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期間多吃了一點美食(只算“小暴”,算不了“大暴”),居然又大嘔多次。掛急診以為打針就可回家,沒想到打了針,在醫生面前又大嘔,而且咖啡色,醫生認為是胃出血,立即下令在急診室觀察。期間又嘔了幾次,隨即給我插鼻胃管,香港人所謂“洗胃”(服過量藥物自殺進行搶救的必須手段)。其難受程度超乎想像,我說我自殺不會採取這種手段。護理師說,如果你不是病人,我一定大罵你一頓。
結果躺在病床上,左手吊鹽水,右手插鼻胃管,難以動彈,34小時滴水不進,粒米不入。捱到今天再照胃鏡,又是難受到嗷嗷叫。我的胃位置與形狀都與他人不同。6、7年前照不出名堂,今天當然吃更多的苦,終於有了結論。這次是食道逆流加上胃潰瘍,還好後者還不算太嚴重,已經逐漸癒合,所以讓我出院。但是未來對刺激性的美食必須戒己用忍,包括麻辣、冰品、美酒等等。人生樂趣去掉部分,嗚呼哀哉。這個檢查過程已經令我元氣大傷,得好好休息幾天。雞年少雞少吉不雞不吉,此之謂也。祝各位臉友繼續大雞大利,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吾胃獨破少美食亦足。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