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2017 14:10

No.571 提倡文言文: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反動 [林保華]

極光製圖
 
台灣教育部審定高中課綱的「國文」課程,對文言文比重要佔多大比例有很大的爭議,差距從30%到60%不等。各有各的理由。
 
然而我們明白,上學的目的是「學以致用」,那麼我們日常的說與寫來表達我們的意思,是以白話文為主,還是文言文為主?如果是以白話文為主,有什麼理由文言文要佔50%以上?30%都可能太多了。主要也是用以了解某些成語的典故與運用,即使寫公文,現在也很少用「敬啟者」或「孔子曰」那一套。

我不否定文言文學好,對寫作有一定幫助,我在印尼讀高中時文言文課程很少,然而我會去背課外的唐詩宋詞,並且喜歡上寫作。然而有多少人須靠寫作為生?相信現在就是寫情書也都很少人了,如果還寫幾千字情書的可能會嚇跑情侶。即使《尺牘》之類,我不曉得書店裡還有沒有賣?
 
何況高中也只是打基礎而已。真的對文言文有興趣,盡可以到大學裡去讀中國文學系深造。就是不讀中文系,也可以在課外來滿足閱讀的興趣,就像業餘的歌唱與繪畫。現在主張提高文言文課時的,主要都是「國文」老師,但也不能因專業偏愛,強加在多數學生身上。有些則是像馬英九那樣,只是為了政治上的目的,連接上中華傳統文化來證明他的大一統思想,另外就是賣弄文字,讓人覺得他既是「文質彬彬」,又是如何的莫測高深,例如用「邪猈者枭叫狼嚎」之類鬼話來嚇唬人。
 
對文言文的崇拜,讓我回顧98年前的五四運動,它首先是作為一場新文化運動而興起,以後才逐漸政治化。而這個新文化運動的一個主要內容,就是白話文運動。當然,作為一個運動,有時也有過激的地方,例如「打倒孔家店」等於完全否定孔子是過頭了;然而馬英九穿上長袍馬褂親自祭孔,是不是更加荒唐與噁心?還配合中國對外進行文化侵略的孔子學院。
 
民進黨執政強調了台灣主體性,可是在教育上還要為中國文言文的課時進行大辯論,不但沒有意義,也可以說是荒唐的事情。僅僅就是馬英九前幾年提倡多讀四書五經,我們提倡少讀就不會錯,因為馬英九是一個「包藏禍心」的人。
 
當然,少讀文言文,其他時間就應該多讀別的書籍來增加我們的知識,跟上時代的變遷,尤其科技發展一日千里。過去對五四運動的「民主」、「科學」兩個主題,對「民主」的必須體會多一些;如今則對「科學」更有體會,尤其科學的內容廣闊過科技。將來能夠打敗共產專制政權的,也許主要不是民主,而是科學。而白話文正是科學的、日常實際運用的語言工具,而文言文則是少數人藝術式的興趣,捨本逐末,就是不科學的表現。
 
現在還有人主張即使學習文言文,也應該不能讓儒家來壟斷,還應該包括墨家與老莊,就是「無父無君是禽獸」的楊子學說,我們也應該了解它的真諦,不能隨著儒家轉。我本人喜歡老子的無為與辯證,台灣很需要從這裡學到一些治國之術。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