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林保華專欄》台灣寧靜革命的主要敵人
2018-10-03 06:00
自由時報

民進黨執政後的國家正常化與民主改革蹣跚而行。一些朋友都急切的問,╳╳國可以,為什麼台灣不可以?

許多國家獨立公投,乃是原來他們處於殖民地的地位,宗主國同意就沒問題。有些國家轉型正義是國內問題,沒有外國插手。可惜台灣不是這樣,台灣的國際地位還混沌不清,處於中美角力之中。台灣政黨輪替竟然帶來國家認同而阻礙轉型正義,這不是短期就可以解決的。

全球新獨立的國家,有哪一個像台灣這樣被標註在鄰近大國的憲法裡,說是它們「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俄羅斯即使覬覦烏克蘭,也沒在憲法裡這樣寫。台灣在轉型正義時,國民黨卻在轉型投共。德國的統一是因為蘇聯瓦解導致東德親蘇勢力崩潰,西德的法官取代東德的法官推動轉型正義,台灣有這個條件嗎?這些都是台灣的特殊國情,因此必須摸索出特殊的道路。

台灣與中國的實力太懸殊,台灣不能硬拚,只能智取;智取不易,還要靠國際援助。當今全球能夠制伏中國的首推美國,但是也必須付出相當代價,這是有韓戰與越戰的教訓。所以美國的國策是,只要能夠不用人命,就用其他方式;川普就是用經濟實力,武力則是後盾。如果台灣等不及要制憲獨立公投,除非有自己制勝中國的能力;如果以此脅迫美國出手,那麼在觸犯中國的同時也得罪美國。阿扁有過教訓,蔡英文當然不願重蹈覆轍。

阿扁執政期間因為公投而觸怒小布希,中國動輒向美國投訴台灣的不是,於是出現「美中共管台灣」的論調,然後美國國內有「中國通」鼓吹「棄台論」。蔡英文當選總統後,與美國互動良好,基於美國對蔡總統的信任而急劇升高美台關係,上述兩種論調基本絕跡。

美國對蔡總統的信任就在於她的「維持現狀」,這是蔡的競選承諾。除非國際局勢出現突變,這個諾言暫時不會改變。美國也以中國破壞現狀而提升美台關係。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並未承諾「制憲獨立公投」,而是遵守憲法與捍衛民主。因此說蔡英文背叛台灣是別有用心的說法。

民進黨第二次執政,應該聚焦發展經濟與轉型正義。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風源在中國,除了公開用「九二共識」打壓,還從各方面滲透台灣。國民黨長期的黨國體制,尤其馬英九八年的開門揖盜與組織佈樁導致嚴重的國家認同分歧,台灣的防滲透能力是薄弱的。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本土力量更應該以大局為重,團結對抗國共,對本土政權面臨的問題採取理解、扶助與督促的態度,不應被敵對勢力利用而進行分化攻擊。尤其在關鍵的選舉時刻,應以此來檢視政治人與媒體人。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FengComment 的頭像
LingFengComment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有尾熊
  • 有一群人,完全不肯照程序走,三歲吵著要念大學,五歲吵著要結婚生子。
  • 有媒體推波助瀾,才會蔓延。政府卻又無計可施。

    LingFengComment 於 2018/10/06 1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