊﹐13日就疲憊而要封咪﹖可見這並非真正的理由。黃毓民在接受最新一期《壹週刊》訪問時承認,確有黑道中人向他提出“善意勸說 ”,也有人以重金利誘他封咪,但他始終不為所動。他還透露家人是其中一個令他毅然封咪的原因,因為妻子及三個兒子都勸他不要繼續主持節目;若家人安全受威脅,是他決定是否封咪的底線。毓民有熟悉的黑道朋友﹐當然理解他們的“善意勸說”。

5月14日﹐部分議員與媒體收到黃毓民傳來的短訊,內容相同:“沒有人是孤島,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被迫做逃兵﹐情非得已﹐知我諒我。”“孤島”詩句來自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的名著《戰地鐘聲》的屝頁﹐作者是英國傳教士John Donne。《信報》刊出它的全文﹕“沒有人能自全,沒有人是孤島,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要為本土應卯,那便是一塊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莊園,不論是你的、還是朋友的,一旦海水沖走,歐洲就要變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作為人類的一員,我與生靈共老。喪鐘在為誰敲,我本茫然不曉,不為幽明永隔,它正為你哀悼。”據說此詩由李敖譯成中文﹐可嘆的是他現在居然為扼殺言論自由的中共幫腔。

看來﹐鄭經翰與黃毓民的封咪﹐都有黑道介入。我們也看到﹐國親兩黨在台北的“抗爭”﹐黑道也堂而皇之的介入﹐他們的首領在鏡頭面前侃侃而談他們是為“理念”而來。中共是大黑社會﹐運用黑道當然是駕輕就熟﹐所以回歸後澳門的黑道全為中共擺平﹐而對付它所不熟悉的香港民主﹐就搞得人仰馬翻﹐最後也得動用黑道來解決棘手的言論自由問題了。也怪不得有聽眾致電電臺表示“好恐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