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中國鷹對香港五區總辭

作者: 
林保華
2010年2月11日
看 雙周刊 第56期
香港公民黨與社民連重申公投運動合法、和平及理性,旨在盡快實現真普選。五區請辭議員分別是,前排左起:梁國雄、梁家傑、黃毓民、陳偉業和陳淑莊。
攝影: 
文翰林

由香港泛民中的「公社」(公民黨、社民連)請辭的5名議員,1月27日最後一次出席立法會大會,宣讀慷慨激昂的辭職宣言。保皇派則拉隊離場,迫使會議流會。親共媒體以「失敗」形容這次總辭行動。但是,在民主派永遠處於議會少數的情況下,要泛民取勝,可能性簡直微乎其微,因此觀察成敗,須看運動過程及其產生的意義。而在這個過程中,除了泛民內部的團結外,更值得關注的是北京與本地土共的反應。

「公、社」總辭老共發飆

從泛民內部來說,最大政黨的民主黨一直持保留態度;由於這個分歧,是項行動可以說是「未戰先挫」。這個「挫」,是以要為「變相公投」的造勢而言。不過,它不是完全沒有積極意義:第一,泛民內部的分歧雖然一個強調民主基本精神,一個強調策略,出現如此重大的分歧,內部難免出現相互批評聲浪,然而並未演變成大規模的惡言相向;這點令人欣慰。民主黨雖然沒有參與總辭,但是在補選過程中,應該積極參與,尤其是輔選,要給外界看,泛民還是一家人。第二,在運動發起的時候,要做多種可能的評估及應對方法,這樣才不會被動。第三,「公社」在發動的過程中,尤其對年輕人的發動,為未來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繼續播下火種,中國政府與香港土共的反應,對年輕人是一個絕佳的教育過程。

由於民主黨沒有參加總辭,如果中國政府低調以對,它的「公投效應」已經減弱;加上對泛民的分化,那麼補選時,很可能「公社」拿不回5個立法會席次,使3分之1席次陷入危機。尤其是根據民調,反對總辭比贊成總辭的處於多數,甚至差距越拉越大。然而共產黨是特殊材料製成的,與常人的思考角度不一樣。它把「變相公投」就當成公投,於是發動「革命大批判」。

1月15日,主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港澳辦及中聯辦,在同一時間發稿評論香港的「公投」,中國中央電視台破天荒在全國聯播中用了3分鐘時間,報導港澳辦的聲明,表示對「公投」的嚴重關注,強調基本法沒有公投制度,香港作為中國特區,無權創制公投制度,在香港進行所謂的公投,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或法律效力,因此此舉是公然挑戰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決定。中聯辦則指「公投」活動有兩個「不利」及一個「有損」云云。這種上綱上線的批判,宛若回到上個世紀90年代共產黨對末代港督彭定康推動政改方案的所謂「三違反」批判。

老共抹黑 土共學舌

中央令下,香港土共與準土共自然鸚鵡學舌。「革命大批判」逐漸升級,變成「公投即港獨」,來刺激多數香港人的敏感神經。因為許多怕事的香港人「談獨色變」,唯恐中國武力鎮壓。也由於把變相公投與港獨畫上等號,參與補選就是參與港獨,於是北京的政策定調為抵制五區補選。由於中央政府的壓力,原先已經準備參與補選的親共資本家政黨自由黨立刻改變意圖,放棄參選。至於中共外圍的民建聯,在未得中央授意前,根本不敢表態。也由於中央的抵制政策,「公社」辭去的5個席位將很容易的取回,然而矛盾方面變成為如何發動民眾去投票,以免場面冷清被老共恥笑,這點民主黨必須配合。

在總辭前夕的1月25日,「公社」展開以「全民起義」為口號的新一輪廣告宣傳攻勢,說明「以選票起義,爭取普選」的目標。這個口號又立即被共產黨與他們的喉舌及其所滲透的媒體歪曲為要搞暴力革命,抹黑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但是無論如何,這是香港泛民向中國政府爭取民主的動員令。

1月27日總辭那天,5位辭職議員都發表重要講話,尤其是這次發起總辭的黃毓民發表文情並茂的講話,引用民進黨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與中國總理溫家寶有關民主的談話內容,以及65年前毛澤東對「民主人士」黃炎培許下的諾言,以台灣的民主揭穿從毛澤東到胡錦濤、溫家寶為代表的中共騙子集團的虛偽與無恥。最後他以聖經的內容來安慰他的支持者,繼續向著標竿前進。這篇發言,正如他在一開頭所說:「藉此將我們辭職的理由,存照於立法會紀錄,成為香港立法機關歷史文獻的一部分。」

假反公投 真怕民主

黃毓民以他對中國歷史與中共,乃至對台灣的瞭解,才能做如此精彩的發言,它將成為香港民主運動史上的重要文獻。香港政壇有這樣人文背景與功力的,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然而很可惜,他們的行事風格很不一樣,這次在泛民內部立場也相左,事後未能統合,削弱了泛民的力量。

中國政府為何情願不要土共多拿回幾個席位而採取抵制並且不參加補選的政策呢?那是因為對中共來說,拿回幾個席位不重要,因為基本法及後來的「釋法」已經杜絕香港民主發展的道路。然而「公投」卻是一場夢魘,哪怕是變相公投,就像毒品一樣,完全碰不得也。即使是說說而已,也會傳染中國其他地區。就像台灣的民主,也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那樣,「統一」與「反獨」都是藉口,要消滅民主才是真的。就連香港的「神韻」演出,中共也以禁止若干人入境而破壞演出,就說明目前中共是處於何種恐懼狀態。

未來「公社」還可以以悲情與繼續刺激中共神經的策略,讓共產黨歇斯底里大發作,有助於80、90後年輕人認清共產黨的本質,別被「一國兩制」所騙倒;中央電視台的批判則是對13億中國人民的民主教育;對被騙子賣國集團欺騙下的台灣人,也是一種教育。

香港的民主派,香港的年輕人,加油啊!

(林保華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揾兩餐
  • 拿人手軟 吃人嘴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