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危害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林保華

今年4月出版的《看》雜誌第111期,我寫了一篇《中資民企股災,台灣應
以為戒》,如今這些股災並未過去。8月是中期業績宣佈(法說會)期,
中國第二大連鎖麵包店克莉絲汀(1210)上市才短短5個月,7月底居然就
發表“盈警”,導致投資者拋售,27日那天股價就跌了3成3。同於年初上
市的西王特鋼(1266)、聯合水泥(1312)及允升國際(1315)也有類似
情況。西王特鋼自2月上市以來,股價就長期不振,以招股價計,同期也
已累跌56%。

        香港中企黑幕 竟屬國家機密

8月下旬,2個月前自爆“財務記錄中可能存在不一致地方”的創益太陽能
(2468),公佈了原首席財務官陳永忠辭任,公司同時委任回巢不久的梁
智豪為新任財務總監,成為上市不足兩年內,第3位的首席財務官。這家
企業2010年10月上市,股價一度升至5.96元的高位,其後插水式暴落至
2012年6月停牌前的0.63元。創益的董事及高層也不斷更換,卓家福於去
年10月辭任獨立非執行董事,其後李黑虎也在獲委任不足5個月內辭任聯
席執行總裁。這些調動的內情,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除了企業本身的素質外,例如最近歐盟正式對中國光伏組件展開反傾銷調
查,也影響了一批與此有關的在香港上市的中資企業,今年以來,協鑫
(3800)累跌47.47%,卡姆丹克(712)累挫37.04%,順風光電(1165)
累跌38.31%。

但是更離譜的是去年10月27日,生產儀表的中國高精密自動化集團公司(
0591)被停牌,原因是它的審計機構畢馬威,指這家公司所提供的財務記
錄與畢馬威獨立取得的信息不一致,使審核程序無法進行,當時畢馬威提
及,因為該公司以業務涉及國家機密為理由,拒絕向畢馬威提交有關賬目
資料。11月,畢馬威選擇放棄這家客戶。

今年8月3日中國高精密復牌。復牌後,股價重挫55%。22日中國高精密第2
次被停止交易,但出手叫停的是香港證監會。原來批准復牌的是香港聯合
交易所總裁李小加,他接納了所謂國家機密理由,使已經停牌9個多月的
高精密得以復牌交易。

高精密委託的中磊顧問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聲稱就集團的賬目問題的調查
及審核經已完成,並無發現任何問題。其中,中磊曾接觸國家保密局及稅
局,獲悉其附屬公司福建上潤乃涉及國家機密的單位。天健則指在與福州
稅局官員會面時,獲對方口頭上確認,集團上報的銷售及利潤數據與會計
紀錄所載相同。

對此,業內人士嘩然,擔心今後其他中資公司也可以有樣學樣,以“國家
機密”為由進行非法勾當,香港根本無法監管。

        東方之珠 染黑染紅

李小加是第一個擔任香港聯合交易所總裁的中國人。他上任後,竟要香港
配合上海與深圳的交易時間,除了延長交易時間,也把中午原來2個小時
的吃飯休息,以及經紀與客戶交流的時間,減為一個小時。雖然反彈聲浪
很大,他置之不理。這次他敢冒規章的大不諱,批准高精密復牌,顯然也
是奉“阿爺”(香港人對中共的稱呼)的命令。

果然,根據股票市場傳出的消息,中國駐香港的辦事處中聯辦曾經把李小
加找去“了解”,不到一個月,高精密就復牌。可見香港人所盛傳的“中
聯辦治港”,不但是政治事務,包括選擇特首的候選人,選舉的策略與協
調,竟連上市公司的復牌問題也要管。是不是基本法的規定還不夠細密,
因而可以鑽空子?

中國有太多的國家機密,不但可以是抓人的理由,現在還可以以此為藉口
坑害投資者。公司既然上市,就必須公開業務、賬目、高層人事,如果黑
箱作業,誰敢投資?如果真的涉及國家機密,就不應該上市。既要上市圈
錢,又不讓股東了解經營狀況,天下哪裡有這樣的事情?真是國家機密,
就不應該上市。借國家機密而上下其手,就非常可恥。其實是什麼國家機
密?就像四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也是國家機密那樣,可能就是掩蓋貪官污
吏的貪腐行為吧?

高精密復牌後13個交易日,再被停牌。一般停牌是上市公司因為內部的一
些事情(例如有重要的宣佈會影響股價,借停牌讓投資者有個冷靜期),
但這次是被證監會勒令停牌接受進一步調查,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乃老
外,與阿爺並非“血濃於水”,才敢如此出手。

事隔幾天,證監會再度出招,翻出兩年多前安永在為中國民企標準水務安
排上市一事中,亦曾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向證監提交審計工作的底
稿,據悉就算證監根據中港兩地互助協議,透過中證監索取亦遭拒絕。證
監認為事態極之嚴重,因此正式向安永展開法律程序,進行查訊。 

一些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因為受不了美國的嚴格管制,紛紛從美國退
出,準備來香港上市,也許就是看上香港在共產黨統治下,還有一個身為
中國人的聯交所頭頭,就因此可以渾水摸魚嗎?

香港在英國人統治下成為“東方之珠”,不止是層層山坡的房子與櫛比鱗
次大樓的燈光,更因為建立了一個相當健全法規的世界金融中心的閃閃金
光。中國辦起股市到現在還不到20年,企業來香港胡亂上市還不夠,還竟
然敢胡亂干預香港股市。這不但不把“一國兩制”放在眼裡,而且一旦把
香港股市搞垮,豈止是香港的末日,對中國也是一個重大損失,因為香港
不但為中國的企業提供集資場所,香港的法規、經驗、人才,也是中國所
不可缺的。難道中國要殺雞取卵嗎?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第122期  2012/9/27~2012/10/10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