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不是民眾陳抗,而是裡應外合的暴動

2018-04-27 15:55  民報
 
正當共軍在台灣海峽進行實彈演習,軍機繞台威嚇的時候,台灣「八百壯士」的所謂「陳抗」也升級到暴力圍攻警察、記者,導致84名警察與21名記者受傷;他們還且包圍騷擾恐嚇兒童醫院裡的婦孺,影響救護車進出,意圖造成社會不安而遷怒政府。圖/張家銘(資料照)
正當共軍在台灣海峽進行實彈演習,軍機繞台威嚇的時候,台灣「八百壯士」的所謂「陳抗」也升級到暴力圍攻警察、記者,導致84名警察與21名記者受傷;他們還且包圍騷擾恐嚇兒童醫院裡的婦孺,影響救護車進出,意圖造成社會不安而遷怒政府。圖/張家銘(資料照)

正當共軍在台灣海峽進行實彈演習,軍機繞台威嚇的時候,台灣「八百壯士」的所謂「陳抗」也升級到暴力圍攻警察、記者,導致84名警察與21名記者受傷;他們還且包圍騷擾恐嚇兒童醫院裡的婦孺,影響救護車進出,意圖造成社會不安而遷怒政府。

他們有人高喊中國文革時期的「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的口號,大叫「人人有權逮捕警察」,打傷大安分局局長,還到美國在台協會辦事處請願,是要阻止美國海軍陸戰隊進駐台灣嗎?這種「親中反美」的暴動,也充分說明主導者的「戰略眼光」。

他們的「陳抗」技術也非常專業,除了鬼鬼祟祟的蒙面與戴手套打人,還準備好各種工具拖開拒馬,並且組織部隊高唱軍歌衝入立法院。只看到這些人在共產黨面前立正聽訓,卻沒有看到他們運用這種技術打擊共匪,可是對台灣的警察、記者卻大顯身手。這是什麼性質還不清楚嗎?他們領台灣人供養他們的年金進行裡應外合的賣國行徑,對他們的為首分子,不是年金改革的問題,而是取消他們年俸的問題。

他們還好意思與太陽花運動相比?太陽花是和平行動,他們則是暴力。更重要的是,太陽花是否定馬英九政府的投共,而他們卻是以維護個人利益配合共產黨擾亂台灣社會,向政府施壓。明明軍人的年改方案已被九成以上現役軍人所接受,那麼這一小撮人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意圖不是很明顯嗎?這已經是敵我問題,不容混淆。被這些頭頭欺騙的民眾,應該有所醒覺,不要越陷越深。

這些暴徒的行動還得到立法院裡某些國民黨立委的呼應與支持。在聯共制台方面他們何其「不謀而合」?而台北市政府的柯市長還停留在打嘴炮的「研究」階段,與對待本土派的「絕不手軟」態度大不一樣,這也是十分令人好奇,他怕的是什麼?

當局不能只是以「妨礙公務」來處理這個事件,這是有預謀的國安問題。想想他們搶奪記者的相機、證件,然後痛打,甚至噴胡椒霧,這是台灣警察還沒有使用過的手段,但他們使用了。就怕記者報導真相。蒙面與戴手套就是怕被認出面孔與查出指紋身份。這表明他們知道自己所做的是犯罪的事情,還可能是為了長期隱藏。

蔡英文總統表明了絕不低頭,閣揆賴清德也表示了要依法究辦,絕不寬貸。然而過去八百壯士與幫派的類似暴力行為,也做過究辦,然而不是延宕處理,就是輕罰而毫無阻嚇力,尤其罰款更是沒用,因為他們背後有中國的國庫。

更令人擔憂的是,我們國家的領導者似乎還是表面論事,並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些由退伍高級將領領導的暴力行動,難道不是中國第五縱隊顛覆台灣民主政體序曲的一再進行?因為他們所要顛覆的,就是國家的公權力。警察與檢調在查辦他們時,必須追查他們事先的蓄謀計畫,而不應簡單的就事論事,因此必須防止他們串供,否則這些事件絕對不會了結,一直到他們發動政變與佔領要害機關迎接共軍來台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x Cal
  • 怎麼看「422機蛋大遊行」?姚文智說,遊行的主軸很清楚:「守護台灣價值,建設國家首都」。所謂建設的部分,是大巨蛋命運交付公投和拆松山機場(懶得查證詳細,反正狗屁建設隨便說說也沒有人在乎)。主要還是要堅持台獨的路線(現在的新名稱叫「台灣價值」),事實上連守護台獨這項訴求也是假的。最主要還是姚想參選,拿蔡英文來祭旗,柯文哲只是陪祭罷了。姚已50多歲了,已喪失任何謀生技能,困獸猶鬥,孤注一擲。
    如果大家能看清這場運動的真正本質,其實這是台獨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就好比文革中互鬥的兩派,爭先恐後比較誰紅誰專,黨內的議事桌已無法化解分歧,必須升級到武鬥來解決。也就是台獨將內部的分歧鬥爭拉上台北市的街頭。
    一如文革中的兩派要爭出個誰是誰非,事實上爭的都是假議題,真正的議題是中國已無可避免的必須踏上資本主義的道路。而台獨的內部派系鬥爭開始走向白熱化,爭的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台獨真的玩不下去了。
    民報的讀者大概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且聽我解釋。有沒有發現,這兩年,鐵桿兒的深綠獨派,有積極投入研究基因、血統與南島的關聯的,有主張以英文為母語的(原住民倒也幽默,說:「這一百年來,語言都換了三次了,我自己的母語都快失傳了,還要我換?」),但最主要的聲音還是要恢復徵兵制!換句話說,就是台獨人士已經接受「要獨立,就要流血」的事實。而且這群七老八十的老台獨還真的要拿起槍桿來大幹一場(其實大多數都是旅居國外老獨),尤其是最近的民調議題已涉及「你願為台獨而戰?」之類的問卷,聽到年輕人有高達七成表示「願意」,一時士氣澎湃。
    殊不知,「贏得了戰役,贏不了戰爭」(battle vs. war),會走到這一步,也只能說:「It’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台灣價值」。從姚的一己之私,讓我們看到了台獨的進程。如果你還覺得台獨是玩真的,我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