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捉維吾爾人辦集中營式學習班

中共這一代的當年紅衛兵與紅小兵正在把文革在中國復辟,其中最野蠻的是用在新疆。因為中共所對付的獨立運動中,首要敵人就是疆獨,其後才是藏獨、台獨、港獨。

林彪曾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頂峰。這話本身就違反辯證法,所以他死於非命。現在習近平果然把馬列主義推向新的高峰。

去年11月,台灣維吾爾之友會參加在總統府前慶祝獨派大佬史明的百歲壽辰活動時,有一位剛去過新疆的台灣人跑來告訴我一些情況:一些維吾爾人莫名其妙突然失踪,隔了一段時間一些人放回來,一些人就繼續失踪;放回來的人說,他們被放在“學習班”裡學習,表現好才可以出來,表現不好的就此失踪了。他說,被抓的大多數是青年。他還聽說,克拉瑪依變成了空城。

提起學習班,我立即想起文革時期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文革期間我在上海被關進去“學習”了兩次:一次是兩派的重要人物,解決對立問題,有沒有壞頭頭破壞,時間長達一個月,住到虹橋中學,一個星期才准回家一次。第二次是要我交代問題,因為有人揭發我回國時在船上向美國記者發表不可告人的演說;因為檢舉太過荒唐,既然是演說,怎麼不可告人?我把船上遇到過什麼人交代一遍,3天學習班就結束。

文革期間被認為敵我矛盾關在牛棚,有問題而還是人民內部矛盾就到學習班,由工人或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進行再教育,表現還可以的就“解放”,表現不好的矛盾性質可以轉化變成敵我矛盾。

現在把這一套用在新疆,意味著新疆已經進入文革的非常時期。而辦學習班用捉人的方式,還有媒體報導像關在集中營,待遇惡劣,那是比文革的手段更加殘酷。有多少人從此失踪可能永遠是個謎。這是在摧毀維吾爾人文化風俗與宗教信仰後新的種族滅絕政策,就像納粹的蓋世太保對付猶太人與佔領區的反對者那樣。是不是有些城市變成空城我不知道,社會瀰漫恐怖氣氛是肯定的,尤其克拉瑪依還是當年的採油、煉油基地。

為此我去問了流亡在外的維吾爾朋友,他的回答是:“目前在我的家鄉東突厥斯坦,情况非常糟糕,很多的小城市和縣村已經是空的了,大部分維吾爾人被抓。全都在監獄或者在‘學習班’,死的人更多,目前中共把我們的家鄉變成了一個地獄。從那些人裡面會有一大部分人死去的……我們估計在這一年之内大概抓去了五十多萬人。”

前年夏天習近平罷免了採取相對溫和政策的張春賢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職務,從西藏調來陳全國,他以強硬著稱,也是最早主張與鼓吹“習核心”,因而在中共19大被提拔為政治局委員。他當然以更殘酷的鎮壓報答習近平,於是乎出現集中營式的學習班。

西方國家對納粹的種族滅絕政策深惡痛絕,然而對共產黨的更惡劣表現卻是有些麻木不仁,難道學習班不會變成變相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是否要等到中共的鐵蹄壓上來西方國家才會醒覺?那時來得及嗎?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8.2.5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