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

中共現在是極右的法西斯組織,然而全球的左腳都向它靠攏,簡直莫名其妙,精神分裂。

向中共繳械?美自由派:奪取台灣是中國的大獎賞

 2017-08-26 19:00  民報
 
台灣衛星地圖。取自/美國NASA/ Jeff Schmaltz/Wikimedia Commons
台灣衛星地圖。取自/美國NASA/ Jeff Schmaltz/Wikimedia Commons

自由派成為西方歷史主流思潮,原本是為了打破封建閉鎖的社會架構,從而興起的一套進步思想;然而,自由派如果成了只求自保,為專制權開脫罪行的反自由行徑,其實就是矮化自我作賤。《台灣守望》(Taiwan Sentinel)總編輯寇謐將(J Michael Cole),8月23日發表一篇書評文章,名為「自由派關於台灣問題的大敗筆:回應作者愛德華.魯斯」(The Liberals’ Great Failure on Taiwan: A Response to Edward Luce);該專文嚴厲批評自由派作家魯斯,幾乎全面採用中共宣傳喉舌的觀點,認為台灣是中國固有領土,美國不應成北京統一台灣的絆腳石,還說統一台灣是中華民族的大獎賞。以下為專文內容的分析表述。

打從2016年11 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一些英文新書大肆聳人聽聞指出,西方勢力沒落了,還說自由民主價值已經撤守;不少持這類言論書籍,大舉躍昇為暢銷書。特別是其中一位作家,曾被美國經濟學家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譽為立論「精闢透徹」,期期然可望成為西方自由價值鬥士;不過這位作家關於台灣問題論述,概皆全盤錯謬。

今年6月剛推出不久的一本新書,名為《西方自由主義的撤守》(The Retreat of Western Liberalism),作者為愛德華.魯斯(Edward Luce),英國《金融時報》的專欄作家。魯斯在書中當然一如外界預期的,為其所標榜的自由理念發聲;然而,談到台灣問題時他卻暗示指出,台灣面臨的存在威脅,是美國保守陣營蓄意製造,且被牽著鼻子走。該項被誤導的台灣問題;將帶來終極危險,而且會形成一股非自由走向的牽引力。

幫助民主台灣,對抗中國極權勢力入侵,不正該是自由陣營,衷心樂於從事的志業?台灣是和平民主化的少數成功例證,也是亞太地區最有活力的民主國家;並成為區域裡面媒體環境最自由的國度。台灣之存在,所樹立的民主座標,或多或少,激勵一些亞洲國家在其內部獲致點點滴滴的政治民主化進程。

打從1996年台灣總統民選以來,台灣經歷3個階段的政權和平轉移;從而確立自己成為亞洲年輕民主國家;相較於全球民主勢力的退潮(包括一些西方老牌民主國家),台灣的確有其傲人之處。

台灣問題遠比恐怖主義危險?

如果說,台灣很危險,這未免太嘲諷。一則,台灣並沒有用軍事力量入侵鄰國;其二,台灣一直不放棄任何可能機會,全程參與國際間的重要組織活動。其三,台灣的不凡之處,在於它面對困難時,仍保有強韌的適應力。

魯斯並沒有從這個角度看待台灣,反倒認為台灣的主權狀態,以及尋求自決,是和平的絆腳石;冷戰遺緒延續;想依靠川普之類,瘋狂非自由理念的領導人,來獲取生命的苟延殘喘;這位美國自由主義作家的敵視台灣偏執,著實讓人嘆為觀止。

基於某種理由,魯斯將台海問題,看得比其它多事地區,來得更容易爆發戰爭;例如以巴衝突、北韓流氓國家、伊朗、敘利亞,以及巴基斯坦,甚至遠比恐怖主義來得嚴重。台灣問題,被費解對待,遭到不受歡迎的放大檢視,好像「台灣是個罪魁禍因」,正在威脅美國的自由主義。

魯斯將美中部份戰爭場景,設定在2020年,並將台灣視為其中的火藥庫。難道只因為,川普接了一通來自蔡英文的祝賀電話;後續川普還用貿易戰語氣說道,要用承認台灣獨立手段,來威脅中國在經貿逆差問題讓步。他說,華盛頓外交專家的作法,置美國於高度險境。

究竟魯斯這位美國自由派的合格證書,被丟到哪裡去了?一位和平國家的民選總統,以及做為美國長期盟邦的台灣,透過10分鐘通話,祝賀對方當選總統,竟然被說成「挑釁」、「危險至極」;就連川普與習近平會面時,批評中國竊取美方的智慧財產權是個盜賊;如此的重話,都沒有受到魯斯嚴厲譴責,卻把台灣和平領導人,說成麻煩製造者;這種粗鄙論述,難道是說,要跟專制獨夫雀躍嬉戲才算okay?

之後,魯斯編造故事指出,由於川普不情願認可「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譯註:事實上早就背了),導致2020年的美中戰事終於爆發。美國驅逐艦在南海遭擊沈;另一方面,美國則大規模攻擊中國的海軍基地。究其禍端,皆出自台灣問題;這場美中戰火之所以避免擴及全球,所幸因為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出面調停。至於,台灣的參戰角色如何,書中隻字未提。

充當中共傳聲筒可疑史觀

寇謐將解讀指出,魯斯認為最早埋下美中衝突的禍因,始於1995-1996年間發生的台海危機。當時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獲邀訪美;中共隨即佈署導彈瞄準台灣。當時的克林頓政權 ,則出動航母戰鬥群前往台灣海峽,藉以阻遏中共意圖入侵台灣。後來的台海危機雖然平靜下來,卻刺激北京快速推進軍事現代化步調。

到了今天,中國發展出自己的航空母艦,還擁有反介入/反區域封鎖(Area-Denial/Anti Access, A2/AD) 的戰術武器攻防能力。魯斯還引用長期主張「棄台論」的澳洲中國通懷特(Hugh White)的部份觀點與內容,藉以說明美軍支持台灣,是個風險高的冒進舉動。

魯斯接下來說道,台灣對北京而言是個「大獎賞」,而華盛頓則是中國奪取台灣的「最大障礙」。他並說道:「(美國)轉向中國的領土觀點,重新看待台灣問題相當重要。」魯斯的這項觀點,致台灣2千350萬人於何地,難道台灣人無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再者,中共獨裁者向來壓制任何批評,也不允許國內有其它任何的政治選項;一旦中共願意開放允許人民自由表達權,相信中國不會一再堅定不移認為,台灣是中國人首要的收復目標;不過,魯斯對於此一公道觀點,絕口不提;然而,這正是自由主義應該挺身捍衛的自由精神。悲哀的是,這位美國自由派竟告訴我們,必須從「歷史上最成功的專制政權」角度,重新看待問題。寇謐將反問道,關於柬埔寨過往的殘暴鎮壓史,難道必須採用鎮壓者波布(Pol Pot)政權角度?關於南歐巴爾幹歷史,難道必須採取南斯拉夫獨裁者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立場解讀?

正如美國許多自由派的習見觀點,魯斯也認為台灣問題是冷戰的遺緒,令人聞之走避。另外,他認為「台灣自古屬於中國」,美國以及世界上其它國家,也都這樣看待。事實上,這是對美國「一中政策」的誤解;一中誠然表達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觀點,卻不認為中國擁有台灣主權;換言之,美國採取「台灣地位未定論」立場,並認為台海問題,必須和平解決。魯斯採取中共宣傳觀點,認為台灣1949年之後,從中國分裂出去,這完全是中共官方說法,不值得一駁。

美國對台「安全保護傘」的因與果

魯斯認為,美國應該尊重中國版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換言之,外部勢力不得干預中國內部事務,否則將被視為侵略行為);他並採取中國宣傳戰的反芻(regurgitate,即還沒完成消化就重新吐出咀嚼)觀點說道,「台灣問題是中共最大的未竟事業;」還說,「美國居中作梗。」

令人費解的是,魯斯一直強調美國是北京統一台灣的最大絆腳石(譯註:事實上,美國只提供台灣一套外加安全保護傘,真正的第一線力量,還是要靠台灣內部),卻無法提出細部論證,好像只是在重複中共宣傳戰,五音不全的鸚鵡學舌。事實上,追求人性自由價值,才是台灣人拒絕被中共強統的真正根源。台灣人想要追求自決,保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這豈非自由主義者標榜者,魯斯所應極力加以捍衛者;照理說,他應該支持台灣繁榮起來,才有力量對抗中共專制入侵。寇謐將指出,美國撐起這件台灣安全保護傘,並非美國強加與樂為,根本原因是「台灣人不願意被極權中國吞咽。」

專文作者寇謐將指出,在這個重要時刻,應讓美國自由派認識到,保護台灣是個有價值的自由事業。目前,美國保守陣營在這個立場上,取得領先地位;究其原因並非保守派,多麼積極從事一項「非自由努力」(illiberal endeavor);事實上,是美國自由派,根本在台灣安全問題缺席,無所作為。習近平所代表的中共政權,披上改良派的修正主義外衣,骨子裡卻是個擴張主義的專制強權,魯斯等美國自由派人士不察,為中共敲起鑼鼓一片叫好,還將美國對台灣民主提供的「安全保護傘」,污衊為助長「不自由事業」。作家魯斯展現如此可悲心態,讓寇謐將認為,他沒有興致卒讀魯斯的滿紙荒唐言。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