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 江澤民的那個TA
2000.12.25
 
“月光戀愛著海洋,海洋戀愛著月光。啊!這般蜜也式的銀月,教我如何不想TA?”當江澤民在慶祝澳門“回歸”一週年動情的獨唱這首歌曲時,人們都在想,在這個令人亢奮的日子裏,江澤民到底在想誰?
這首《教我如何不想TA》是1926年由趙元任創作,歌詞選自劉半農的《揚鞭集》。那個“TA”到底是甚麼人,趙元任在八十年代有解釋,他說:“歌中的‘TA’可以是男的‘他’,女的‘她’,代表一切心愛的‘他’、‘她’、‘它’。”

因此江澤民心愛的是誰就需要從“他她它”中去尋找。筆者研究“江學而進行“索隱”,還請諸位見教。

他--應該是鄧小平。因為收回澳門是鄧小平拍板決定的。江澤民可以有如此風光,要感謝小平同志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她--是夫人王冶萍嗎?肯定不是,因為王冶萍就在身邊,一眼望到,不必遐想。到底是誰?

它--小貓小狗之類的寵物。江澤民身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可以豢養雞鳴狗盜之徒卻不會飼養小寵物而玩物喪誌。何況在這個莊嚴隆重的慶祝大典上去想念貓狗,太褻瀆這神聖的日子,因此這條可以否定。

於是只能在“他”“她”中作出選擇。

當時在臺上的江澤民是在表演單口相聲後,由大提琴家王健演奏《二泉映月》,由月亮才觸發江澤民的羅曼蒂克情懷,由月亮想到“月光戀愛著海洋,海洋戀愛著月光”,慨嘆“人生何處不相逢”。然後邀請臺下的“女同志”上臺同他一起唱歌。這大概就是人生的“相逢”了。

響應江主席偉大號召而上臺與江主席“相逢”的女同志就是澳門賭王何鴻□的第四個姨太太梁安琪,諸位在照片上所看到的緊靠在江澤民身後那位紅衣女郎是也。在男女聲合唱《洪湖水浪打浪》後,江澤民就一個人獨唱《教我如何不想TA》。這些姨太太之類的場景肯定同鄧小平的“他”風馬牛不相及。如果江澤民腦海裏還有鄧小平的陰魂,就絕不敢做出同資本家的姨太太同臺演唱這樣出格的事,不要說成何體統,更是違反了“四項基本原則”。因此可以肯定江澤民的TA是“她”而不是鄧小平的“他”。

如果我們再翻翻周而復那套《上海的早晨》,就會發現江澤民就是小說中被資本家腐蝕而成為三反五反對象的共產黨領導幹部。

“她”既然並非王冶萍,又是誰呢?這就要從梁安琪那裏找線索了。梁安琪同志歌舞團出身,江澤民所心愛的自然也同歌舞有關,根據各方的資料,很可能就是那位歌唱家宋小姐了。

江澤民在賣弄他的英文時,曾經將MAKE LOVE解釋為“戀愛”,因此月光和海洋不但MAKE LOVE,江澤民和那個“她”必然也有MAHE LOVE關係。梁安琪既是四奶,那麼同江澤民有MAKE LOVE關係的“奶”字輩引發他的想念自也順理成章。

看來江澤民還是個多情種子,人性未泯。然而人大常委會正在為嚴懲包二奶立法時,江澤民公然高唱《教我如何不想她》,那是在頂風作案了。
大紀元新聞網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