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議員由梁振英欽定可也

2016-10-21 20:21  民報
 
[完整介紹]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香港議員由梁振英欽定可也
香港特首梁振英,企圖以司法為工具,廢掉幾名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可說同時干預了立法權和司法權。圖/資料照片,Wikimedia Commons

今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一個小小的選舉主任就可以決定哪些人不能參選。831政改方案被否決,就是因為北京要設立對候選人的政治篩選機制的原因,違背普選原則。現在好了,連機制也不需要,隨便一個選區裡處理具體選舉具體事務的主任,就可以以個人的好惡判斷取消任何人的參選資格,因此被取消的就達6人。

雖然被取消的參選人要求法院緊急處理這個案子,然而法院拒絕。因此選後還必須對此進行司法覆核。如果被判定這個做法違法,那麼相關選區是否要重選?那就要推翻這些選區的選舉結果進行重選,那不是天下大亂?

香港立法會議員的宣誓風波
其實,誰也知道,做出誰不能參選的決定,非特首梁振英莫屬。小小選舉主任,哪裡有這樣大的膽子?梁振英背後是不是中聯辦,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梁振英食番尋味(粵語,嚐到甜頭以後就要再回味重吃),所以這次又利用特首的身分企圖廢掉幾位當選的議員。

事情出在議員10月12日的宣誓。因為一些議員不滿中央政府及中聯辦打壓香港普選,以及對香港事務的種種干涉,所以在宣誓中利用一些手段表達抗議的心情。例如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本來是肯定式,卻在宣誓語氣用上問句。這種把柄很難抓到。有的故意放慢速度,這也很難入罪,因為沒有規定一分鐘要讀幾個字。

然而有些激進的本土派,基於對中國政府的強烈不滿,使用「支那」的字眼。有的拿出「香港不是中國」的橫幅(宣誓與橫幅全是英文)。由不太合法程序選出的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隨即宣佈有5人的宣誓無效。

以前遇到類似情況,重新再宣誓就可以了。但是這次遇上地下黨的梁振英當政,情況就大不同。這不但是他的黨性決定的,也是為明年保住他的烏紗帽而必須做出的表現。

心靈脆弱而又十分自卑的親共人士,這次受命於狼狽為奸的中聯辦與梁振英,而有突出的舉動。首先香港的黨報發出號召,其中《大公報》用11版半的篇幅進行聲討,猶如出版專刊,於是梁振英就跟隨黨報跳舞(虧他還否認自己是地下共產黨員),在10月18日再宣誓前夕的17日傍晚6點鐘,居然要求法院緊急頒令禁止再宣誓。然而法院也緊急審理,駁回梁振英的要求。

然而第二天再宣誓,有兩個人過關;但輪到「青年新政」的梁頌恆與游蕙禎再宣誓時,親共的建制派議員居然全部溜之乎也。由於立法會結構性的問題,建制派議員永遠超過半數,因此他們走掉以後,會議只能流會而再延到下星期宣誓;在宣誓以前,他們不能參與立法會的會議。

行政權削弱立法權,司法獨立也岌岌可危
香港的一國兩制中的資本主義制度,就是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制度,這是與獨裁制度的根本區別。立法會有監督行政權的權力也是基本法規定的,因此北京以阻止普選,讓立法會削弱監督的功能而成為新政權的應聲蟲與表決機器。由於特首是由1200人小圈子選舉與北京任命,在失去立法會的有效監督下,就可以輕易成為獨裁者。

當然,香港還有港英治下司法獨立的優良傳統,然而這個傳統現在不斷受到侵蝕,有的司法人員無法抵抗北京與梁振英的政治壓力。在法庭駁回梁振英的申訴後,律政司長袁國強跳出來揚言北京有釋法的權力,企圖逼迫法官就範。觀察近來袁國強的表現,完全失去司法獨立的精神,只會迎合中聯辦與梁振英,比以往的梁愛詩還糟糕,表現奴性十足,堪稱「黨的馴服工具」。從這些表現,我幾乎可以斷定,他已經是中共地下黨員,所以北京才會給他擔任律政司長。

習近平在擔任總書記前,負責香港事務時,就要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合作」。把中國那一套制度搬到香港,可見他完全沒有一國兩制的觀念;甚至還可以說,他不懂什麼是一國兩制。梁振英正是迎合習近平的主張。既然如此,與其勞民傷財搞選舉,日後的立法會選舉不如乾脆取消,改為由梁振英這些特首獨裁來欽定議員名單,香港從此「長治久安」。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小標為編輯所加。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