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誰出賣了中國?

2017年07月07日 07:10 風傳媒
 
裴敏欣指出,威權體制下的中國經濟發展容易導致權貴資本主義,其根本原因是統治精英控制了巨大的經濟資源和有對產權的絕對定義和支配權。圖為習近平(左)、李克強。(AP)

裴敏欣指出,威權體制下的中國經濟發展容易導致權貴資本主義,其根本原因是統治精英控制了巨大的經濟資源和有對產權的絕對定義和支配權。圖為習近平(左)、李克強。(AP)

近年來,中國國家安全部腐敗叢生,其中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在2015年捲入一件大案。根據中國官方披露,馬建不但以國安部的力量和特務手段幫房地產大亨郭文貴服務,還累積了巨額私財,有六個情婦(其中兩人是國安局官員)和兩個私生子。

 

這半年來,流亡海外的郭文貴,由於不斷公開指控共產黨高官的涉貪腐敗,目前中國已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對他發出「紅色通緝令」。4月19日,郭文貴接受美國之音直播採訪,將指控升級到領導中國反腐運動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5月初,他突然宣佈停止爆料3星期,然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中國政府做出了讓步,官方媒體針對他的行動逐漸減弱。中國先是將他的四哥和六哥釋放了,接著批准之前被禁止離開中國的妻女去紐約看他。

暫停一段時間後,5月29日,郭文貴再次猛烈指控王岐山。戲劇性的變化再次發生。郭文貴在6月1日的直播視頻中說,他日前獲得一位「新領導」保證,他的案子將獲依法處理:妻子女兒保證來去自由,他的幾千員工將被解除邊控、盡快審結,他的資產會得到保護。果然,中國法院在6月16日就郭文貴實際控制的盤古氏公司「騙貸案」宣判,被告單位及3名被告人罪名成立卻被輕判,3名被告人均表示當庭認罪不上訴。與此同時,郭文貴在美國公開一批「證據」,指稱王岐山妻子擁有美國國籍,王岐山家族擁有「二十幾萬億」非法資產,其中主要是通過海南航空集團控制的資產。而不久,中國監管機構也開始調查海航的海外投資。6月30日,郭文貴爆王岐山與多名中港台女星非正常關係。郭文貴緊抓王岐山不放,揭露中共「以貪反貪」,撼動習王體制,攪亂中共19大的權力分配和人事佈局。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在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住所內。(美國之音)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在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住所內。(美國之音)

正當全世界都在注視中國政府與郭文貴的這場高潮迭起的公開博弈時,八旗文化即時推出裴敏欣教授新作《 出賣中國: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與共產黨的腐敗問題》(2017年7月出版),從理論上系統地說明,為什麼在中國現有制度下,「沒有最腐敗,只有更腐敗」。裴教授是知名美籍華人政治學家,他針對中國的腐敗問題做過最深、最廣的學術調查研究。本書資料紮實,論証邏輯清楚,結論深具說服力,衷心向所有關心中國腐敗現實與未來走向的臺灣朋友推薦。

 

裴教授認為,六四事件之後,中國共產黨為了拉攏社會上有限的支持勢力,大膽地做出了一個改變中國也害了中國的決定:將國有企業、礦產、土地的權益賣給商人、資本家,因此開啟了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瘋狂發展,其制度淵源是「後天安門時代」政治精英和少數經濟精英通過所謂的「產權改革」對國有資產的掠奪。

近年來,許多臺灣的精英懷念蔣經國威權統治下的經濟起飛年代,因此連帶推崇今天的「中國模式」,他們認為,中國20多年來的經濟起飛驗證了威權體制的優越性。如果沒有一個以發展為核心目標的一黨專制政權,中國的經濟起飛是無法想像的。但是,這些臺灣精英忽視了中國威權體制下經濟高速發展的社會成本和政治後果,在本書中,裴教授認為,由於威權體制的排他性和缺乏有效的問責機制,精英共謀勾結和濫用權力是這類體制的核心特徵與通病。這類政權統治的國家若取得經濟高速發展,它們的社會一般來說將會承受巨大的社會成本,如環境污染、貧富不均、官員嚴重腐敗等。這種社會成本不僅侵蝕了經濟發展的質量,而且會使經濟發展本身缺乏持續性。

北京空汙發出紅色警報。(新華社)
威權體制的國家若取得經濟高速發展,它們的社會一般來說將會承受巨大的社會成本,如環境污染、貧富不均、官員嚴重腐敗等。圖為北京空汙發出紅色警報。(新華社)

許多臺灣精英認為只要經濟水準提高了,其他問題就好解決,他們推崇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論」。裴教授卻持不同的意見,他認為經濟發展只能解決一些純粹由於資源缺乏而造成的問題,卻不能解決由於資源分配不均和政府權力缺乏監督所引發的矛盾。在威權體制的統治下,後一類問題往往在經濟發展取得一定成果之後變的更加複雜和難解。裴教授把這個現象稱為「威權發展悖論」,即威權體制現代化不僅無法為統治精英贏得長久的合法性,反而會導致國家社會矛盾的激化,造成這一悖論的關鍵因素是權貴資本主義。

裴教授指出,威權體制下的中國經濟發展容易導致權貴資本主義,其根本原因是統治精英控制了巨大的經濟資源和有對產權的絕對定義和支配權。由於威權體制下的政治統治精英的特權,他們不可避免地會利用這些權力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自肥」。同時,政治精英和民間的經濟精英共謀勾結,進行「權錢交易」,這一過程對這兩組精英都是一個「雙贏」的機會。統治精英可以兌現自己掌握的「權」,尤其是對國有資產的支配權。少數能夠和統治精英建立密切私人關係的經濟精英可以通過賄賂,以少量的錢來獲得低價的高質量國有資產,從而獲得暴利,成為巨富。裴教授通過分析260例共謀型的腐敗案件,從微觀層面描述了中國的腐敗市場的基本運作規則和機制,披露了「後天安門時代」政府官員和商人如何通過勾結,有計劃地掠奪國有資產(特別是土地、自然資源和國有企業資產)來積累巨大的財富。

裴教授研究了1990年至2015年涉及政府、執法人員、私營商人和有組織犯罪成員的260例被中共官方公開報告的腐敗案件,他旁徵博引的精彩論述,呈現出一般臺灣讀者想像不到的中國腐敗現象。勾結腐敗到處滋生的現象也許令讀者震驚,但從理論上不難解釋:「中國政權之所以勾結腐敗叢生,是因為這種行為獲利既高,被抓到的風險又低。除此之外,勾結腐敗又會因為劣幣驅逐良幣的邏輯而進一步滋生勾結腐敗。由於搞勾結要比不搞勾結有利,買官的人一定會爬得比正直的同志要快。勾結腐敗還會讓黨國體制內的組織風氣日益敗壞」。

關於中國腐敗的研究很多,但是大部分研究沒有從理論上來探討形成中國特色的權貴資本主義的深層原因和機制。在此書中,裴教授最重要的理論貢獻是確定了1990年代以來國有資產的不完全產權改革和精英共謀勾結之間的聯繫。這個權貴資本主義(或稱裙帶資本主義)制度創造了全國性的社會不公正和根深蒂固的特權。商人利用賄賂官員從政府取得特權,政府利用資金維繫政權。這種唇齒相依的關係雖然暫保中共執政的穩定,但也注定中國的腐敗問題根本無解,因為出賣國家利益正是中共維繫生存的最後手段。中國改革的唯一契機,就是人民認識到共產黨之無可救藥,從而改變一黨專政的政治體制。

如果權貴資本主義長期膨脹會造成經濟衰退並危及中國共產黨的生存,那麼中共是否會採取必要的改革來治療權貴資本主義這個痼疾呢?許多臺灣精英看好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不過,郭文貴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爆料,粉碎了許多人的幻想。裴教授指出,習近平的這種糾正措施只能在狹窄的、技術性的和短暫的意義上有效。被反腐敗打擊的個人落馬了,也被處罰了,掠奪被暫時遏止了。但如果一個政權真的有自我修正的能力,就不只是要摧毀個別的勾結網絡,還要從根本上改變這些勾結網絡得以滋生繁榮的環境。裴教授研究的證據顯示,中國共產黨根本無法改變權貴資本主義所依附的政治和經濟體制,因為這些體制正是中共得以壟斷權力的基礎。

不過,由於裴教授的研究和寫作截稿在2016年中,他對近年習近平通過反腐敗運動來加強個人威權的本質關係分析的還不夠透徹,我們很期待看到裴教授在這方面的新研究。另外,由於中共官方對金融領域的腐敗案件公開報告較少,裴教授對於中國金融領域財富黑幕的研究恐怕只是揭開了冰山一角。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AP)
許多台灣精英看好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但裴敏欣指出,中共根本無法改變權貴資本主義所依附的政治和經濟體制,因為這些體制正是中共得以壟斷權力的基礎。(AP)

2017年6月中,中國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警方拘留,這是一個權貴資本主義惡性膨脹的新案例。吳小暉是鄧小平的外孫女婿,他控制的安邦集團所有權結構非常模糊,許多股權表面上歸吳小暉的家人和朋友,其實安邦背後有其他有錢有勢的人物。吳小暉遭到羈押對中國和美國都具有重大影響,在過去10年中,安邦的資產增加了3,000倍,從1億多美元漲到3,000多億美元。近年來在全球各地大舉開展收購活動,2013年,該公司斥資近20億美元收購了曼哈頓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吳小暉遭羈押是中國政府對安邦進行調查的一部分,中國的保險業近幾個月來一直處於動盪之中,今年4月,反腐調查人員宣佈他們將聚焦於保險業,尤其是最高保險監管機構。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遭到調查,之後被解職。吳小暉遭到羈押之際,正值中國政治上處在一個很敏感的時期。中國共產黨將在今年秋天召開19次代表大會,在會議舉行之前幾個月,習近平把保持金融和政治穩定放在了首要位置,這樣他就可以順利打破慣例,將自己的任期延長5年。但是,假使習近平能再做十年領導人,中國體制性的權貴資本主義會有徹底改變嗎?

*作者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

《出賣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起源與共產黨政權的潰敗》書封。(八旗文化提供)
八旗文化即時推出裴敏欣教授新作《 出賣中國: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與共產黨的腐敗問題》,從理論上系統地說明,為什麼在中國現有制度下,「沒有最腐敗,只有更腐敗」。(八旗文化提供)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