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之行的青春活力            林保華

    今年五月十六日是個特別的日子。廣義上來說﹐是中共中央發出“五
一六通知”﹐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四十周年﹐除了中國之外﹐海外華人都有
不同程度的紀念與反思活動。

    這一天﹐我到了高雄﹐給高雄中學的高二學生演講﹐因為是政府有關
部門與廣電基金會合辦的﹐所以不是討論文革﹐而是講媒體對我的影響。
高雄中學是台灣南部著名的中學﹐台灣有“北有建中﹐南有雄中”之說。
來聽講的是該校的高中二年級學生﹐有一兩千人。和這個年級的同學接觸
﹐自然也使我“返老還童”。主持人介紹我時﹐同學感到好玩的呼叫﹐我
也捨正路而弗由﹐從台下跳到台上。上下互動﹐非常好玩。我拿出五年前
出版的“中共風雨八十年”﹐指著第一頁我的照片﹐就是當年我在印尼讀
高中時拍的照片說﹐這就是我在當年的你們﹗下面再度呼叫。當然﹐現在
台灣的高中生很幸福﹐在民主制度下過著自由的生活﹐而當時我在印尼的
“進步學校”讀書﹐正被中共統戰。實際上是已經被“綁架”﹐因為那時
學校已經控制在中共手裡。

    我九歲在印尼梭羅讀五年級時﹐就被老師灌輸共產黨思想﹐給我看斯
諾的“西行漫記”﹐從此把共產黨當好人﹐國民黨當壞人。十一歲到首都
雅加達讀初中﹐不久韓戰爆發﹐班級裡訂“愛國公約”﹐有一條是不准看
反動報紙﹐不准看反動電影。從此意識形態上就被中共的“一言堂”所綁
架﹐也才有十七歲回中國讀書的“壯舉”。現在想來有點匪夷所思﹐那是
在印尼啊﹐共產黨還管得了我們﹖但的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一九六五年
“九三十”事件印尼陸軍的反撲﹐雖然也殺人﹑獨裁﹑排華﹐但是如果落
到共產黨手裡﹐印尼的華僑要同柬埔寨﹑越南的華僑一樣﹐遭遇更慘﹐不
是全家被殺光或餓死﹐就是投奔怒海。中共在印尼都有這樣大的勢力﹐何
況在現在的台灣﹗而這﹐是十幾歲的台灣高中生能夠想像的嗎﹖講這些﹐
是想讓他們可以了解一些這個複雜的世界。一個人﹐走了大彎路﹐要幾十
年才繞得回來。我自己走了彎路﹐自然不想這些思想單純的學生們也與我
一樣走彎路而成為終生之痛。

    因為談媒體﹐就從中共喉舌談到大參考﹑小參考以及中共對媒體的控
制﹐包括對海外媒體的滲透﹐讓他們在接觸媒體時有適當的警覺﹐不要被
牽著鼻子走。到最後結束前﹐我想起只是被動防禦也不對﹐所以也向他們
推介這幾年在海外異軍突起的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與希望之聲電台﹐
他們是與中共喉舌對抗的媒體﹐也是突破中共新聞封鎖的生力軍。同學們
在台下又是一片呼叫。

    在講話時﹐我也提到我所相識的陳師孟與羅志明都是雄中畢業的。陳
師孟擔任過陳水扁的總統府秘書長﹐羅志明則是高雄市選出來的台聯立法
委員﹐這次準備參選高雄市長。所以我鼓勵這些同學將來也要“北伐”﹐
做出一番事業。我還特別提及陳師孟的祖父陳布雷是蔣介石的文膽﹐因為
痛感國民黨腐敗導致被共產黨戰敗而自殺。我也告訴這些學生﹐陳布雷的
女兒居然是中共的地下黨員﹗可見中共的無孔不入。陳布雷小女兒陳璉一
九三九年就加入中共﹐她的丈夫袁永熙卻在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
她被迫與丈夫離婚。但是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文革一爆發﹐她被打
成“叛徒”﹐一九六七年自殺。她的姐姐住在上海虹口公園斜對面﹐我在
上海工作時見過。

    演講會結束後﹐與“南方快報”電子網站主編邱國禎見面。以前打開
該報的網站southnews.com.tw首頁﹐就可以看到這樣一句話﹕“一個六十
歲老人自費獨力支撐的電子網站。”現在看不到了﹐但是還有“全球唯一
台灣立場的新聞評論網站”與“獨立辦報﹐力挺台灣”的宗旨。

    兩三年前到台灣訪問﹐當時還是英文“台北時報”總編輯的朱立熙對
我說﹐明天中午在某酒樓有“南方快報”的台北讀者聚會﹐邱國禎也會來
。因為早聞該報大名﹐在一次“非常光碟”的記者會上﹐他也通過視訊轉
播發言。所以雖然當天下午我要離開台北﹐但還是帶著行李﹐趕到酒樓與
他們的近一百名讀者網友相聚﹐並且講了話。後來在台灣還見了一次。這
次是第三次﹐也是相聚時間最長的一次。

    過去來高雄﹐也有參觀訪問﹐但是這次完全是私人性質﹐而且是老高
雄帶隊﹐知道該如何投我所好。第一站我們去中山大學門口的前英國領事
館﹐最近才開放的古建築﹐他也沒有去過。但是發現車子開不上去﹐要爬
一百多個階梯。由於時間有限﹐加上建築與淡水的紅樓類似﹐所以也就不
花時間慢慢爬了。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山下﹐停了兩部法輪功的宣傳車﹐車卡上是有關
“退出中共”的大幅宣傳標語。這個景觀在台灣引起爭議﹐有認為會影響
旅遊業的﹐當然也有認為不會的。既然中共的五星旗在台灣可以掛出﹐那
還是“敵國”的國旗﹐那麼有信仰自由的台灣﹐為何就不可以有法輪功的
宣傳品﹖何況那是抗議中共鎮壓﹑維護人權的宣傳品。只要不侵犯遊客的
人身自由﹐這也是在中國所看不到的景觀﹐也許有遊客慕名而來﹐就如有
些大陸遊客專門到香港看遊行一樣﹐因為大陸看不到也。台灣一大舉開放
大陸遊客觀光﹐法輪功立刻跟上﹐反應也夠快了。

    十年前﹐我來過中山大學。那是中共向台灣海域發射導彈之後﹐我參
加香港評論員代表團到台灣參觀華人世界第一次的總統民主選舉。參觀結
束後﹐我一人南下高雄﹐這是我第一次到南台灣。住進火車站附近的旅館
後﹐看好地圖﹐就叫計程車到中山大學﹐走到西子灣﹐遙望被中共導彈發
射的海域﹐憑弔中共的罪惡。在那邊的一個餐廳喝了茶﹐我就徒步走出中
山大學。那時不曉得山上有舊英國領事館。我一路走到鼓山碼頭﹐才搭車
子回去。當時的海港﹐港裡的水烏黑﹐加上許多建築物比較陳舊﹐我的印
象中高雄就是污染厲害的工業城市﹐所以對高雄並沒有留下好印象。

    其後﹐因私因公來過高雄多次﹐那是本世紀的事﹐高雄已經出現很大
變化。特別是愛河的變遷﹐就如當年中共建政後由老舍寫出的“龍鬚溝”
那樣。但是這次邱國禎帶我們從鼓山搭渡輪到高雄的老區旗津﹐據說有三
百年的歷史。碼頭對面就有市長選舉的廣告牌﹐而且還有新唐人電視台的
廣告﹐看到廣告牌上那幾位相識的主播﹐分外親切。

    我們在碼頭的咖啡館喝咖啡與暢談。面對高雄海港﹐邱國禎談起香港
的維多利亞港﹐原來他以前在台灣“民眾日報”工作時﹐常常去香港﹐所
以對香港相當了解。九七年七月一日他也在香港見證香港的主權轉移﹐此
後﹐他對香港再沒有興趣。

    離開旗津回到鼓山再到漁人碼頭﹐這也是我沒有去過的地方。正好﹐
香港麗星遊輪停泊在碼頭﹐令我十分驚訝﹐因為我知道那是在公海的賭船
﹐怎麼到台灣來了﹖離開時﹐計程車司機告訴我們﹐他已經帶了三批遊客
離開這個碼頭到六合夜市。他以為我們也是港客。據稱一千五百元港幣就
可以香港﹑高雄來回一趟﹐真抵。本來只停泊一晚﹐因為珍珠颱風的影響
﹐他們在高雄多停了一天﹐“賺”來的。

    離開漁人碼頭﹐我們去接邱兄身後的女人﹐這是他不分白天黑夜致力
於網站的幕後最大支持者。我們去吃晚飯﹐並且談到台灣政局﹐中國的情
況﹐以及媒體。“南方快報”除了有強烈的台灣意識﹐對綠營內部的弊案
﹑不良習氣﹐也有尖銳的批判。近來﹐該網站的論壇一直被駭客攻擊﹐他
花了不少時間進行清除。他表示﹐即使他辦這個網站﹐也知道多少人盯著
他﹐所以一言一行都十分注意﹐身為第一家庭﹐豈可不知﹖

    飯後我們去愛河畔的咖啡座聽歌﹐然後遊船河。我們在西岸上的船﹐
到東岸再接一批遊客﹐穿過河上幾座公路橋﹐如中正橋﹑七賢橋等﹐回到
東岸﹐再回到西岸登岸。在碼頭附近﹐從船沿往河裡看﹐居然可以看到台
灣人喜歡吃的虱目魚與小時候在海裡游泳最怕觸及的水母﹐可見愛河消除
污染的成功。

    這次在高雄玩到深夜﹐對高雄有更加深刻的印象﹐也對前市長謝長廷
治理高雄的成功有進一步認識。可惜﹐因為所謂“高捷弊案”﹐政客與媒
體炒得沸沸揚揚﹐如今並沒有下文﹐卻給謝長廷蒙上陰影﹐甚至影響到年
底高雄市長的選舉。正在散發青春活力而再生並正在尋找經濟轉型出路的
高雄﹐惹上無妄之災﹐令人痛惜。

    在和邱國禎告別時﹐想到目前綠營在媒體的困境﹐傳統媒體的一邊倒
﹐迫使他們向網絡媒體發展。雖然有些影響力﹐但是離開傳統媒體的影響
還有很大距離﹐這與香港情況雷同﹐在中國情況更加嚴重﹐才有大紀元﹑
新唐人﹑希望之聲出來應戰。我同時也想到由美國台灣僑民蔡明峰辦的另
一個網絡媒體台灣海外網taiwanus.net﹐現在也日益壯大﹐這也是為了抗衡
海外親中媒體而辦的﹐有關綠營的資訊(包括若干視訊節目)﹑評論等﹐
那裡幾乎應有盡有﹐我們在海外﹐靠它提供大量的台灣訊息。我也把自己
的評論文章貼到那裡。蔡明峰每個月為這個海外網自掏腰包付出近一萬美
元的經費﹐由於工作量太大﹐還請有工作人員做上網等工作。六十多歲的
年紀﹐每次有重要的活動﹐還自己一個人提著攝錄器材進行錄影。為了宣
傳台灣的主權與民主理念﹐他們與幾個支持的朋友更開車繞轉整個美國﹐
也在台灣“上山下鄉”做宣傳工作。這些網絡媒體正在青春發展時期﹐相
信未來科技的發展﹐會進一步增強他們的活力。

    海外法輪功與台灣民主運動的獻身精神﹐原來在中國民主運動中也出
現過﹐但是如今卻難以見到﹐更不時爆發內鬥﹐不僅使人唏噓。

《動向》雜誌 2006年6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