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林保華專欄》台灣寧靜革命的主要敵人
2018-10-03 06:00
自由時報

民進黨執政後的國家正常化與民主改革蹣跚而行。一些朋友都急切的問,╳╳國可以,為什麼台灣不可以?

許多國家獨立公投,乃是原來他們處於殖民地的地位,宗主國同意就沒問題。有些國家轉型正義是國內問題,沒有外國插手。可惜台灣不是這樣,台灣的國際地位還混沌不清,處於中美角力之中。台灣政黨輪替竟然帶來國家認同而阻礙轉型正義,這不是短期就可以解決的。

全球新獨立的國家,有哪一個像台灣這樣被標註在鄰近大國的憲法裡,說是它們「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俄羅斯即使覬覦烏克蘭,也沒在憲法裡這樣寫。台灣在轉型正義時,國民黨卻在轉型投共。德國的統一是因為蘇聯瓦解導致東德親蘇勢力崩潰,西德的法官取代東德的法官推動轉型正義,台灣有這個條件嗎?這些都是台灣的特殊國情,因此必須摸索出特殊的道路。

台灣與中國的實力太懸殊,台灣不能硬拚,只能智取;智取不易,還要靠國際援助。當今全球能夠制伏中國的首推美國,但是也必須付出相當代價,這是有韓戰與越戰的教訓。所以美國的國策是,只要能夠不用人命,就用其他方式;川普就是用經濟實力,武力則是後盾。如果台灣等不及要制憲獨立公投,除非有自己制勝中國的能力;如果以此脅迫美國出手,那麼在觸犯中國的同時也得罪美國。阿扁有過教訓,蔡英文當然不願重蹈覆轍。

阿扁執政期間因為公投而觸怒小布希,中國動輒向美國投訴台灣的不是,於是出現「美中共管台灣」的論調,然後美國國內有「中國通」鼓吹「棄台論」。蔡英文當選總統後,與美國互動良好,基於美國對蔡總統的信任而急劇升高美台關係,上述兩種論調基本絕跡。

美國對蔡總統的信任就在於她的「維持現狀」,這是蔡的競選承諾。除非國際局勢出現突變,這個諾言暫時不會改變。美國也以中國破壞現狀而提升美台關係。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並未承諾「制憲獨立公投」,而是遵守憲法與捍衛民主。因此說蔡英文背叛台灣是別有用心的說法。

民進黨第二次執政,應該聚焦發展經濟與轉型正義。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風源在中國,除了公開用「九二共識」打壓,還從各方面滲透台灣。國民黨長期的黨國體制,尤其馬英九八年的開門揖盜與組織佈樁導致嚴重的國家認同分歧,台灣的防滲透能力是薄弱的。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本土力量更應該以大局為重,團結對抗國共,對本土政權面臨的問題採取理解、扶助與督促的態度,不應被敵對勢力利用而進行分化攻擊。尤其在關鍵的選舉時刻,應以此來檢視政治人與媒體人。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有尾熊
  • 有一群人,完全不肯照程序走,三歲吵著要念大學,五歲吵著要結婚生子。
  • 有媒體推波助瀾,才會蔓延。政府卻又無計可施。

    LingFengComment 於 2018/10/06 11:27 回覆

  • 呆丸哈哈哈
  • 詹錫奎:柯文哲推動二次寧靜革命
    2018-11-01 《多維TW》第036期【文/黃奕霖、李虎門】

    評點近年台灣政壇最傳奇的政治人物,莫過於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2014年,他以素人之姿打敗長期在台北市執政的國民黨,敲響了國民黨政權的喪鐘;4年後,這股白色風潮依然深深影響著台灣政治生態。為此,本刊專訪資深政治觀察家詹錫奎(筆名老包),為讀者分析柯文哲現象的興起與脈絡,以及對未來台灣政局產生的影響。以下為訪談實錄。

    多維:柯文哲自2014年宣布競選台北市長以來,掀起台灣政壇一陣旋風。就您觀察,柯文哲為何能引起台灣民眾關注與討論?柯文哲有無可能改變台灣政治?

    詹錫奎:若要談到柯文哲旋風,應該先瞭解柯文哲何以能脫穎而出。最主要原因,還在於台灣的民主太年輕了。台灣自推動民主以來,僅有20多年歷史,相較其他民主國家是非常年輕的。即便台灣民主在華人世界被喻為一個奇蹟,還是很年輕。而年輕的壞處,就是政黨政治不成熟。

    這裏所謂政黨政治不成熟的說法,就像是我時常提及的「共犯結構」、「黨國食物鏈」等字詞。過去,在國民黨黨國威權統治之下,台灣政治是被整個特權「共犯」文化(包括貪汙舞弊)包覆,且盤根錯節,因此,我稱之為「共犯結構」,而後更加上「黨國食物鏈」來加以補充詮釋。不過,經歷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以及柯文哲在台北市選舉掀起的效應,讓國民黨漸趨衰弱,民進黨更取得完全執政。但民進黨取得政權後仍產生相同的現象,讓台灣社會發現,兩大黨其實差不多,其所展現的政治氣息無非又是一次「共犯結構」、「黨國食物鏈」的特色。這一切,讓台灣民眾看不慣,也成為柯文哲崛起的最重要背景原因。

    多維:柯文哲在擔任台北市長時,有哪些特質及創舉作為?使他得以改變舊政治?

    詹錫奎:柯文哲的特質,一是沒有朋友,二是沒有政黨的包袱,三是學習能力相當強。首先,柯文哲在沒有「朋友」情況下,不會構成柯文哲施政的干擾,而能輕鬆愉快地按照原定藍圖進行。其次,柯文哲並無政黨包袱,也就沒有傳統政治的負面後遺症。這裏指的傳統政治負面後遺症,就是所謂蕭規曹隨,前任為政者如何做,接任者就照樣做,根本無法突破無法甩開共犯文化。而柯文哲沒有任何政黨包袱,也就能超越政黨政治,不受干擾。最後一點,柯文哲本身相當聰明,學習能力強,觀察敏銳,且喜歡提出疑問。相對的,蔡英文是不可能學習的。蔡英文喜歡講問題,但不喜歡問問題。

    至於柯文哲擔任市長的創舉,簡單來說,就是勤勞。可以發現,柯文哲每天早上7時30分便開始工作,事事親力親為,同時講究效率及理性,比較不近人情。所以,一般同僚與柯文哲共事,相當辛苦,以至於有些人會選擇離開。

    多維:就您觀察,柯文哲有賞味期嗎?他的賞味期還有多久?

    詹錫奎:關於柯文哲的賞味期,取決於台灣政黨政治改變到什麼樣的程度。以柯文哲現有支持者的來源觀察,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中間選民,二是淺綠選民。即便民進黨與柯文哲切割,仍有半數的綠營支持者靠攏柯文哲,就是看不慣民進黨的黨國食物鏈。同樣的道理,在藍營支持者也可發現,成為支持柯文哲的第三股力量,或是稱為淺藍的人群。

    因此,若台灣兩大政黨可以改變被民眾討厭的習性,柯文哲就有可能被立即打敗。主因是政黨的力量仍然很強大,無論是組織、人力資源方面,都非常容易打敗柯文哲。但要兩黨擺脫被討厭的習性,就我的觀察,現階段還並不容易。

    所以柯文哲的賞味期,我認為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就算到了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柯文哲的賞味期依然存在,比方說,台灣民眾仍是期待柯文哲參選總統。

    多維:據瞭解,柯文哲此前拜訪了前總統李登輝,是透過您的居中引薦。就您的觀察,柯文哲與李登輝有何異同?

    詹錫奎:這次柯文哲與李登輝見面是我引介的。最主要,李登輝是政治老手,經驗豐富。李登輝非常瞭解柯文哲在做什麼,清楚柯文哲擁有何種特質。所以李登輝會有點期待柯文哲。柯文哲與李登輝的差異就是時代背景不同;另一個差異,李登輝是國民黨出身,雖然改革國民黨,但也利用國民黨,這就會有包袱。柯文哲在政黨政治方面,完全沒有這問題。至於柯文哲輸李登輝的地方,就是政治訓練不如李登輝完整;相反的,柯文哲的政治訓練都在醫院,都在做人生哲學。因此,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柯文哲有一些政治歷練,有很多的錯誤就可以避免;比如,他處理大巨蛋案時,就可以明快處理,可以用談判的方式解決,不會像現在師老無功。

    但反過來說,如果有政黨包袱,就會被干涉;譬如李登輝時代建造機場捷運就拖很久,直到民進黨時代才開始建設。所以我認為,有無政治訓練,是一體兩面。尤其從過去經驗觀察,感覺若有傳統政治訓練的話,也許大巨蛋就不會延宕,可以透過談判加快步伐。

    最後一點,李登輝與柯文哲都在推動寧靜革命,李登輝是一次寧靜革命,柯文哲是二次寧靜革命。但不同的是,李登輝是推動台灣民主,柯文哲則是挑戰台灣不成熟的政黨政治。如此一來,就可以觀察出柯文哲的特色,看出他的政治光譜在哪裏。

    多維:柯文哲與民進黨的愛恨情仇要如何看待?白與綠未來如何合縱連橫?

    詹錫奎:政黨政治為人詬病,就是派系利益問題。倘若綠營與柯文哲合作,就會有柯系,此舉有可能會與新潮流平起平坐,對新潮流來說當然不願意。

    進一步來說,2024年總統大選,新潮流一定是栽培賴清德。同時,柯文哲到了2024年市長任期結束後,唯一的路也是總統大選。柯文哲的發展路徑當然會讓民進黨派系受到很大威脅,還不如趁勢將柯文哲消滅。但綠營現存一個問題是:自從與柯文哲切割後,民進黨聲量開始下降,網路話語權也喪失了。因此近期我聽到有消息指出,蔡英文時常詢問幕僚:「我們做(切割)到底是對的嗎?」

    可見蔡英文也是後悔做出該決策。這只能怪蔡英文自身缺乏優秀的政治幕僚,太依賴新潮流。如果蔡英文一開始就容納柯文哲,今天狀況可能就會不一樣,可以變得比較良性競爭,起碼還在同一個聯盟裏競爭,不會決裂成好像不共戴天。所以對民進黨而言,這是個很大的損失,但也無可奈何,因為台灣民主政治並沒有那麼成熟。

    多維:假使柯文哲競逐總統大位,將會面臨哪些挑戰?

    詹錫奎:我認為,柯文哲應該會到2024年才會出來競選。距離2024年還有段時間,我也不知會發生什麼變化。不過,柯文哲若要參選總統,首先要面對的挑戰就是班底問題,其次是再造風雲。倘若台灣兩大黨依然做得不理想,而對於這種不理想的期許會被投射到柯文哲身上,屆時就會不一樣。至於在兩岸問題方面,當然也是挑戰。尤其兩岸一家親只是抽象的講話,而究竟要具體到何種程度,一定還會有個想法出來。所以,我相信柯文哲內心中應該有底了,只是還沒說出來。但這個底不論如何演變,柯文哲的狀態一定比現階段的民進黨還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