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英方與中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被形容為「英談中判」。Getty Images

香港回憶錄之「英談中判」

2017年8月5日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續前期)為了穩住投資信心,中共一再宣示他們的政策如何寬大,如何五十年不變。總之,說盡各種好話。開始說,香港只要改換一面旗子就可以了;後來又說,還要換一個總督。為了安撫香港人,鄧小平解釋「港人治港」,說是只要愛國,奴隸主、封建主都可以治港。由於擔心黑社會搗亂,1984年的幾個月裡,鄧小平三次接見美籍華人與香港名流時,大讚黑社會也有愛國者。中共更編出故事說鄧小平訪美時,那裡黑社會裡就有「八百壯士」保護鄧小平的安全。

 

政策百態

 

為了避免資金撤離香港,鄧小平表示中國有能力管治好香港。外國人做得到的事情,中國人一定做得到;外國人做不到的,中國人也做得到。果然,九七前英國人保持了香港的穩定,九七後中國人破壞了香港的穩定。

1983年中國邀請香港的市政局議員黃夢花到中國訪問,承諾解放軍不會進駐香港,但是1984年5月25日上午,鄧小平在接見港澳區的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時,大罵當時的人大副委員長黃華與耿飆「胡說八道」,香港怎麼可以不駐軍?因為駐軍才可以體現主權。

到底黃華、耿飆說了甚麼惹惱鄧小平,至今還是一個謎團。當時鄧小平似乎已經控制不住自己,越講越起勁,就如當年的人大校長吳玉章,要由旁人點醒,可是誰敢點醒鄧小平?

坐在鄧小平旁邊的《大公報》社長、人大代表費彝民非常緊張,又不敢制止。到鄧小平罵完後,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出來關照記者不要傳回香港,但那時香港在中午前都已經看到新聞的實況轉播,股市立即暴跌。費彝民四年後就心臟病發作逝世,不知是否與此有關?當時香港有個大大公司,居然以「胡說八道」在各大報章刊登大廣告來宣傳自己的公司。

鄧小平當時指定四個人有權可以代表中央講香港問題,但是居然沒有黨的總書記胡耀邦。當時我預感是不是鄧小平對胡耀邦不信任了?

一直到香港主權轉移20週年,我回顧當年的談判情況與中國的逐步背信。才警覺到當時認為鄧小平在黨內鬥爭中出軌的判斷是錯誤的。由於駐軍問題是大問題,也是香港人最害怕的事情,所以鄧小平借大發脾氣痛罵兩位人大委員長,讓其他人根本不敢出聲,就默認鄧小平推翻當年不駐軍的承諾。這是指桑罵槐的手段,黃華與耿飆只是假的目標,真正的目標是香港人與英國政府,大家全上當了。

1984年7月底,英國賀維再度訪華。7月31日,鄧小平會見賀維時說:「……根據香港和台灣的歷史和實際情況,不保證香港和台灣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就不能保持它們的繁榮和穩定,也不能和平解決祖國統一問題……」

這個恐嚇嚇倒英國官員,遂匆匆在9月26日草簽《中英聯合聲明》和三個附件,12月19日,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與中國總理趙紫陽在北京簽署關於香港問題的《中英聯合聲明》。這個談判,有人形容就是「英談中判」。

 

大搞統戰

為了孤立英國,中國大搞統戰,一種是邀請名人到北京,由鄧小平親自威脅利誘,當時有「十二金釵」之說。還有耳語說,李嘉誠被召見後,還沒有回到香港,就在北京打長途電話回香港要手下出清股票。哪裡知道所有電話都被中共監聽,消息洩露出來,更讓那些名人不敢亂說亂動,只能講中共的好話,穩住投資信心。「安定繁榮」成為中共最時髦的口號。


▲為了孤立英國,中國邀請名人到北京威脅利誘進行統戰,香港首富李嘉誠也在名單上。Getty Images

另外,新來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大肆請名人吃飯進行統戰。為此我在《信報》的專欄寫了一篇〈革命就是請客吃飯〉,將毛澤東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反其道來戲謔許家屯,許家屯的回憶錄中也記下這一段。

當時除了國民黨的《香港時報》為反共而反共外,站在「香港本位」立場的《信報》客觀上自然也是反共的,影響比《香港時報》大許多。即使如此,到了夏天,許家屯一樣派人送荔枝到報館來進行統戰。傳說許家屯也請林山木、駱友梅(發行人)夫婦吃飯,起初被拒絕。《明報》著名的反共怪論作家哈公,許家屯也請吃飯,哈公沒有拒絕,飯後他對我說:「飯照吃,共照反。」我引為經典之言。這是呼應中共所謂五十年不變的「馬照跑、股照抄、舞照跳」。

中共為了顯示尊重資本主義制度,美國飛虎隊隊長陳納德遺孀陳香梅妹妹陳香桃參與的大富豪夜總會1984年12月12日在尖東開幕,本來許家屯要親自出席,臨時覺得不妥,才改派副社長李儲文,在那裡宣傳「舞照跳」,但是被挖苦為「雞照叫」,因為有人戲稱那裡是「高級雞竇」。

李儲文是中共地下黨員,卻在上海國際禮拜堂(衡山路烏魯木齊路路口)擔任牧師,不知道多少同行與教友被他出賣。文革期間紅衛兵抄家才抄到他的真實身分,後來只能調到上海市革委會的外事處,許家屯來香港後,他被派來香港擔任新華社副社長。但是對這樣長期隱藏的地下特務,我怎麼會有好感?他的話,能相信嗎?包爾漢、趙樸初、傅鐵山等都是隱藏在宗教界裡的共產黨地下黨員。中共的這種做法,我是非常非常的反感,所以我從來不相信中共統治下的宗教是真正的宗教,而是中共的統戰機構、間諜機構,除非是地下教會。

大富豪夜總會也極盡豪華之能事,根據我從左派朋友那裡聽來的消息,當時經過香港出國或回國的紅二代,都找機會去「見識」,包括賀龍、廖承志的後人,他們說,「太子女」也進去,使那裡的小姐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她們接受的是為男性服務的訓練。香港的中資機構,來香港的中國招商團,也都紛紛以「認識資本主義」為名到大富豪「腐化」一下。

當時另一位在左派機構工作的朋友告訴我,她的一位在國內退休出來而有一定級別的朋友在灣仔灣景中心的華潤招待所工作,擔任樓下大堂的管理員,上司叫他在客人離開後,要搜查他們的房間裡有沒有留下反動雜誌或色情雜誌,以便上報。這位管理員發怒說:「一個月才兩千塊錢的人工,還要我兼做特務?」

當時左派機構多集中在灣仔,例如華潤、《文匯報》、《大公報》等,中國派來的代表團都在這些地區居住與活動。這些地區街道旁的垃圾桶裡面丟進去最多的雜誌是色情雜誌《龍虎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