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紀元專欄》中共扼殺新聞自由再添新惡

    歐洲通訊衛星公司與新唐人電視的續約問題﹐因為“中共因素”未解除而
難以成功﹐證明當時歐衛公司與新唐人的談判﹐只是在輿論壓力下的緩兵之計
。除非徹底消除“中共”這個攔路虎﹐否則恐怕很難越過這個難關。

    新唐人事件還沒有落幕﹐香港又發生承接印刷“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拒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本人不是甚麼“老革命”而有資格寫勞什子的革命回憶錄﹐但是比起
“愛國”的年份﹐雖然比不上一些大哥大姐們﹐卻遠遠超過當今的憤青。憤
青的愛國主要喊喊口號﹐丟擲石塊大糞﹔我等的愛國﹐卻是真刀真槍﹐並且
付出代價﹐不但拋棄舒適的生活﹐也獻出了我們的青春。但是一旦發覺上當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