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域中,貪官天下----中共腐敗全景圖    凌鋒               

    不論是剛剛開完的北戴河會議,還是九月下旬中共國慶前夕召開的十五
屆五中全會,反腐敗都是主要的議題之一。   
    的確,北京正在加大反腐敗的力度,大批貪官被揪出來,這點倒不必擔
心會有多少“冤假錯案”,問題只是在法律面前,也就是在判刑時是否人人
平等,還是根據不同的需要選擇性的反腐敗。

        這一年來大貪污案

    這一年來揭發出來涉及副部級以上的大案拖到現在,已經審結或還在處
理中的案子有:
    一,廈門遠華集團走私案;
    二,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貪污案;
    三,前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鄭華貪污案;
    四,光大集團董事長朱小華貪污案;
    五,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貪污案(已槍斃);
    六,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貪污案(已經二審判處死刑)。
    上述案子涉及款額從胡長清的七百萬元萬到上億元不等。其中福建省的
廈門遠華集團貪污案涉及數百人,有說三百人,有說八百人,也有說一千人
者,金額八百億人民幣。但因為涉案者層次太高,如前政治局常委、中央軍
委副主席劉華清、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現任中央軍委副主席
遲浩田也在大淫窩“紅樓”為集團總裁賴昌星題字,不知道在接受了什么樣
的服務以後令他如此感動。但為了“穩定”的需要,怕扯出太多省級幹部就
保不住當年的福建省委書記、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也怕扯出眾多軍頭更是
“毀我長城”;總之對“我黨我軍”形象造成太大的損害,因此有消息說福
建省內只處理到廳級幹部為止;而軍隊也只處理到總參謀部情報部部長姬勝
德為止。
    根據香港《東方日報》來自廈門的消息,遠華集團案子中部分受審查的
官員將責任推給一位現任省級官員身上,目前逃亡在海外的賴昌星則還神氣
活現地揚言如果對該省級官員不利,他會採取報復行動。而廈門的知情人士
表示,賴昌星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中央根本就不想整治那位省級官員。現
在案子搞不下去,只能在那裏僵著。
    除上述大案外,這幾個月來媒體報導涉嫌被審查或被判決的重要貪官和
典型貪污案,隨手拈來的就有:珠海市委常委鍾華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副
司令員陳忠;;深圳市人大副主任、前副市長王炬;前華潤集團董事長朱友
藍;前中旅集團董事長朱悅寧;前中信嘉華銀行董事長金德琴;共軍總參謀
部情報部部長姬勝德;河北省常務副省長叢福奎屬下的集體貪污案,包括滄
州市市委書記薄紹全、河北省交通廳副廳長張建、河北省國稅局局長李真等
;浙江省邊防總隊政委位保國;四川交通廳副廳長鄭道訪;四川省交通廳廳
長劉中山;海口市檢察院副檢察長王德偉;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統
戰部長周文吉;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部主任、中共黨史專家楊少練;安
徽阜陽市市長蕭作新夫婦等。有報導說全國政協常委、前深圳市委書記厲有
為也被審查,後新華社發表對他的專訪談深圳的改革開放,看來北京已放他
一馬。從東海之濱到遙遠的邊疆,都有官員在貪污。

        海關系統全線崩潰

    其他雖然不涉及高官但有代表性的大案或集體作案的有:走私金額達兩
千億人民幣的汕頭走私案;深圳泰明國貿二十億元騙案;革命聖地井岡山門
票集體私吞;當年被毛澤東列為社會主義農村典型的浙江省上華村連著兩屆
村官員集體貪污案;等等。
    至於挪用公款之類也數不勝數,例如九七年到九九年上半年期間,有四
十三億扶貧基金被挪用到彌補行政經費、建房和買車等,二十四億用於非重
點貧困縣。高等院校的資金也大量被挪用。
    海關系統幾乎全線崩潰。涉及各種走私、貪污受賄而被撤職、審查、判
刑的就有國家海關總署副署長、海關總署打擊走私辦公室主任王樂毅,廣東
省有湛江海關關長曹秀康,湛江海關調查局長朱向成,茂名海關關長楊洪中
,深圳海關關長趙玉存,惠東海關走私偵察局長張榮景;海南省是三亞海關
關長黃貴興;福建省是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福清海關關長鄭平,蒲田海關
關長方磊,福州海關的馬尾海關關長林水秀,馬尾海關副關長陳朝院;浙江
省有杭州海關關長耿永祥,舟山海關關長陳立鈞;江蘇是連雲港海關關長(
姓名不詳),還有山東的濟南海關關長高慶亭等。其中王樂毅擔任過黑龍江
省的哈爾濱海關副關長和遼寧省的大連海關關長。因此從南海的雷州半島到
北國的松花江上,中國的海關形同虛設。新華社不得不承認,海關總署直屬
的十三個海關領導官員已被更換。
    水利工程也是大貪污案的溫床。前年被總理朱鎔基點名為“豆腐渣工程
”的九江大堤,在重建後,今年春天下了場大雨就垮掉了,被稱為“豆腐花
工程”。三峽工程因為集中了全國最多的資金(約六千億元人民幣),因此也
集中了全國的腐敗分子,貪污案時有所聞。已經被揭發的貪污案件就有:

        丟醜丟到國外境外

    三峽經濟開發公司經理金文兆(譯音,有一總裁叫荊文超,可能是同一
人),將國家三峽建設基金中的十二億元人民幣匯入自己的海外帳戶,然後
宣告失蹤;
    酆都縣國土局局長兼徵地辦公室主任黃發祥貪污一千五百多萬元,被判
處死刑;
    酆都縣國土局工作人員陳芝蘭挪用公款買股票,判十五年徒刑;
    萬州區移民局出納員萬素梅挪用公款賭博,判十五年徒刑;
    雲陽縣新城建設指揮部工作人員集體收賄;
    巴東縣貪污焦家灣大橋工程資金;
    三峽工程移民模範縣巫山縣平均每年貪污挪用三峽工程移民安置費三千
萬元;
    涪陵市市委書記趙甫安貪污受賄;
    葛洲壩集團的三峽實業公司總經理代蘭生從國外進口廢銅爛鐵的設備。
    等等。
    外交是內政的繼續,丟醜當然也丟到境外、國外,除賴昌星和鄭華已逃
亡國外外,廣東粵海集團屬下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廣南集團涉及十五億元詐騙
案,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包括前董事總經理黃曉江在內的九個人,其中有廣
州軍區企業負責人。八月中旬,廉政公署還通緝廣南集團前主席孫觀等十二
人,大部分是大陸的外派幹部,現在已經回到國內。北京如何處理這件香港
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值得注意。
    駐外使領館也有醜聞。中共前駐加拿大領務參贊魏振東在任期同情婦合
作騙取華僑和華裔新移民總共七十五萬加元,這個醜聞上了該國主流媒體環
球郵報的頭版第二條新聞。而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有官員向偷渡到美國的中
國人出售中國護照的事也有所聞。
    在網上看到一篇總結中國當今十大腐敗現象的“奇技淫巧”,即:美女
雲集繁榮娼盛、尋找後路狡兔三窟、夫唱婦隨沆瀣一氣、舔犢護子移民海外
、蛇鼠一窩前扑後繼、權錢交易投桃報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買官賣官購
銷兩旺、豪奪巧取蠶鯨吞、三十六計殺為上策。尤以後者的“殺為上策”最
為毒辣。文中所舉殺人滅口的例子還是小官所為,實際上一九九一年被槍決
的深圳中信實業銀行深圳分行行長高志祥就是因為坦白得太徹底了,把高層
人士也供出來才惹了殺身之禍,而不是“坦白從寬”。今年被槍斃的江西省
副省長胡長清,也因為交代了用八萬元(應該是縮小了的數字)五次為自己買
官就匆匆被處死了,試想想副省級的幹部要買官,要向何等人物才能買到?

        江澤民人脈有醜聞

    海關總署副署長以下已經爛掉了,正職的署長大人偉大到出污泥而不染
,還是同流合污還沒有被發現?或者是官僚主義高高在上聽任下屬胡作非為
?遠華集團案福建爛了一大片官員。從一九八五年就在福建工作,并且做了
代省長、省長一直到正職的省委書記,九六年才離開福建的賈慶林不但無過
,而且有功,提拔到京畿要地準備遞補進第四代領導集體中?全國官場腐敗
到骨髓,作為正職“核心”的江澤民不但廉潔奉公,而且是個“反腐敗”的
英雄?這些,人們能相信嗎?
    實際上大的腐敗案都涉及了江澤民或李鵬的人脈,或者是他們的家族成
員,所以特別難處理,因為涉及到他們的利益和高層的權力鬥爭。
    遠華集團案事關中共高層、特別是江澤民地位的穩定。劉華清主要是子
女涉案,但因為劉華清是鄧小平授江澤民予“核心”地位後由劉華清來輔佐
,特別是來鎮住桀敖不順的軍隊的。江澤民怎麼可以忘恩負義來動劉華清的
子女呢?何況動了劉華清就等於動了中共的“鋼鐵長城”,會動搖黨本、國
本。
    至於賈慶林,除了江澤民同他是六十年代以來的老關係外,還因為他利
用賈慶林來剪除陳希同的“北京幫”勢力,如若賈慶林因腐敗而下臺,陳希
同的北京幫乘機翻案,中共高層要天翻地覆了。因為陳希同和李鵬是同盟關
係。而且江澤民如此“慧眼”識人,又該怎樣向全國交代?因此意識到問題
的嚴重性,江澤民立刻在幾天之內就緊急剎車。不但叫賈慶林到處亮相,還
特別安排涉案較深的賈慶林老婆林幼芳接受香港中資背景電視臺的訪問,為
所傳她同賈慶林的離婚闢謠。但是這位當時福建省外貿集團總公司黨委書記
竟表示從來沒有聽說過遠華集團。涉及走私八百億元人民幣,走私貨物包括
石油、汽車、電器、香煙、鋼材、塑膠原料、化工產品的遠華集團,其中石
油估計是全國市場佔有率的三成,并且供應了福建省所需要的塑膠原料,這
是在挖林幼芳外貿集團總公司這個國有企業的牆腳,如果不是分贓的話,應
該是很激烈的競爭對手,林幼芳怎麼可能不知道它的存在呢?明顯的“欲蓋
彌彰”也。
    至於江澤民家族中,也有醜聞爆出來。他的外甥(妹妹江澤玲的長子)邰
展因炒作房地產欠揚州工商銀行一千一百五十萬元無法償還,竟偽造文書,
被告上法院,但法院受到包括市委書記、市政法書記、和揚州市中級人民法
院院長的壓力,被迫停止調查和審判。
    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在上海打造電訊王國,擔任上海市政府直屬企業上
海聯合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還是上海信息投資公司的董事,負責實現
上海和華東地區電訊通訊和有限電視網絡現代化的任務,因為他所向無敵的
特殊背景,因而有“上海通訊大王”之稱。江綿恒被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後,并沒有放棄商業活動,仍然繼續發展他的商業王國,利用旗下的公司,
與生產空調的春蘭集團屬下公司結盟,將後者生產的家電產品電腦化。而聯
合投資集團準備同臺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兒子王文洋的宏仁集團合作,投資
八億美元,在上海浦東設立晶圓廠的半導體王國。江綿恒又紅又專,又權又
錢,且看將來會不會上貪官榜,還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李鵬線上貪官更多

    至於李鵬線上的人物是更多了。李鵬擔任總理的十年,是大貪官形成、
發展和成熟的黃金時期。朱鎔基接手的就是李鵬留下的爛攤子。這原因同他
的家族深深地捲進一些貪污大案中是分不開的。現在人們所談的是九四年李
鵬老婆朱琳捲入長城科技詐騙案,最近再捲入成克傑案,實際上早在李鵬擔
任副總理期間主持大亞灣核電站時,那時參與競投有關項目的西方跨國公司
就爭相往大亞灣核電站駐北京辦事處行賄送禮,因為辦事處主任就是朱琳。
    李鵬的子女全部“下海”做官倒。擔任華能集團董事總經理(副部級)的
大兒子李小鵬雖然有公款私存案的案底,但因為江綿恒提升為副部級的中國
科學院副院長,所以他也出任現職,實際上就是利益交換。次子李小勇作為
武警軍官也經營企業,倒賣批文,參與走私,同李紀周的走私案有關連。女
兒李小琳是官商公司中國電力國際執行董事兼副總經理,一身名牌,不知道
錢是哪裏賺來的。九六年在香港的開業酒會上,搶盡風頭,把董事長冷落在
一邊,十足是她媽朱琳那股風騷勁兒。
    三峽工程又是李鵬的禁臠,有那樣多的大貪官出現,李鵬家族會清白嗎
?李鵬以水利專家自稱,因此水電部門成為他的地盤,根據審計署今年一月
的報告,去年挪用水利建設資金及亂集資的金額就達三十億元,其中五億是
屬於三峽工程的。李鵬的“專業”也世襲給子女,且看能傳多久。
    相對於李鵬和江澤民,朱鎔基及其家族比較乾凈,對部下的腐敗也不留
情,所以對反腐敗可以比較無所畏懼。當然,他的親信中,有不爭氣的朱小
華壞了他的名聲。不過這也正好說明,反腐敗要靠制度的改革,否則就是“
清官”,也會近墨則黑,包括朱鎔基自己。所以禁止軍隊經商,國務院派人
去接管,接管者開始可以是清官,但不久之後也會同流合污成為貪官。所以
對朱小華的墮落也不必大驚小怪。朱鎔基的兒子從事金融業,在專制體制下
這是墮落性高的行業,就是朱鎔基家教嚴,只怕也難頂制度性的腐敗。

        中共處于兩難之中

    中共當局從來不允許有反對派來反腐敗,大陸唯一的民間反腐敗組織“
中國腐敗行為觀察”負責人安均今年四月就被河南信陽中級人民法院以“煽
動顛覆罪”判處四年徒刑。連“觀察”也是犯罪行為,可知中共心虛到何種
程度。中共組織官員和家屬觀看反腐敗電影《生死抉擇》,組織參觀成克傑
的腐敗展覽會,如果以為會達到反腐敗的效果,那是自欺欺人。九一年深圳
槍斃高志祥的公審大會,大小官員雲集受教育,公審結束立即拉去槍斃,這
是最生動、也是最恐怖的反腐敗教育了,可是深圳的腐敗有增無減,正應了
那句順口溜:“大腐敗臺上作報告,中腐敗臺下呼口號,小腐敗站著戴手銬
。”高志祥的地位能同現在那些貪官相比較嗎?
    除了擔心反腐敗會導致“亡黨亡國”外,還在於江澤民把反腐敗用作政
治鬥爭的手段。江澤民“核心”地位的穩定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同他掌握那些
貪官的把柄有關。前政治局委員陳希同被整治就是教訓,江澤民也是殺陳希
同警告李鵬,所以李鵬在政治上已經無所作為,只能鬥朱鎔基而不敢碰江澤
民。在遠華集團走私案中整了姬勝德而不追究劉華清的兒子和遲浩田,相信
也是江澤民實現“槍指揮黨”的重要手段。但以反腐敗作為權力鬥爭的手段
,必然鼓勵那些“站隊”正確者有恃無恐地去貪污腐敗,因而只能使腐敗越
演越烈。陳希同借興建東方廣場和申辦奧運搞腐敗,現在賈慶林在涉及遠華
案被保住後不但沒有收斂,還不顧大批反對聲音插手國家大劇院的興建和申
辦奧運,當然不會放過其中的油水。不進行政治改革制約絕對權力,中共反
腐敗是不會有出路的。
    面對這些腐敗情況,北京處於兩難之中。一是鼓勵以權謀私使官員們對
這個政權有利益上的結合而有認同感,從而一起捍衛免被顛覆,但又如何控
制這些貪官們要“自律”,不要貪得無厭而失控,觸發民憤和掏空國庫;二
是既要反腐敗來阻嚇那些貪官不要太過分,但又不能挖出太多的貪官而引起
民憤。正是這兩難情況,無法找到平衡點而使反腐敗不但嚇不倒貪官,反而
令老百姓對這個政權越來越深惡痛絕。老百姓在忍無可忍下,冒著危險在電
臺的扣應節目中要腐敗的中共下臺,令當局震驚。
    報載朱鎔基在北戴河會議期間接見審查遠華集團的“四二0”調查組時
說:“清查遠華走私案是江澤民和六個政治局常委一致同意的,不管清查到
誰,都要一查到底。”不知道這是說給江澤民和李鵬聽的,表明他要動真格
,還是放放空炮,愚弄老百姓?李紀周涉及好多走私大案,也是李鵬的人,
他的案子遲遲沒有宣判,是否留著給李鵬作污點證人?問題朱鎔基動李鵬都
難,在江澤民的反對下,還能動到江澤民的其他禁區嗎?   
《開放》雜誌 2000年10月號
收錄於《中共風雨八十年》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