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July 4,2017 14:35

No.563 香港的勇武與本土已土崩瓦解了嗎? [林保華]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Maxlmn , CC By 2.0
 
香港主權轉移20週年,建制派大吹大擂大肆慶祝,民眾則不顧炎熱天氣上街舉行抗議遊行。在這個對立的氣氛下,居然有一位泛民主派人士說:「反映勇武及激進本土激進路線3年已土崩瓦解。」而對自身溫和路線可以維持30年不無自鳴得意之感。

勇武與本土已經土崩瓦解之說,恐怕連北京與港共政府都不敢這樣說,出自某位泛民人士之口,還帶有幸災樂禍的心情,心態實在可議。
 
香港的激進勇武本土派有不同的派別,目前都處於困境,有的是因為言不符實被選民拋棄,有的獲選民擁戴卻在中共強力鎮壓下面臨眾多司法迫害,有的被拔除立法會議員資格。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籠統用「土崩瓦解」來做結論,並且讚賞溫和無功的路線,對這個問題,不能不認真討論一下。
 
我對溫和或激進路線,並無一定的成見,哪一個成功就是好路線。然而如果幾十年下來,徒勞無功,這種路線就必須檢討。
 
溫和路線的30年議會鬥爭,香港不是越來越好,而是越來越壞,對此不檢討而大加肯定,那不是混日子是什麼?只要北京給口飯吃,自己可以混下去,就看不見眾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活不下去了,這不是變相被中共收買了嗎?長此下去,即使還在議會裡抗爭,也難免有作秀之感。
 
近年出現的勇武本土,正是在此路不通的情況下,嘗試尋找別的出路。這種出路需要多年的摸索,會經歷運動的高潮與低潮。當年在英國人庇護下的泛民,又因為不斷與北京妥協混了30年,卻為才3年的勇武本土下了土崩瓦解的結論,這個結論公平嗎?
 
假本土、假勇武,很快被香港選民拋棄,這說明選民的智慧。然而中共的下手目標就放在真勇武與真本土身上。這些年輕人滿腔熱血投入運動,立即面臨司法迫害,現在有幾百人都在「取保候審」階段,動輒得咎,他們的活動被全面封殺,然而他們還要受到某些泛民人士的冷嘲熱諷與污衊抹黑,說他們是中共臥底的「鬼」。
 
中共當然會派他們的特工滲透與臥底,我們必須警覺;然而用這種手段打翻勇武本土一船人,不但有為中共效勞之嫌,更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
 
不管真假勇武、真假本土、真假港獨,提出這些口號,提出城邦論、香港民族論等等,就是突破行之30年的中華大一統與中央集權的意識形態與缺乏效果的「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我不是全然反對和理非非,但是面對暴力鎮壓,難道我們只能引頸就戮不許勇武反抗?難道爭取民主不需要勇武而等待共產黨的恩賜?面對義和團的民族主義暴力,難道香港人只有充當「中國人」的臣民道路而與拳匪同流合污?
 
年輕人初露頭角,缺乏經驗,難免會犯錯,也不如老泛民能說會道。作為老一輩,應該愛護他們、幫助他們,即使產生某些誤會,也應當耐心的去消除誤會,而不是採用打擊的手法。如果與中共一起圍剿他們,這個「泛民」還與「民主」何干?
 
激進的勇武與本土也才3年,這應該才是他們的開始。必須認真總結這3年的經驗,如何更講究策略,如何團結更多的人,如何在理論知識上更充實自己?這些都是為未來進一步發展做準備。這些年輕人有的做了坐監牢的準備,我向他們致敬,這也是人生的磨練,然而也應該充分認識中共的兇殘,從這次習近平來香港的宣示,也可以嗅出他的血腥位,因此注意保護自己的安全非常重要,大家必須相互扶持,外界也應該給他們特別的關注。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林生,無言感激!
  • 大家努力。你們在前線要注意安全。保重。

    LingFengComment 於 2017/07/05 23: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