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選記
林保華

《看》雜誌  172期(2016年10月號)
www.watchinese.com

大概學校都開學了,進入旅遊淡季,飛機票和酒店費都特價了,於是與楊月清突然決定去香港觀選。離開香港十九年,雖然回去多次,沒有一次在選舉期間,因為香港的鳥籠選舉,已經沒有吸引人的地方。但是這次因為有港獨與本土派的參與,看到了香港的一絲朝暉;加上這次涉及非建制派能否繼續保持三分之一的席位而可以阻擋老共的為所欲為;加上看到這次選舉中聯辦與特區政府的蠻幹,因此也許這是觀選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臨行與何俊仁律師聯絡,看能否見到銅鑼灣書店的店長林榮基,他說林現在受到警方全天候的保護。要與他見面,得3天以前申請。但在申請後,心裡有些不安,因為等於昭告警方“我來也”。我們會不會遇到什麼麻煩?不過有香港朋友安慰我們說,香港警方已經為選舉焦頭爛額,沒有精力搭理我們了,這才稍稍放心。

立法會選舉前的現場觀察

9月4日投票,我們在9月2日下午到達香港。當晚,擔任立法會議員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請我們吃飯。20多年的交情,不論我們在紐約還是在台北,她來或我們回香港,她都會在百忙中找我們相聚。我很為她現在擔任主席民主黨前途擔心,也曾多次反映外界對他們的意見,希望能多傾聽年輕人的看法。雖然她有時做了些解釋,包括身為主席的處境,但也沒有完全排斥我們的意見。因此這次選舉,看到她推出中生代的林卓廷出來參選,自己做抬轎人,我心裡也比較放心了。這次見面問她主席做到什麼時候,她說如果選舉結果不如人意,她就立即辭職,否則就等到幾個月後的黨員大會了。

劉慧卿離開後去銅鑼灣的崇光百貨。店前與對面,因為有好幾個地鐵出口,商舖餐館林立,因此是全港島人流最密集的地區,各個政黨都在這裡設站拉票。果然在那裡見到了前學聯秘書長、香港眾志的羅冠聰,今年二十三歲的他是最年輕的參選人。但是根據那天的民調報告,他是在當選名單之外,雖然比初選已經拉高許多,還是令人擔心。

聽說老友黃毓民也在場為熱血公民的鄭錦滿拉票,但因為人很多,且流動性很大,沒有看到他。他在九西當選兩屆,有牢固的選民基礎,因此很篤定到其他選區協助他的盟友。

那天半夜回到酒店,再繼續工作,到凌晨3點才入睡。

選前一天 從媒體風向看中國因素

最忙的一天是9月3日那天,也就是投票的前一天。早上朋友來訪,帶來當天《成報》。1970年代中期我到香港時,該報是第二大報,它的特色是不碰政治,除了左報,我只有在這家報章沒有寫過專欄。後來因為老闆年事已高,報紙也沒有跟上時代,就在中資手裡轉了好幾手,至今還是中資掌控,銷量大減,不是每家報攤可以買到的。

由於北京高層內鬥激烈,香港媒體稱為不同派系發放資訊的工具,尤其是他們可以控制的媒體。因此臨近投票時日,《成報》與于品海的香港07都發表了北京不滿香港中聯辦的報導,而中聯辦控制的香港《文匯報》、《大公報》則進行反擊。這天《成報》頭版整版的聳人聽聞標題是:“中聯辦梁振英禍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獨”。

過去中共一直隱瞞自己的內鬥,對海外繪形繪色的描述常常加以駁斥,或以“團結”的實際行動粉碎“謠言”。哪裡會料到現在連自己的媒體也加入戰團,置“團結起來,共同對敵”於不顧了。

類似問題多次引發過我的思考,是真內鬥已經失控,還是假內鬥引人上鉤?或者兩者都有?我的判斷是兩者都有。以《成報》這篇報導來說,上頭允許對中聯辦梁振英點名開罵,顯然是對他們的不滿。但是又說青年新政“扮港獨”,那是指青年新政是中聯辦梁振英工具的假港獨,這就是利用中聯辦梁振英的人頭要選民不去投青年新政的票。真是用心良苦呀,這也是北京的真正目的。

這也是北京感到選情苗頭不對而不得不做的下策。建制派的配票已經由中聯辦統一指揮,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了(危及何君堯的自由黨參選人周永勤已經被叫到深圳恐嚇而宣佈退選避難英國),餘下的工作就是如何分化非建制派的敵對勢力了。《成報》此舉不但可以使青年新政被污名化,還可以使香港人產生一些幻想,認為北京還有開明派,因此不一定把票投給非建制派,建制派裡也有好的候選人。

有幸一位世侄願意開車帶我們南北觀選,解決了我們極大的時間難題。這天,在香港5個選區裡,選擇了參選人數最多的新界東去看,還有新秀競爭激烈的九龍西,再到唯一有學生代表出選的港島。結果是三下大圍,夜奔九西,深夜銅鑼。

大圍地鐵站是東鐵與馬鐵交匯點,屋苑屋村眾多,人流很旺,成為新東各候選人拉票的重點地區。地鐵出口旗海飄揚,人聲鼎沸。民主黨下午兩點在新界大圍地鐵站前舉辦記者會,由前後任5位主席出來撐新界東的林卓廷與參加超區選舉的鄺俊宇。我樂見民主黨的新陳代謝,也會在那裡見到許多老朋友。到那裡時,正好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講話,然而後來他罵起港獨,特別點名港獨反對解放軍,後果嚴重。一聽這話,不是跟國民黨反對台獨的腔調一樣?我非常生氣,沒有想到他的思想會落伍到這種地步。因此我也想到,只是人事上的世代交替還不夠,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識上的世代交替。

新界東的泛民參選人,有兩位優秀人物范國威與張超雄根據民調情況可能落選。其中范國威是新民主同盟(2010年因為認為民主黨思想落伍而脫離另組新民主同盟,並在泛民中率先與公民黨的毛孟靜打出本土派的旗號);張超雄則是在社福領域努力耕耘的議員,想去給他們打氣。可是由於記錯時間,在沙田、大埔找不到他們,只是找到張超雄的競選拍檔在大埔拉票。

三點鐘約好長毛(梁國雄)在大圍見面,根據民調,他是當選的邊緣人物,因此也為他加油打氣。長毛基層出身,對是否進入體制看得開。見到長毛後,四點與資深媒體人、左報叛徒的程翔約好在沙田地鐵站見面。他在那裡和林卓廷一起拉票,在大圍因人多,無法與林單獨見面,因此也來沙田給他打氣。他雖然得到大老們的支持,但是大老在選民眼光中,有的是正面,有的是負面,好在林本人形象不錯,因此民調相當高。

據說張超雄也會到大圍,所以我們從沙田再趕回大圍,沒有見到他,卻見到范國威。范國威表現不錯,只是民主黨因為他的“分裂”一直耿耿於懷。我們很希望他當選連任,可惜後來沒有當選。最後兩天,泛民中有7人因為民調低而宣佈退選,希望以此棄保而顧全大局,把票集中在其他泛民參選人身上。但是也與范國威差不多同時退出民主黨的鄭家富雖然民調低而沒有退出,他以一萬多票分走林卓廷與范國威的票,林還當選,范卻遺憾的落選。那天在沙田,鄭家富就在林卓廷的對面拉票,我們沒有理睬他。劉千石在2008年也在九西以如此手段拿到一萬票,是毛孟靜落選的重要原因。現在同樣問題,什麼性質,大家心裡明白。

約好六點與粱頌恆在將軍澳見面。粱頌恆是雨傘運動後,應該說是最大的傘兵組織青年新政的主要創立者,他曾經是城市大學學生會的幹事長,也具學運經驗。青年新政參加去年的區議會選舉而大方異彩,也因此成為這次北京攻擊的目標,說是中聯辦梁振英捧出來的假港獨。按照《成報》的說法,是中聯辦梁振英指使老泛民匯點(後與港同盟合併成民主黨)的創始人之一,也被稱為是第一代民主派的叛徒而當選全國政協委員的劉迺強,在區議會選舉中收買青年新政來分化非建制派時,已經引起他們內部的警覺,並且將相關人的言論錄音並且檢舉揭發,案件已在今年7月聆訊,中共的醜惡嘴臉公諸於世。只是還有沒有被收買專職內鬥而沒有被揭發的呢?

由於這次選舉中,曾在今年稍早時期參選新東立法會議員補選獲得高票落選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被新東選舉主任以支持港獨而取消他的參選資格後,粱頌恆見到這點而轉移選區到新東,並接下梁天琦的選票。根據補選時選票的統計,公民黨楊岳橋的票倉是在新東的沙田、大圍、馬鞍山等新建屋苑的中產階級集中區,梁天琦的選票集中在將軍澳的屋村草根集中區,所以粱頌恆把大本營放在這裡。原來約好6點鐘梁天琦、粱頌恆都會在尚德邨出現,但是因為傾盆大雨,粱頌恆7點才到,梁天琦則來不了。由於八點約好與其他朋友在黃埔花園見其他參選人,並且在那裡與其他朋友匯合吃晚飯,因此只能與粱頌恆認識一下簡單鼓勵就離開。

在紅勘的黃埔花園見到老朋友毛孟靜,她正在接受NHK的訪問,講了幾句話並且合影,就到對街的游蕙禎,把民進黨新潮流智庫《新社會》這一期把她作為封面人物的訪問送給她。去年區議會選舉,24歲的她差一點把親共的鼠王芬打敗,經中聯辦搶救才免於落選。

晚飯後回到港島。第二次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前再次見到羅冠聰,他在接受半島電視台的訪問。今晚也見到黃之鋒,但是驚鴻一瞥,大家都忙。還有一位前兩年認識的朋友也特地來這裡看望我們,送了一盒月餅給我們,非常感動,因為來晚了,所以到快半夜才回到酒店,這位朋友還送我們回到酒店門口,實在過意不去。

堅持到最後一刻 非建制派成果佳

9月4日,與一位因為所屬媒體轉軚而暫時離開行業的資深媒體人一起吃早餐,也聽他介紹一些情況,都在為香港的媒體情況
著急。這天是投票日子,按照台灣經驗,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動作了。粱頌恆說他與梁天琦會一早從上水南下一站站拉票。但是因為沒有具體的時間與路線,很難攔截,加上身體疲倦,就在酒店休息並看電視報導選情。下午出來,到崇光門口,見到著名藝員葉德嫻在幫羅冠聰拉票,媒體報導她與羅冠聰用敞篷車在全港島拉票,對後來羅冠聰的逆轉勝應該起很大作用。這樣的藝員很少,非常令人尊敬。

晚上與在網絡上已經結識的幾位非建制派熱心志工一起吃飯,也傾聽他們的評論。然後在一起到崇光門口為羅冠聰再度拉票。韓連山老師更是站到椅子上拿起麥克風高聲為羅冠聰拉票,也希望還沒有投票的選民趕快投票,見到有老外,還用英文,吸引外國遊客的注意。這晚投票到晚上10點半截止,時間1分鐘1分鐘的過去,其他候選人的站點在近10點時撤走,我則主張堅持到最後一分鐘,這是象徵堅持到底的精神。負責這個站點的是16歲的中學生,這也是在為未來培養幹部呀。

9月5驲是離開香港的日子,一早接受金融界錢志健的邀約,在金鐘見面,由他帶我們到數碼港K100網絡電台所在地接受他的節目《對沖人生路》的訪問,談對這次選舉的看法。回程滂沱大雨,全身濕透,回到酒店換衣服,看投票的最後揭曉。也開始寫稿,整理行李。下午近4點接到朋友電話,他們昨晚一晚沒有睡覺,主持節目報導開票情況並且進行評論,這時到酒樓吃飯,也約我們來吃。我們在聊天時,有的睏到要站起來走走。我們對選舉結果相當滿意,因為非建制派多了兩票,其中第三勢力佔有6席,這在碎片化的情況下是難得的成果,歸功於選民的熱情,投票率58%創下新高。例如雖然當局刁難,太古城的中產階級就是排隊到凌晨快3點,也非投下這神聖一票不可。另外,戴耀廷的雷動計劃敗部復活,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人參語配票,也發揮了適當作用。

回到酒店後,何俊仁律師來訪,他也是整晚看選票揭曉。他來解釋林榮基無法見面的原因。與他談了些對支聯會的意見就匆匆趕赴機場。

9曰4日專程去銅鑼灣書店,但是沒有開張,不知是已經停止營業,還是週日休息。然而在飛機場,發現原來賣各類書籍的書店居然改為中資的中華書局,原來想去看看有沒有書籍雜誌買些回台灣看,一看是中資書店,而且門可羅雀,當然也不會浪費時間進去接受洗腦教育。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