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的“同情”    1984.1.18
凌鋒  信報《人在香港》專欄

在這次的的士風潮中,港九和新界的的士商會曾派代表赴香港新華社
要求協助,副社長祈峰接見並且回答他們的要求,對他們表示同情,
但也表示新華社不是香港政府,只有香港政府才能負責處理此事,並
且希望他們冷靜。

一般人咸認為新華社的答覆還是相當得體的,也沒有得罪任何一方,
但又有本身對這次事件的看法。

雖然以往也有一些事件或糾紛向北京或這裡的中國官方機構尋求支持
,但沒有這次這樣敏感,一方面現在正處於香港前途問題談判之時;
另一方面,的士風潮擴大,影響了社會的安定。

也還好新華分社回答的得體,否則夜裡的騷亂,這渾水可難洗清。

自從去年中英罵戰,許家屯去九龍城寨和新界“訪貧問苦”和“行使
主權”後,筆者就擔心以後會有好些事要找上新華社,新華社要加人
手處理這些事不說,一旦處理不好,那麻煩可大了。拒之門外,會失
去民心;表態支持,當然不怕得罪港府,但引起的後果會相當嚴重。

這次就算是“表示同情”,亦難免會有後遺症。“同情”者,說明“
理”在的士行業這一方面,是道義上的支持,雖然沒有指責香港政府
,但是也會被一些人認為向香港政府施加壓力,是道義上的責難。

可以相信,將來還會有人到新華社要求幫助,新華社也不可能對每一
宗事件的民眾一方表示“同情”,因為這些具體事件中,有時是官方
無理,有時卻可能是民眾“私”字大開口。一旦新華社不表同情,情
況會怎樣?如果“同情”後,港府不買賬,又怎樣?的士事件是非比
較分明,而且鬧得大,要去新華社事先也有消息,因此有關方面可以
先行商量好一個得體的答覆;但以後有突如其來的訪問和請求協助,
新華社又怎樣應付呢?是否像應付某些政治事件的抗議者一樣,在門
縫裡將那些抗議信和請願信塞進塞出呢?

總之,遇上這些具體事情,新華社還是少插手為妙,有時連態不不用
表。反正官方的報章在說了,新華社又何必多說?新華社應該“抓綱
”,“綱舉目張”,這是老毛的思想。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