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有沒有司法獨立?

2017-08-25 10:15  民報
 
九七後,中國多次「釋法」干預香港司法。如今再發展為由香港本地法官來「加強無產階級專政」了。圖為本次被判刑的雙學三子之一黃之鋒。圖/民報資料照
九七後,中國多次「釋法」干預香港司法。如今再發展為由香港本地法官來「加強無產階級專政」了。圖為本次被判刑的雙學三子之一黃之鋒。圖/民報資料照

這裡要先講一個小故事:中英簽訂有關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以後,中港之間當然要加強交流。我的母校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在香港樹仁學院(現樹仁大學)開設培訓班,吸引想到中國發展業務的年輕律師。後來我們的人大校友會奉人大校長之命,將這批「畢業生」納入校友會裡。某次,我們的會長應邀到深圳出席這批培訓學生的結業典禮,回來對我說,有一位培訓生代表上台講話時,居然說要加強「無產階級專政」。當時離九七還有好多年,我們都感到不可思議,現在想來,我們還是太幼稚了。我是校友會的第一屆理事,到九七前,這些年輕律師進入校友會成為理事,好幾個是建制派民建聯的黨員。

最近香港上訴庭對雨傘運動「雙學三子」的判刑,引發強烈反彈,就是因為香港「加強無產階級專政」了。8月20日出現14萬人的遊行抗議活動,是雨傘運動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其實在這判決以前前2天也有對社運工作者13人的判刑,只是他們名氣沒那麼大。司法流氓的得寸進尺,終於惹毛了香港民眾。現在這16位成為香港第一批良心犯,而且都是年輕人。老一輩的民主派人士應該感到慚愧。當然,共產黨也不會放過老的,接下來的「佔中三子」有兩位中年教授與一位老年牧師,已經有人叫囂不能放過他們。

這兩項顛覆性的判決,讓不少人質疑香港還有沒有司法獨立。大律師公會與律師會居然罕有的為此判決背書,聲稱沒有政治力的介入。律師會內部情況複雜,已經不寄予太大期望,然而大律師公會也如此,實在使人吃驚,如今內部也爆發爭議。

幾個月前,維護過年期間旺角攤販向鎮暴警察抗爭的3位人士,因為參與丟擲樹枝、寶特瓶而被控「暴動罪」重判3年徒刑後,我問過一位泛民的老朋友:你對香港的法治還有信心嗎?我這裡問的是過去港英時代留傳下來的法治。他說有信心。理由是對香港的法官有信心。但是一旦這些港英培養的法官退休以後怎麼辦,他也說不下去了。如果要靠法官而不是制度來維持司法獨立,那已經是人治,怎麼是法治呢?

過去香港對法治的信心,還在於有許多外籍法官,除了為官清廉外,他們還不吃中國特色的「人情」這一套。基本法也特別允許保留這些外籍法官。現在從九七前的70位殘留剩下7位。他們獨立性的判決,多次引發親共人士的叫囂,揚言要把他們趕出去。法官也是人,有人性的弱點,中共又最善於操弄人性,現在連西方政客也害怕中國流氓的的逞強霸道,有的甚至被收買,何況還呆在中國殖民地的香港。至於華裔呢?

而這次判決,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指責「重奪公民廣場」的「奪」字有暴力意味。這種咬文嚼字根本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請問,各項賽事中奪取錦標都是暴力嗎?民主選舉爭奪議會席位也是暴力嗎?淺薄的漢語常識做這種解釋,而且是在莊嚴的法庭上,真是丟人現眼啊。他還聲稱這個宣判要打擊「歪風」,這不是共產黨的政治語言嗎?從這裡就可以嗅出背後的政治味道。

這個法官還被揭發在佔中發生後,曾經出席明顯反佔中、與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關係密切的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聖誕晚會,擔任主禮嘉賓,違反《法官行為準則》。這顯示了他的政治傾向。

九七後,中國多次以「釋法」來干預香港司法,去年的釋法內容乾脆是為香港立法,從而拔除北京所不滿意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如今再發展為由香港本地法官來「加強無產階級專政」了。是不是未來香港的法庭也要向國營企業那樣,由黨委來領導?

14萬人上街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紛紛表示判決沒有政治力介入。然而北京與港共政府對基本法的踐踏,他們講的話還有任何公信力嗎?沒有獨立人格,就沒有公信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