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文字遊戲救不了他的跛腳

中國外交部早已成為習近平實現對外侵略擴張的佞臣。然而近來時運不濟,遭到許多國家,尤其西方國家的反擊,不得不要改頭換面以減少損害,尤其是要推銷有習近平印記,也是習近平政治生命線的“一帶一路”。為此,最近習近平訪問歐洲,以離間美歐關係,他的佞臣們給他做了新包裝。這次的包裝不同於以前自稱看了這些國家所有大文豪的作品而被人恥笑,因為誰都知道他只是小學程度,講話不是背誦文革語言,就是市井俚語,稍微要拋書包就要讀錯字。

這次賣弄的是“創新”名詞。在訪問意大利時,習近平說了句“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立即被媒體與網軍吹捧為“振聾發聵”,實在可笑。如果要文言一點,也應該將“人民”改成“眾生”。中共過去就要求民眾要有“忘我”的奉獻精神,並且塑造許多模範人物。經過文革,才發現那是犧牲人民利益的一場騙局。現在的所謂“我將無我”,只是“忘我”的翻版而已,只是似乎披上哲學的外衣。剎那間,習近平似乎變成哲人政治家了。

法國著名哲學家笛卡爾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被唯物論的中共批判為“主觀唯心論”,現在習近平也要墮入唯心論的泥淖裡嗎?可是即使習近平要冒充哲人政治家,也已經比貨真價實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晚了幾十年。

台灣旅日思想家與文史專家黃文雄在2011年出版日文版的《哲人政治家 李登輝之“我”》有論述:

“我是誰?”
“我不是原來的我。”
“我為什麼是別人無可取代的李登輝?”
“‘我’就如同‘我’在意識那樣,擁有多樣,擁有多樣性的‘自己’。”

這個“我”比習近平的“我將無我”具有豐富内容而成書。而實際上習近平怎麼會無我?一天到晚就想做皇帝與擴張權力的人怎麼會無我?那才是真正的定於唯一核心的“唯我論”者了。李登輝說過,中華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爸爸,但要李登輝認領習近平這個兒子,李登輝也不會願意,因為習近平的博士論文造假,太丟人了。

然而習近平意猶未盡,到法國時再次賣弄一番,對歐盟的國家領導人演說時提出所謂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這些在世界詞典裡還找不到的專有名詞從習近平嘴巴裡吐出來,難道會是象牙嗎?何況他也沒有做出任何解說。然而他可是信心滿滿的要來解決這些赤字。

相信中國已經拿不出什麼東西來糊弄西方國家,於是趁他來歐洲進行撒幣外交時趁機胡謅一通,看在錢的份上,這些西方國家的紳士淑女不至於會像特朗普總統那樣給人難堪就可以了。

要創造新名詞,可以有很多,中國不缺舞文弄墨的人才,可是為什麼偏偏選上“赤字”這個話題,我想關鍵還在這個“赤”字上。赤就是紅,赤色國際就是共產國際。中共創始人之一的李大釗100年前說,“試看將來之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那麼習近平談的四個赤字,實際上就是紅色治理、紅色信任、紅色和平、紅色發展。這樣不就是赤化全球?這些歐盟國家領袖即使被習近平愚弄而不明白,習近平可是已經得到阿Q式的精神勝利了。

然而習近平這個勝利只是迴光返照。豈止他已經內憂外患、眾叛親離,在政治上陷入跛腳,而且他在巴黎與法國總統馬克龍檢閱儀仗隊時,走路姿勢不同以前,走得相當緩慢,右腳似乎用拖行的方式;習在沙發椅坐下時,要雙手扶椅借力緩緩坐下,其間多次向下望自己雙腿,三度調整自己坐沙發的位置。香港《前哨》雜誌報導,習近平已經恢復吸煙,本來控制的比較好的美尼爾氏症也在惡化。

總之習近平再怎麼創造新話術,也改變不了已經老化的思維與軀體。中國媒體與網軍再怎麼模仿袁世凱兒子做假的《順天時報》,也改不了短命皇帝的命運。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9.4.2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