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立法會選舉幾個突破
林保華

  今年九月四日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在揭曉後可以說,出現了香港選舉史上沒有出現過的一些突破。

  非建制碎片化當局使用茅招

  第一,非建制派參選組織之多打破紀錄。除了老泛民政黨,新的有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熱普城(其中的普羅書苑黃毓民是原先泛民激進派的議員)、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黨、小麗教室等等,因此被喻為「碎片化」。到正式報名後,本土前與香港民族黨參選人被取消資格無人參選。建制派在中聯辦指揮下,就是原先那幾個政黨。

  第二,第一次要參選人填寫「確認書」,以此阻止把「港獨」作為參選的政綱。這是香港選舉史上第一次,但是不但這個舉措沒有法律依據,最後由什麼機構或什麼人有權決定哪些人不可以參選也沒有規定。最後由不同選區的選舉主任出面確定六位不得參選。然而被禁止的,有的已經簽下確認書應承不提出港獨主張仍然被禁止參選,例如本土前的魅力領袖梁天琦;而更多人沒有簽下確認書一樣可以參選,包括主張港獨的人在內,可見要簽確認書只是封殺幾個特定參選人的茅招,至於其背後黑幕應該進行追究。

  第三,這次投票率達到百分之五十八,創歷史新高,顯然選民是受了某種刺激而出來投票。由於選舉結果是非建制派的席位有所增加,可見刺激他們的當然就是建制派及其背後的中國主子,也就是梁振英的強硬統治,以及中聯辦公然插手香港內部事務,踩到了香港民眾的紅線,逼使他們出來投下神聖的一票。

  第四,上一屆立法會議員,由普選與功能界別選出的非建制派議員是二十七席,這次是二十九席,增加了兩席,功能界別還有一位既非泛民,也非港獨、自決、本土的第三勢力,然而傾向非建制派的議員,因此也可以說非建制派擁有三十席。這也是史上最多的一次。

  本土年輕上位中產投票反梁

  第五,雖然由選舉主任出面,剝奪了被指為「港獨」的六位參選人,但是作為港獨於主張自決、本土的參選人,也恰好有六名當選。這是冥冥之中的反作用力。他們不但創下最年輕的二十三歲(羅冠聰)與二十五歲(游蕙禎)的紀錄,也創下港獨、自決派、激進本土派進入立法會的紀錄。

  第六,投票時間之長創下紀錄。因為有些選民等候配票的資訊而延遲到下午與晚上去投票,加上工作人員放慢手腳,以致投票站排長龍,尤其在太古城中產階級聚集地,原先兩個投票站改為一個,生活優裕的中產階級厭惡排隊,就可能回家睡覺而不投票了,這樣可以減少不滿梁振英的票數。然而那晚太古城的中產居民不睡覺也要投票,導致原本十點半結束的投票延遲到凌晨兩點五十七分才結束。

  第七,泛民的世代交替創下紀錄,其中最顯著的是民主黨。現任主席劉慧卿退下為林卓廷抬轎,前任主席何俊仁也退下為尹兆堅抬轎;港島區與超級選區也分別由許智峰與鄺俊宇兩位年輕的區議員出戰,結果都取得成功,因此民主黨成為非建制派的第一大黨。

  第八,選舉中發生的弊案也是前所未見之多。最明顯的是一個叫做傳真社的機構,在全港五百七十一個票站收集九十六個票站的資料,五個票站總共多出八百三十一票。這些票站與投票人數約佔總數六分之一,因此多出來的可疑票數大約有五千多張。

  中共代理人打擊「青年新政」

  最後一個被突破的紀錄,是中共利用選舉大演內鬥戲碼。中共一向對黨內的權力鬥爭諱莫如深,對境外媒體的報道,大致不予理睬,因為難以解釋。但是有時會突然咆哮,發動大批判,例如圍剿某些刊物或個人,尤其對揭發他們財產的外國媒體,後來發展到綁架出版社與書店人員。但是絕不會透露與黨內鬥爭有關的事項,因為「團結對敵」是中共鐵的紀律。

  這次卻破例了。選前的八月上旬,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發出題為《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的分析報道,炮轟香港中聯辦逾越聯絡部門職能,自視為中央治港化身,造成港人對北京不滿。多維老闆是港商于品海,被視為親習近平人馬,能發表這種新聞,自然是北京有人點頭,否則哪敢太歲頭上動土?這就把港澳辦與中聯辦的矛盾公諸於世。發展到後來,中資控制的《成報》居然公開指名道姓向中聯辦與梁振英開火,然後引發香港黨報的反擊,指《成報》老闆是通緝犯。中共內部如此公開指名道姓駁火實屬罕見。

  到九月三日投票前一天,《成報》更以頭版整版的大標題《中聯辦梁振英禍港捧青年新政扮港獨》,報道他們如何利用劉迺強炮製青年新政這個傘後參政團體。劉迺強是一九八○年代初民主派論政團體匯點的創始人,匯點後來與港同盟合併成為今天的民主黨。但是劉迺強因為強烈的民族主義而與他們分手營商,被中共青睞而成為全國政協委員。問題就在於,《成報》為何要拋出黨內機密把負有分化非建制派特殊使命的劉迺強拋出,而青年新政是真港獨還是假港獨?

  利用中共矛盾 不可存有幻想

  這以前的七月,法庭審理去年區議會選舉的舞弊案,一位姓鄭的網站主持人自稱奉某中資之命聯絡青年新政粱頌恆等,給錢他們,認同他們宣傳本土路線,卻選定某幾個參選區域,旨在分掉非建制派的票,後被青年新政的人偷錄揭發。

  中共內鬥,讓一些香港人認為北京有反梁振英的「開明派」,從而也可以把票投給建制派。這種想法顯然是錯的,如果北京有真正的開明派,中聯辦如此踐踏一國兩制,就應該拔除他們。沒有拔除,就是希望他們狠狠地扼殺香港的自由與法治。

  對中共內部鬥爭,非建制派應該充分利用他們的矛盾,擴展抗爭的空間,也不要忘記揭露他們的本質,不能讓香港民眾對中共存有幻想。

  香港政情未來會怎樣發展?有一批新人問政,自然會有新的思維與新的問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會的結構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別的設置,非建制派始終無法取得多數,遑論進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記與街頭抗爭的結合,甚至採取一些有效手法給當政者較大的壓力,力求有些微的進步。
《爭鳴》  2016年10月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