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浸會大學的普通話風波
2018-02-03 13:57  民報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完整介紹]
浸大當局不但沒有盡到維護學生安全的責任,竟然把其中的兩位同學下令停學,香港黨報則開展文革式的革命大批判。香港港共政府,自然也不會出來制止這種野蠻行為;即使學生有社會輿論的聲援,然而絕大多數媒體,已經被中共收買,因此聲援呼聲顯得不夠強大。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劉子頎、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圖/截自立場新聞
浸大當局不但沒有盡到維護學生安全的責任,竟然把其中的兩位同學下令停學,香港黨報則開展文革式的革命大批判。香港港共政府,自然也不會出來制止這種野蠻行為;即使學生有社會輿論的聲援,然而絕大多數媒體,已經被中共收買,因此聲援呼聲顯得不夠強大。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劉子頎、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圖/截自立場新聞

前年開始,中國流氓政府以殖民者的暴力行為,拔除一批新當選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到最近再以人治手段,全面篩選參與補選的非建制派議員,在沒有法源與講不出理由的情況下,封殺某些參選人。

在逐步清除政治上的反對派後,他們沒有忘記也要剿滅具有獨特性的香港文化,這是中西融匯的文化,也是嶺南文化的外延。這方面先從語言下手,與對付圖博人、維吾爾人的手段類似。那就是強制性的推廣普通話(即台灣所謂的「國語」)。這點,也使台灣人想起黨國統治時代,對台灣河洛語、客家話、原住民語的打壓;不過中共的打壓,當然勝過蔣家黨國。

九七前夕,中國已經實質上,控制了各個大學的校長,然而現在要求更高,還要校長會拍馬屁才合格,否則請便。於是有的校長,格外賣力拍共產黨馬屁,迎合北京的「愛國」要求。香港浸會大學兩年前,就規定學生要進行普通話考試,不及格就不能畢業。說普通話的標準程度本來就很難訂定,而且浸大規定嚴格的要求,最近一次測試,學生中只有3成及格,這意味著有7成學生,將因為普通話講不好而不能畢業!

普通話的標準程度本來就很難評分,比如毛澤東的「普通話」,我都聽不懂,他也不能畢業嗎?而且中國有一句俗語:「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廣東人講官話。」道盡廣東人講普通話的難處。但是「國際學生」不在考核之例,他們大多數就是中國學生。然而即使是本地學生,如果是來自學費昂貴的國際學校,也不必進行普通話考核。浸大的做法簡直就是故意為難本地學生,而且是讀不起國際學校的相對貧窮的學生,所以有的學生,大呼後悔進浸大讀書。

為此不久前有一批學生,為了表示抗議而佔領普通話中心,吵吵嚷嚷中難免有粗口出現,引發風波,不但校長揚言要嚴肅處理,連黨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也發表社論,上綱上線說這種抗拒普通話的行為,就是「港獨」。其中有的學生到廣州實習時被黨報點名,惹來一批網絡流氓喊打喊殺,嚇的這位學生立即放棄實習回到香港,害怕在無法無天的廣州,丟掉自己的小命。

浸大當局不但沒有盡到維護學生安全的責任,竟然把其中的兩位同學下令停學,香港黨報則開展文革式的革命大批判。香港港共政府,自然也不會出來制止這種野蠻行為;即使學生有社會輿論的聲援,然而絕大多數媒體,已經被中共收買,因此聲援呼聲顯得不夠強大,何況浸大當局不是傾聽社會輿論,而是在港共黨報的指揮下行事,完全喪失學校自主、教育自主。最後,兩位學生只能出來向道歉,實際上是向中國流氓道歉,我們為這些同學受到的屈辱而黯然,可是校長則表示「欣慰」,是否得以復學,恐怕還要等中國流氓的指令。

這種做法必然會使香港人,更加愛惜香港價值,未來的反抗也會更強烈,然而還是要等機會而不能吃眼前虧。

對比國共,國民黨當時用罰款來打壓台語,顯然「客氣」一些。看看現在中國流氓對香港的政治封殺與文化打壓,台灣人應該深思,把「拒共」當作最重要的任務,如果現在還只顧眼前利益而爭權奪利,傷害到台灣內部的團結,不但愚蠢,而且勢必放任有些人或明或暗與共產黨的勾結,那麼將來降臨到台灣的災難,會比香港更加可怕;因為「台獨」比「港獨」多出許多,中國流氓對台灣的鎮壓,也會比二二八更加殘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