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蘋果日報

首先,8月16日《蘋果日報》上刊登的〈應定劉鶴為「一尊」〉被海外媒體極大的曲解,該文中明確寫到「貿易戰如果兩個月內不解決,經濟將直接進入崩盤模式」,小標題中用了個「或」字,前提是不能達成協議,並且是可能進入崩盤模式,而不是我說的中國經濟兩個月內崩盤。
很多讀者的疑慮是,為甚麼是兩個月?因為,11月美國將進行中期選舉,中國在該次選舉之前解決可能對中方有利,而美國總統特朗普並非完全不想在此之前徹底解決中美貿易爭端。如果拖到選戰之後,勢必對中方嚴重不利。
選舉無非只有兩個結果,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或贏或輸。假如共和黨贏了,特朗普和其團隊明顯對打貿易戰更加堅定,因為,自從特朗普對中國打貿易戰以來支持率飆升,經濟支持率更是過半;而假如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利,特朗普肯定會將失利的原因歸咎於中國方面,把他的票倉打壞了。依照特朗普羈傲不遜的性格,更會加重加快對中國貿易制裁,甚至對華敵對全面升級。
假設,民主黨如果在中期選舉中勝出會放鬆對華制裁嗎?答案是肯定的:不會。現在把中國列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基本上是美國左中右的全面共識,要知道所謂的《台灣旅行法》之前在參、眾兩院幾乎是全票通過,並獲得特朗普簽署。

最大障礙是中共官媒和外交部

當下,中美貿易戰有積極的信號,不過,也有消極的動作。根據18日和19日,美國官辦媒體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都轉述了《華爾街日報》的消息稱,中美有望在11月之前就中美貿易戰達成協議,根據報道,在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分別有兩次會面機會,雖然特朗普經常稱習是他的好朋友,每次他這麼稱呼,不是加碼貿易戰,就是對中興公司罰款加碼一次。這是枱面上的問題,11月也是美國中期選舉之際,特朗普現在和將來最重要的工作是幫忙共和黨助選。
然而,對貿易戰友好解決的不利因素也有很多。最主要的方面有兩個:一個是國內外的所謂主流媒體和中共官媒;一個是中國的外交系統。西方的主流媒體都是逢特朗普必反。
早前,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曾邀請過《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弗里德曼、FT首席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等所謂的「中國人民老朋友」到訪,跟他們交流了中方觀點。最誇張的是,沃爾夫回國後在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團到美國談判之際,在5月10日撰文稱:美方草擬的美中貿易談判框架列出了諸多要求,對中國來說就像是19世紀「不平等條約」的現代翻版。中共官媒、自媒體紛紛跟風炒作,以致劉鶴在達成協議的情況之下根本不敢簽署協定。最嚴重的是共青團官方微博把劉鶴跟美國的談判與大清代表團做了圖片對比,言下之意,劉鶴如果簽署了協議就是「賣國賊」李鴻章。
而實際上,這是美國要求中美關稅一致,互相尊重世貿規則、尊重智慧財產權、取消貿易和非貿易壁壘。是一份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平等條約,也是十幾年前中方早已簽字承諾過的協議。
最不可思議的是中國外交系統,在特朗普發推要制裁伊朗之際,中方宣佈跟伊朗建立全面合作夥伴關係,當特朗普準備解決中興問題的時候,外交部宣佈伊朗總統訪華,最後,特朗普加碼罰款才最終解決。現在,美國對土耳其制裁加碼。根據法廣報道,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18日應約與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通電話。之前,中國工商銀行給土耳其發放了30多億美元的貸款。
大陸經濟學家高善文曾在一個演講中說過,已故大陸領導人鄧小平為了跟美國搞好關係不惜對昔日的盟友越南一戰,向美國遞交投名狀。換來了中國經濟發展的40年。而現在中國的外交是美國制裁誰,中方就明裏暗裏支持誰。特朗普和其團隊又不儍,中國的外交和文宣是中美談判最大的麻煩製造者。
本周,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將率團訪美,為中美貿易戰最終解決掃清障礙,而最大的障礙就是中共官媒和外交。在賦予劉鶴有中美貿易戰最終裁判權、決定權的同時,也要為劉鶴團隊減壓,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媒體報道真實的貿易戰,不能達成協議對中國經濟的傷害,讓中共官媒說人話。

賀江兵
中國金融學者

貿易戰解套:對劉鶴賦權與減壓
(中國金融學者 賀江兵)

 
10,22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