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專欄》中共扼殺新聞自由再添新惡

    歐洲通訊衛星公司與新唐人電視的續約問題﹐因為“中共因素”未解除而
難以成功﹐證明當時歐衛公司與新唐人的談判﹐只是在輿論壓力下的緩兵之計
。除非徹底消除“中共”這個攔路虎﹐否則恐怕很難越過這個難關。

    新唐人事件還沒有落幕﹐香港又發生承接印刷“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拒
絕承印﹐而印刷業相當發達的香港商業社會裡﹐居然還沒有找到願意承印的廠
商﹐可見背後也一定有政治因素。記得30多年前“爭鳴雜誌”擴張而創辦“爭
鳴日報”時﹐中共港澳工委下令左派機構“五不”﹐其中包括不許承接印刷業
務﹐更荒謬的連訂購中共通訊社的新聞稿也被拒絕﹐加上其他威嚇及策反手段
﹐終令該報夭折。如今香港“回歸”了﹐中共的明暗訓示﹐自然不止當年的左
派機構﹐而是囊括全香港。可嘆香港大紀元時報對此向社會發出呼籲時﹐除了
新唐人﹐希望之聲電台外﹐幾無媒體報導﹐遑論聲援。連屢遭中共打壓的媒體
﹐也因為害怕“罪上加罪”而封口。這也是中共的威脅利誘何以總是得逞的原
因。最近主管香港工作的中共官員已經明白表示﹐誰反對“一黨專政”﹐就拿
不到回鄉證。如果香港媒體再不團結﹐也許若干時日後﹐哪一家媒體反對一黨
專政﹐所有印刷廠就拒絕承印﹐看你死不死﹗

    當然﹐我們也看到﹐國內的同業﹐在爭取新聞自由方面﹐也做出很多努力
﹐並且也付出不少代價﹕

    曾經率先報導SARS的流傳與孫志剛被打死事件的“南方都市報”前總編
輯程益中被逮捕後經過海內外的強烈聲援而被釋放﹐不久前獲得聯合國所頒發
的世界新聞自由獎。但是當局沒有批准他出國領獎﹐顯然擔心他在外面揭露中
共的醜行。他在委託代表致答謝詞時表示﹐自己雖然自由,“但外面無非是一
座更大的監獄”,現有的小康生活“其實是一間豐衣足食的豬圈”。他更表達
對至今仍在獄中的南都同事喻華峰和李民英的思念。這是他們有血有肉的“戰
鬥友誼”。

    眾多的舊冤案未解﹐新冤案又不斷產生﹐最近的一宗是﹐山西的記者及作
家師濤被當局判刑10年﹐罪名是“泄露國家機密”。眾所周知﹐中國的“機密
”漫無邊際﹐是對異議人士加罪的最方便理由。問題還在審判是秘密進行﹐所
以他到底泄露甚麼機密﹐外界難知其詳。就如文革期間槍斃攻擊“偉大領袖”
的罪名﹐沒有人知道內容是甚麼﹐而以“民憤極大”判處極刑。

     最近﹐中共封殺新聞自由的手段還凌駕到“台灣骨肉同胞”身上﹐不但在
連戰訪問中國期間對台灣記者呼之則來﹐斥之則去﹔更在聯合國的WHA會議
中﹐向該機構施壓﹐禁止台灣記者採訪。理由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國際記者協
會秘書長懷特表示這是聯合國的“政治錯亂”。聯合國自己不遵守聯合國的人
權憲章﹐的確是精神分裂的症候﹐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中共介入所致。看來聯
合國裡的確有“兩條路線”﹐否則他們又怎麼會給程益中頒獎﹖

    中共這一切扼殺新聞自由的惡行﹐使江澤民﹑胡錦濤不斷榮獲不雅的桂冠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每年列出傳媒十大“公敵”﹐江澤
民連續5年獲選。江去胡來﹐最近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說﹐中國是去年關押記者
最多的國家,全球被關押的107名記者中,中國佔27人。胡錦濤獲“新聞掠奪
者”的稱號﹐與他所崇拜的金正日並駕齊驅。聯合國如果不對這樣一個醜惡的
國家表示一下立場﹐例如將它革除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職位﹐則所謂“改革”云
云﹐又有誰能夠相信﹖又有誰能夠尊重聯合國的憲章﹑決議﹖
2005.5.19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