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席了劉文雄出殯儀式

2017-08-06 13:27  民報
 
已故前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在台北政壇是難得的一位穆斯林。 圖/民報資料照片 郭文宏攝
已故前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在台北政壇是難得的一位穆斯林。 圖/民報資料照片 郭文宏攝

8月3日在台北清真寺舉行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的出殯儀式,這是我第一次出席一位穆斯林的出殯典禮。不過不是第一次來台北的清真寺,我們與現任董事長馮同瑜有多年的交往。

因為劉文雄不是綠的,為此我也受到個別網友的批評。

我與劉文雄是前幾年才認識的。在這以前的319槍擊案,我在文章中還曾批評過他。批評不等於是敵人,何況我們後來還有合作關係。那時我們成立維吾爾之友會,他是政治人物中難得的一位穆斯林,與維吾爾人有共同的宗教信仰,所以邀請他出席我們的記者會,展現台灣民主社會的多元化與對中國人權的關注。他爽快的答應了,也的確來了,並發表談話。

劉文雄在談話性節目的表現,我也在觀察,雖然理念上有不一致的地方,然而還是有許多共同點,至少他們沒有像國民黨政治人物那樣傾共、媚共,那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可以合作而要在彼此間畫上一個敵我的界限?

在國民黨拉攏下,大部分親民黨政治人物投向國民黨,劉文雄沒有因為貪圖利益這樣做。這點我敬佩他的真性情與政治道德,不是隨風倒的政治人物。

共產黨由弱到強最後打敗國民黨,除了武裝鬥爭,就是政治上的統戰,除了蔣介石「獨夫民賊」之外,其他都是共產黨爭取的對象,以孤立蔣介石。所以後來到北平的國民黨談判代表全部投共(有的本來就是共諜),再後來甚至連擔任過「代總統」的李宗仁都遠涉重洋去投共。

我們台灣經歷黨國一個甲子的統治,國民黨控制了台灣的要害部門,至今尚有盤根錯節的勢力,還對廣大民眾進行長時間的洗腦。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有什麼理由不與可以合作的朋友合作,共同對付國民黨及其背後的共產黨?台灣有純種的台獨派,獨力進行改革或革命的可能嗎?我們是朋友越多越好,傳達我們的理念;還是只為了彰顯我們是真正的台獨,別人都是假的,或者是不純的?這種彰顯的目的又是什麼?真的是為了台灣的獨立建國?

在我看來,只要反對中國的統一,即使是目前反對而未來贊成,都可以是我們在目前的合作對象。大家合力抵制與對抗中國的霸權。至於是認同台灣國還是中華民國,那是將來可以通過民主機制解決的問題。不要因為現在大敵當前,內部先為此而鬥得你死我活,給敵人可趁之機,那不正是中國最喜歡的嗎?美國人如果看到台灣內部對國家認同這樣的分歧,要他們怎樣支持台灣?如果缺乏這種大戰略與具體策略,而是滿足於嘴炮與互相謾罵,台灣建國就不可能實現。

在出殯儀式上我見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這是第一次面對面說話,我對他是批評遠多過稱讚。不過他還是對我說:「我們要不分黨派,不分宗教信仰,共同維護台灣這塊土地。」我認同宋楚瑜這番話。

我也觀察出席的政治人物。雖然沒有看到國民黨的現任重量級政治人物,不過後來媒體報導未來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有出席。顯然他也想爭取親民黨的合作。可是馬英九、金溥聰、洪秀柱、朱立倫都沒有看到,顯見國民黨的馬系與「同表派」還與親民黨保持相當距離甚至對立。我看到的是王金平、吳伯雄、林豐正等國民黨老人。倒是綠營的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立法院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與基隆市長林佑昌有出席,展現民進黨的格局。

雖然媒體有報導參加穆斯林出殯活動的一些注意事項,然而我仍看到沒有遵守這些戒律的來賓,說明台灣人對穆斯林還是了解不多。在我們開展新南向政策與吸引穆斯林遊客來台灣的時候,國人還需對此要多加了解,才避免引起「不尊重」的誤會而影響我們的國際形象。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