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林保華專欄》國民黨沒倒,台灣尚未好
2018-07-04 06:00
自由時報

今年十一月的九合一選舉,有些綠營人士揚言要教訓執政的民進黨。更有人說,國民黨已經不成氣候,言外之意,綠營再怎麼內鬥都不要緊,這是嚴重的誤導。

二○一四年太陽花學運,提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口號,讓國民黨輸掉地方、中央及立委的選舉。然而這絕對不是國民黨倒了,何況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我們看看國民黨現在在政治、媒體、司法、軍事、經濟等領域還有的影響力就知道了。

國民黨半個多世紀的黨國體制,造就許多高層的軍公教公務員,看看民進黨在教育部許多政策難以推展就明白了。而圖利黨國的規章制度不可能一下修改完畢,因此民進黨的執政並非真正全面執政。國民黨青壯派立委一休會就到北京朝聖,就是認祖歸宗接受使命。

藍營更是掌控台灣的多數媒體。最擅長的就是製造親中反台反美輿論,擾亂台灣人的國家認同。近來假消息通過網路與統媒散發製造混亂,一個月前網路上瘋傳香蕉和鳳梨被亂倒的照片,就是國民黨文青工作會及南投縣黨部幹的。南投是農業縣,由國民黨執政,竟然如此糟蹋自己的果農,豈非喪心病狂?

司法改革進度很慢,一些改革措施還必須通過司法關卡。阿扁擔任總統時說過,法官七、八成是藍的。他們有任期等保障。有些改革可以依靠主觀努力,有些只能等候自然淘汰。有些人以為總統就是皇帝,全面執政什麼都可以做,忘記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做事須按民主程序。而民主正是台灣對抗中國吞併與走向國際的政治資本,不容有失。

馬英九八年營造「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形象,解除軍隊的心防,大量縮編軍隊編制,停止一些軍事研發。中共統戰退將不遺餘力,所謂「八百壯士」的暴力抗爭就為我們敲起警鐘。為誰而戰是台灣軍隊最大問題,蔡總統努力關照軍隊,鼓舞士氣,包括軍人年改中做出一些必要的妥協,取得很大成績,然而情治系統問題恐怕更大。

經濟領域即使盡力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但是中國的磁吸效應與某些財團的唯利是圖是不容輕忽的,因而沒有停止過「以商圍政」。看國民黨與財團的關係,最近一個例子就是台塑集團聘用剛被台北地檢署求刑十年的馬英九愛將李述德做他們的獨董,就可以引發不少遐想了;而國民黨黨產也是深不可測。

蔡英文政府兩年完成過去沒人敢做的年改來充實國家體質,這必須有穩定的國際環境配合,因此兩岸維持現狀是必要之舉,何況政府從來沒有接受九二共識。顯然,台灣還需要進一步清除黨國勢力才會真好,蔡政府尚需努力加快步伐,方不辜負人民的期待。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ders Buch
  • 聰明的選民, 不會被民進黨中的西進派再用此來被"政治綁票"了.
    上次投給民進黨大多數, 結果改革做了什麼? 轉型正義司法正義玩假的, 台灣正名不敢做. 民進黨中的投機派掌權了, 滿腦子只想要連任, 還有在想什麼?
    選了民進黨執政, 政府上上下下還是一堆藍丁丁在當官, 那投給民進黨又有何用?
  • 呆丸哈哈哈
  • 創黨黨員陳福文:民進黨墮落 一言堂很危險
    2018-07-19 中評社台中7月19日電(記者 林谷隆)

    由政轉商的民進黨創黨黨員、前台中市黨部執行長陳福文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民進黨已經變成“一言堂”,全代會上中常委、中執委要選多少人就提名多少人,這是黨內派系協調好、不要競爭“搓湯圓的手法”,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政黨如果走到這裡就是要開始腐敗,派系搓湯圓的代價可能會讓民進黨變墮落。
    陳福文是美國加州多明尼肯大學研究所碩士,擔任過台中市第14、15、16屆市議員,早在1987年就加入民進黨,是創黨黨員,擔任過兩屆民進黨“黨代表”、民進黨台中市黨部執行長等職。2010年台中縣市合併,他尋求市議員連任失敗,於是轉型從商。
    資深球評許維智18日舉行記者會,宣布以無黨籍投入台中市北屯區市議員選舉。陳福文到場表達支持。
    陳福文表示,民進黨員要有雅量接受批評,不能聽到別人批評就拂袖而去。例如北屯區議員有六席,國民黨提三席、民進黨三席,等於是吃定了第三勢力的空間,一般平民沒有參政機會。
    陳福文認為,目前民進黨黨內已經變成“一言堂”,國民黨都還沒有這樣。全代會上中常委、中執委要選多少人就提名多少人,這就是黨內派系協調好、就不要競爭,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政黨如果走到這裡,就是開始要腐敗。
    陳福文強調,這就是搓湯圓的手法,派系搓湯圓的代價就可能會讓民進黨墮落了。我們雖然沒有證據,倒是從提名狀況想當然就是如此。
    陳福文提到,今年全代會上,原本有黨代表連署的“東京奧運正名”的議題,也被黨中央拿掉。去年上百人連署的特赦陳水扁提案,雖然在全代會上被裁示移送中執會討論,但是經過一年都沒有看到中執會有討論赦扁案。
    陳福文透露,他本來要帶領一些人到全代會上質問,赦扁案為什麼被中執會吃案,不然為什麼一年都不見討論。但是圓山大飯店周遭戒備太森嚴,他是民進黨員,不想用衝撞的方式,但是要訂圓山的房間通通都訂不到,讓他連想進入都不得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