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律師公會的「驚蟄」

2018-01-01 11:05  民報
 
香港的天氣雖然還沒有步入嚴寒,然而香港的司法獨立已經蟄居,原因是「一地兩檢」爭議的大戰,中方傾中央之力,扼殺香港僅存的法治。北京人大常委會一句他們是「一言九鼎」,就廢了香港《基本法》。(圖/創用CC授權)
香港的天氣雖然還沒有步入嚴寒,然而香港的司法獨立已經蟄居,原因是「一地兩檢」爭議的大戰,中方傾中央之力,扼殺香港僅存的法治。北京人大常委會一句他們是「一言九鼎」,就廢了香港《基本法》。(圖/創用CC授權)

香港的天氣雖然還沒有步入嚴寒,然而香港的司法獨立已經蟄居,原因是「一地兩檢」爭議的大戰,中方傾中央之力,扼殺香港僅存的法治。北京人大常委會一句他們是「一言九鼎」,就廢了香港《基本法》。

所謂「一地兩檢」就是中共要香港興建通往中國的高鐵,在香港土地的高鐵站大樓上,設立香港海關與中國海關兩個檢查站,中國的那層不但中國派司法人員進駐,而且完全行使中國法律。這就等於香港把這塊土地與司法管轄權割讓給中國。而在《基本法》中,完全找不到它的法源依據。人大常委會遂通過決議強制實行。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人大常委會上也不得不承認這是香港的「新情況」,而無法在決議中引用《基本法》。但是香港的愛國太監們,卻胡亂拉扯基本法的某些條文作為依據,露出他們的無知與無恥面目。

人大通過決議後,引發香港社會嘩然,然而大律師公會居然默不作聲,不像以前遇到北京踐踏香港司法獨立案例時,會穿黑袍遊行或發表抗議聲明,顯示大律師公會的獨立性、權威性與公正性,已經隨著香港的「中國化」而逐漸喪失。

其實在今年8月香港法庭判決「雙學三子」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因為雨傘運動佔領公民廣場而入獄時,香港律師會與大律師公會,居然發表聲明表示未見外力介入,即沒有政治力介入。律師會早被中共滲透,然而連大律師公會也如此,可見香港身陷法治危機。

大律師公會的這個表現,與現任主席林定國有關。他因為害怕得罪中國,一直迴避香港面臨的法治危機。在「一地兩檢」問題上竟然拒絕發表評論!

可是正巧現時面臨大律師公會領導班子的改選,林定國欲圖連任主席,並且組織競選團隊,為了拉票,居然把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大律師的兒子李祖詒大律師也拉進去。

林定國的表現令大律師公會許多人不滿,包括李柱銘在內,另推英籍的著名人權大律師戴啟思(Philip Dykes)出來與林定國競爭。他們了解,老外比較有抗壓性,因為他們缺少中國人的奴性基因。戴啟思的女兒是英國駐黎巴嫩大使館的官員,12月中旬剛剛在黎巴嫩被計程車司機性侵殺害,然而戴啟思不顧喪女之痛,毅然為了維護香港法治而參選,贏得各界敬佩。

面對戴啟思的參選威脅,林定國為了選票,不得不同意發表聲明。12月28日深夜,大律師公會如同在驚蟄中甦醒,發表強硬聲明說,「這並無前例的舉動,是回歸後在香港特區落實執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實施及法治精神」。為此,香港那一夥奴才奴婢,又胡亂發聲為主子辯護,而醜態畢露。然而如果林定國當選,會不會在選後又故態復萌?這才是大律師們必須關注的。

也正是12月28日那天,李柱銘應邀來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演講。那天我在台北見到他時,對他說,我最近寫了一篇「香港正在『驅逐鬼佬,恢復中華』」,他點頭表示認同。談到大律師公會,他對我說,他的兒子在對方陣營,並且露出尷尬的表情。果然在報上也看到這則新聞。

然而對流氓中國來說,大律師公會又算什麼?「我是流氓我怕誰?」中國有強大的軍力與天不怕、地不怕的強力部門。香港人只能且戰且退,而更多人被收買也會是事實。面對寒冬,香港人不能自亂陣腳或被分化,要像松樹般的挺立,等待機會與國際局勢的急劇變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