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箭雙雕的“收押不禁見”        林保華

    陳水扁前總統的海外存款案﹐在進入正題前的序曲﹐就已經把台灣的司
法玩的天花亂墜。手銬問題已經成為過去時態﹐最近冒出來的是是否需要進
行第二次收押﹐更是充滿政治力的介入。

    第一﹐台北地方法院判決把陳前總統從看守所釋放出來後﹐特偵組的發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零八憲章缺住民自決

    今年不但是中國立憲百年﹐十二月十日也是“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六十
周年﹐三百名中國社會菁英推出“零八憲章”﹐逼迫共產黨進行政治改革﹐
這三百人中﹐有好幾個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這是共產黨統治中國近六十年
來中國人民要求改革所推出的最全面的綱領,囊括政治﹑經濟﹑文化﹑社會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了﹐司徒雷登        林保華

    一九四九年前的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於今年十一月十七日從美國移
葬杭州。原因是他在杭州出生﹐至到十一歲離開﹐他的父母也葬在杭州﹐以
及他的“中國心”。毛澤東曾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為新華社對美國國務
院發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所寫的系列評論中﹐有一篇就叫“別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蔭權不諳國情黨性        林保華

    香港的經濟情況不妙﹐特首曾蔭權沒有1998年那次金融風暴掛上“勇”
字奮力殺鱷﹐而是面對困局愁眉不展﹑進退失據﹐最後只能向北京求救。這
裡頭的原因﹐除了他的身份已經不同﹐當年只要向特首董建華負責﹐如今他
的頂頭上司直接是北京之外﹐還因為這十年不但英國人留下的老本已經被逐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鋒專欄》呼籲馬總統與李慶安切割

立法委員李慶安雙重國籍問題擾攘了近三百天後﹐終於將美國政府的有關“密件”透露出來﹐其基本精神就是美國國籍不會自動生效。但是李慶安還硬拗說﹐她的國籍問題美國國務院“還在審理中”﹐但是美國國務院東亞局官員昨日接受訪問時明確表示,台灣當局要求協助調查立委是否有美國籍一事已經“結案”,未來國務院不會再有評論。美國在台協會(AIT)發言人何志也表示,“基本上,我們認為本案已結束”。這是給了李慶安當頭一棒。美國政府從來沒有對台灣的事情有這樣乾脆利落的回應﹐顯見他們對李慶安事件不但感到不耐煩﹐也憎惡表現的無恥。

對這一棒感到痛處的﹐不只是李慶安一人﹐整個國民黨﹐乃至馬英九都感到痛處。國民黨對這個痛處“概括承受”﹐對一個龐然大物來說﹐它的平均受力還不是太大﹐但是當民進黨立委要求解除李慶安職務時﹐“完全執政 ”的國民黨立委﹐還是為她保駕護航﹐以四十一票對二十六票的絕對優勢否決了民進黨的提案。當然藍營立委中還有一半沒有投否決票﹐表示了保留意見﹐但是他們沒有勇氣來反對他們的黨包庇欺詐行為的表現。實際上﹐如果國民黨願意積極一些﹐李慶安的事情怎麼可能拖這樣久﹖完全可以用“家法 ”來處理﹐可見這也是“共犯結構”。或者說﹐他們不敢或不願得罪馬英九而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為何這樣說呢﹖因為感到痛處最深的﹐應該還是馬英九總統。他從李慶安事件開始到現在﹐一直“免開尊口”﹐那是咬緊牙關在忍受痛處。這種痛處﹐只有他一個人或家人在承受﹐就連核心幕僚也不便商量。因為他怎麼可以與其他“外人”商量如何圓謊﹖他怎麼可能把實際情況向幕僚們坦白﹖當然﹐也會有幕僚主動拍馬屁為他圓謊﹐問題是因為這些幕僚並不了解馬英九的真正情況﹐因此如果由他們出來圓謊﹐可能越描越黑﹐所以估計馬總統已經對他們下封口令。

那麼馬總統的痛處又在哪裡呢﹖當然是他的綠卡問題。因為既然國籍沒有自動失效之說﹐即使用其他護照簽證進入美國﹐也仍然維持美國籍的有效性﹐那麼綠卡當然也是照章辦理。而李慶安敢於硬拗近三百天﹐當然也是因為有馬總統這個表率給她的啟發。總統大人可以如此硬拗﹐立委怎麼不可以﹖對李慶安來說﹐講好聽一點是上行下效﹐講難聽一點是她綁架了馬總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論》向中國開門﹐馬不停蹄

國與國之間﹐本來加強交流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很正面的事情。然而如果是對自己國家有吞併之心﹐而且充滿敵意﹐這種交流就要十分小心﹐尤其是對以不擇手段進行統戰的中共而言﹐更是如此。不幸﹐馬英九總統對此毫無警覺﹐甚至在民眾不斷提出警告的情況下﹐還變本加厲的去做﹐那就不是警覺的問題﹐而是蓄意這樣做﹐其司馬昭之心﹐也是路人皆知了。

當然﹐自從八三○與一○二五兩次大遊行之後﹐馬英九也知道民意所在﹐所以不斷在公眾場合﹐或接受媒體專訪﹐又在秀台語或吹噓愛台之心。但是投靠中國的腳步卻是馬不停蹄﹐這種繼續欺騙民眾的手法非常惡劣﹐也非常卑鄙。當欺騙不了的時候﹐還不惜出手警告﹐甚至動用司法權力﹐無所不用其極。

最近馬政府繼續“大開台門”來加緊台﹑中之間的交流﹐而這種交流不但在於達到解除台灣心防的目的﹐甚至在經濟﹑民生方面也會給台灣人民受到衝擊。

其一是為公務員到中國去大幅鬆綁。行政院長劉兆玄十二月十九號表示,行政院已同意開放政務官、軍人、國營事業董事長、簡任十一職等以上公務員赴大陸參訪交流或旅遊﹔他甚至興奮的說﹐“連我這個層級也可以去” 。甚麼事情值得他這樣興奮﹖是他的中國情結﹐還是夜上海的燈紅酒綠﹖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 curious Chinese definition of ‘partner’

By Paul Lin 林保華 Friday, Dec 26, 2008, Page 8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Chairman Wu Poh-hsiung (吳伯雄) recently visited Japan. According to reports, he managed to allay concerns among Japanese officials that Taiwan is moving closer to China at the expense of relations with Japan. Japanese politicians also demonstrated support for Taiwan becoming an observer at the World Health Assembly (WHA).

Wu felt he “accomplished everything that President Ma Ying-jeou (馬英九) told me to do.” Just what did Ma tell Wu to do?

 If all Ma told Wu to accomplish was to get support for Taiwan to become an observer at the WHA, then he did not really achieve much. Japan would have given its support even if Wu hadn’t gone there.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跨的二月﹐迷茫的前景

2月﹐對共產黨來說﹐似乎很有特殊意義。1917年的俄國2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的統治﹐但是無法穩定新的統治﹐終於給共產黨機會﹐發動10月革命﹐造就了共產黨在全世界的恐怖統治﹐造成人類歷史的倒退。

 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則有1966年2月兵變之說與1967年的2月逆流﹐都與文革有關。當然﹐文革結束後﹐不論2月兵變還是2月逆流﹐都獲平反。

至於明年的2月危機﹐結果會如何﹐目前還不知道。但是以目前情況來看﹐不但是2月的問題﹐2月後日子也不會太好過。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卡恩最近指出﹐中國的經濟明年增長率只有5%﹐雖然比張五常認為的可能負增長要好﹐但是張五常是在溫家寶祭出4萬億救市前說的﹐而卡恩是在其後說的﹐也就是把“積極因素”都考慮進去了。但是顯然﹐他沒有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樂觀﹐林毅夫說﹐中國的4萬億元刺激經濟措施,將對中國經濟增長做出重要貢獻,中國經濟未來兩年如能維持 8%至9%的增長,勢將帶動其他國家的出口。顯然﹐林毅夫還想中國扮演世界經濟大救星的角色。

12月上旬落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5大任務﹐會後國務院又提出 30條措施﹐雖然洋洋洒洒﹐但是還看不出有特別的地方﹐效果如何﹐還看後續。表面上中國政府信心滿滿﹐但是外界幾乎都看衰﹐對“保8”並沒有信心。就連林毅夫所在的世界銀行﹐也將中國明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由原先的 9.2%下調至7.5%,創19年來新低,為中國改革開放30年以來第四低的成長率。但是如果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從兩位數一下暴跌到5%﹐其中的衝擊必然非同小可。8%是中國的生命線﹐也就是保持就業與社會穩定的底線﹐所以保8 應該是明年的慘烈戰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你願意做共產黨的夥伴嗎?
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最近訪問日本,據說化解了日方對台灣「親中反日」的疑慮,日本政界人士也都支持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吳主席認為,「馬總統交代的事全都做到了」。不知道馬總統交代的是甚麼事?如果僅僅是成為WHA的觀察員,即使吳伯雄不去,日本也會支持。但是如果說化解了日方對台灣「親中反日」的疑慮,那是言之過早。不過我認為最有意思的還是吳伯雄說,這次訪日完整轉達馬總統認為中華民國和日本是非常密切的「特別夥伴關係」。

這個「特別夥伴關係」,讓我想起李登輝前總統九年前認為海峽兩邊的台灣與中國的「特殊國與國關係」就是「兩國論」;那麼台灣與日本則是西太平洋島鏈中的特別夥伴關係,是「特別兩國論」了。這特別關係是唇亡齒寒的關係。馬英九應該記住這點,在做出有關兩岸關係的重大決定時,必須事先徵求日本的意見。馬英九與吳伯雄還應該不斷重申這點,讓中國也明白,更不可事後不認帳。

說到夥伴關係,不能不再說中國與法國的關係。今年十一月廿七日,在法國總統薩科茲決定會見達賴喇嘛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說,法國是中國戰略夥伴,應該作為表率。香港「明報」為北京的態度做出闡釋說:「中國與外國發展的戰略關係是分不同層級的,中俄、中歐(包括英、法、意、德等國)是最高級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中巴(巴基斯坦)、中韓亦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但不太『全面』;與印度是『戰略夥伴關係』,只是沒有『合作』;而與非洲及拉美國家是稍遜些的『全面合作夥伴關係』,合作夥伴,卻無『戰略』;而與日本,則是『戰略互惠關係』,既不算『夥伴』,也沒有『合作』;與美國,則只是『建設性合作關係』,既無『戰略』,更不是『夥伴』。」

中國對法國進行經濟制裁,就是因為法國背叛了「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可見,與中國簽訂任何協議,都須慎重,因為中國目的是綁架簽字國接受中方「一言堂」的解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鋒專欄》為甚麼中國要救香港經濟﹖

    北京高層的耳語傳播﹐中國在明年會出現“二月危機”﹐也就是因為年
關對資金的要求孔急﹐因此會出現企業倒閉潮與失業潮﹐為此﹐北京不但大
幅降低利率﹐而且放鬆銀行的信貸﹐並且搶救股市﹑樓市﹐挽救中產階級。
香港因為經濟上已經非常依賴北京﹐所以中國經濟的爆破也影響香港﹐加上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Questions on why the police came to my home

By Paul Lin 林保華

Sunday, Dec 21, 2008, Page 8

On Dec. 12, the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the Humanistic Education Foundation and other organizations gathered at Liberty Square in front of the National Taiwan Democracy Memorial Hall in support of Huang Yi-ling (黃怡翎), Tseng Hung-wen (曾虹文) and Lin Yun-tzu (林芸姿), all victims of police brutality during the visit of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Chairman Chen Yunlin (陳雲林). The organizations also criticized the police for abusing their power.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前被中共當作資產階級的口號﹐因為根據馬列主義的階級鬥爭學說﹐不同的階級在法律面前怎麼可能平等﹖因此雖然毛澤東死後的改革開放﹐中共也搬出這句話來欺騙民眾﹐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做到。因為一黨專政下﹐共產黨享有特權﹐又怎麼可能人人平等﹖在“人治” 的情況下﹐無法律準繩可言﹐更無法人人平等了。

台灣作為“自由世界”的國家﹐應該這方面會做的比較好﹐但是這次審理前第一家庭的海外存款案﹐卻發現有許多類似共產黨的辦案手法﹐對台灣邁向正常民主﹑法治國家造成了傷害。

前第一家庭的海外存款案﹐應該清查﹐必須清查﹐向人民交代清楚。即使摒除統客﹑統媒所增加的許多水份﹐我也認為第一家庭的做法﹐不論動機為何﹐表現是相當難看﹐因此不管他們有沒有罪﹐也不管國民黨是怎樣的更加不堪,它已經損害台灣這個民主國家的形象﹐也損害民進黨的民主進步形象。我們不能以國民黨更加不堪而原諒我們自己﹐否則民進黨無法進步﹐台灣無法進步。如何反省﹐是民進黨與綠營今後能否前進的關鍵問題之一。

 但是檢調對第一家庭的清查﹐的確存在許多問題﹐因而也傷害台灣的形象﹐不但是民主的形象﹐還有司法的形象﹐例如無罪推定的原則﹐偵察不公開的原則。這個問題已經有不少人提出﹐但是法務部﹐連哈佛的法學博士馬英九都一直置若罔聞。這個問題不解決﹐特偵組的起訴書就減低它的公信力﹐因為可能是用非法手段獲取與推演的不可靠資料。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賣台是否也可以自動生效﹖        林保華

    馬英九政府與中國政府簽署的兩岸空運直航、海運直航、郵政合作與食
品安全等四項協議,居然可以自動生效。於是統媒敲鑼打鼓慶祝﹐尤其直航
那天台灣股市也難得一展雄風﹐開出紅盤﹐但是收市時並非氣勢如虹﹐離當
日高點還有相當距離﹐說明市場還有不少疑慮。不過後來國安基金宣佈將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條的幽靈在香港徘徊    作者: 林保華(資深時事評論家)2008年12月17日第27期

今年10月22日,澳門基本法23條立法諮詢文件出台,行政長官何厚鏵暗示,法案會在其任內餘下一年的時間通過。顯然,他要為北京給他的兩屆任期做出「報答」。攝影: Getty Images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祖師爺馬克思與恩格斯在他們的《共產黨宣言》一書中開始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如今香港也有一個幽靈徘徊,23條的幽靈。

香港基本法23條 立法失敗

23條是甚麼?是中國制定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1997後中共一直想將23條化為具體條文,於是在2002年董建華連任特首後,為了回報祖國的支持,開始徵詢公眾意見,要為它進行「國安立法」。這種徵詢當然只是表面工夫。由於中國是一個人治國家,不知「司法獨立」為何物,所立之法必為惡法無疑,香港市民不願失去自由與人權,因此極力反對立法。在董建華政府一意孤行下,2003年爆發71大遊行。當時適逢SARS蔓延香港,經濟低迷等因素,遊行人數幾達百萬人,導致自由黨陣前「起義」,立法被迫停止,為董建華衝鋒陷陣的保安局長葉劉淑儀辭職。董建華自己在兩年後也以「腳痛」為由辭職。從此很少人敢再提23條這個專有名詞。 葉劉淑儀到美國鍍金2年後回香港投入政壇,參加兩次立法會議員的選舉,也不願意他人重提23條往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我被警方「關切」
十二月十二日,民間司改會、人本基金會等團體在自由廣場聲援陳雲林來台期間遭警方暴力對待的黃怡翎等三位受害人,批警方濫用公權力;三人並於稍後到台北地院出庭自訴前松山分局長黃嘉祿涉嫌妨害自由等案;我有到台北地院旁聽。這是我自願來聲援她們;同時我也來熟悉環境,因為在馬政府「聯共制台」下,說不定哪一天,我也可能在非自願的情況下來這個地方。

可能事情比我想像的還快:十二月十五日,家居所屬派出所警察來找我。家裡沒有人,我太太後來去問,原來要我填寫「大陸人士」的資料;我太太一口回絕,因為我是香港人,根據台灣法律,我是「港僑」,根本不是「大陸人士」。

我在香港生活了廿一年,一九九二年、一九九五年兩次被中國政府沒收「港澳同胞回鄉證」,中國政府不認我是「同胞」。一九九七年離開香港到美國時,我拿的是「英國海外屬土公民」(BNO)護照,來台灣也是用這個護照申請入台證。

九七香港主權轉移以前,我曾求見台灣駐香港的中華旅行社總經理鄭安國先生,領取移居台灣的表格,也是港僑身份。鄭先生回台後升任陸委會副主委,後來是馬英九辦公室主任,兩年前因為馬英九的市長特別費案成為棄車保帥的犧牲品。但是我後來決定移民美國,沒有來台灣。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鋒專欄》馬英九常在狀況外﹖       

    馬英九在處理國家大事時﹐常常在“狀況外”﹐以致於脫線或凸槌。最
近有幾件事情非常明顯。

    國營事業﹐即使虧本虧得一塌糊塗﹐年終還可以領到幾個月的獎金﹐例
如中油與民營的台塑化就是明顯的對比﹔因此擺明是拿民脂民膏為國民黨綁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外交部會不會併入陸委會?        林保華

    二○○四年十一月﹐從美國來台北時﹐住在青年會﹐在很偶然的情況下
認識了當時即將出任台灣駐巴西代表的周叔夜先生﹐他在巴西長住了幾十年
﹐是個“巴西通”。當時說了﹐如果去巴西玩﹐會去找他。哪裡想到不久決
定回台灣定居﹐“巴西夢”自然沒有實現。最近﹐在台北一個場合見到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人權日與中國人權

    今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週年﹐中國國務院新聞
辦公室主任王晨在接受北京“人權”雜誌訪問時承認,中國人權狀況有很多
不盡人意之處,人權發展還存在許多問題和困難。

    中國政府貌似謙虛﹐承認還有問題。然而針對這些問題﹐該如何改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f only our president were more like Sarkozy

By Paul Lin 林保華

Saturday, Dec 13, 2008, Page 8

Ignoring Chinese complaints, French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met the Dalai Lama in Poland last Saturday. Sarkozy was also the first sitting president of the EU to meet the spiritual leader.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論》國共人權﹐難兄難弟

    本世紀我開始設立自己的資料庫裡﹐本來是沒有“台灣人權”這一項的
﹐因為我以為台灣的人權已經不是大問題﹐有些小問題﹐放在其他欄目裡﹐
但是自從馬英九執政追殺綠營與陳雲林來台灣後﹐我的看法有了大改變﹐台
灣人權必須獨立設一個欄目。同樣﹐對過去台灣的民主化成果﹐也需要重新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