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香港人不打香港人」的革命 

香港蘋果日報

2019.08.10

由特首林鄭月娥一手點燃的反送中運動,由於她的剛愎自用,不懂得政治妥協的藝術而為自己的「好打得」沾沾自喜,從而失去迅速解決的機會,而使運動持續發展。如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由香港本土運動領袖梁天琦提出的口號,已經成為參與者的共識。說明「只要主義真,自有後來人」。可以告訴不懂中共黨史的林鄭與中聯辦,這是中共先烈夏明翰的臨終遺言,你們信不信呢?

 

我們現在看到的局面,是年輕本土派與泛民議員,還有廣大民眾在棍棒交加與槍林煙雨中並肩戰鬥。他們不談港獨,不談建設民主中國,全力投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特首與北京力圖歪曲這個口號,實際上「光復香港」,就是讓香港回到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狀,這是《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規定的。也不要把「時代革命」看作暴力革命,台灣就有不流血的「寧靜革命」光榮歷史,那是台灣經濟起飛後的時代產物;而香港這場革命則是科技新時代的產物,應該可以不必流血而創造香港新歷史。就是以和平手段實現香港民主化的歷史,讓東方之珠再度生輝。

 

不幸,612日那天,警方首先開槍製造流血事件,事後又一直拒絕獨立調查,糾正錯誤,讓「和平理性非暴力」蒙上陰影,導致衝突激化。民眾手無寸鐵,是否流血完全操控在武裝到牙齒的警察身上與北京中央政府。

 

以往的抗爭歷史,警察根本不必動用棍棒,幾個對一個就可以架走「和理非」的民眾。為何這次不行?一是有人想擴大事件,在中共黨內鬥爭中取利;二是參與人太多,警方已經無力架走抗議民眾。問題在為何參與人會越來越多,就是當權政治人物不斷以刺激性言行擴大事態,讓局面難以收拾而從中謀利。這造成現在「游擊」的抗爭局面。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說:「游擊戰爭沒有正規戰爭那樣迅速的成效和顯赫的名聲,但是『路遙知馬力,事久見人心』,在長期和殘酷的戰爭中,游擊戰爭將表現其很大的威力,實在是非同小可的事業。」香港民眾正是利用毛澤東「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駐我擾,敵退我追」的戰術,並且得到地區民眾的掩護與支持,使警察如同毛澤東所說的,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要特別強調的是,即使面對警方的暴力鎮壓,抗議民眾基本上還是採取和理非手段,只是在不得已情況下投擲一些磚塊雜物來騷擾警方的攻擊,最「勇武」的情況就是學生面對抓到自己眼睛的狼爪,使用最本能的原始手段咬了警察的手指。這是「暴力」嗎?林鄭、中聯辦、港澳辦用賊喊捉賊的伎倆血口噴人,對解決事端毫無幫助。

抗議民眾宜加強和平心戰

不過我也希望抗議民眾加強最和平的心戰,那就是喊出「香港人不打香港人」的口號,來爭取更多民眾的認同,尤其是一些良心未泯的警察的同情,讓他們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如果在中聯辦門前高舉這個標語,中聯辦立即產生對這些警察與政府官員的不信任,因為他們不把自己當香港人而是殖民者。如果在警察面前高舉這個標語,那個懷疑混在警隊裏叫「同志們,辛苦了」的中國武警,也會立即產生自己與周圍警察不是同類而尷尬乃至不信任感。

 

這麼多民眾反對送中,他們當中必然有相當部份人是警察及其家屬的親友,他們應該向家屬游說勸告,表示理解他們的處境,但是不要讓自己難以抬頭做人。如果心戰成功,或有警察會出來揭露混入警隊的中國武警內幕。林鄭堅拒對警察濫權進行獨立調查,就是害怕這種惡行曝光。

 

即使中國官媒如何抹黑反送中運動,但是並不愚蠢的中國民眾也會從反面來看待這些報道。他們會知道,當局百般封鎖必然是因為理虧而恐懼。近來在香港鄰近的廣東一些地區舉行大規模的鎮暴演習,與其說是以此來恐嚇香港人,不如說是恐嚇自己的國人,因為香港和理非的大規模抗爭運動堅持了兩個月,為中國人樹立了抗爭典範。這種典範一旦在中國開枝散葉,無疑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喪鐘。

 

林保華

中共黨史專家、時事評論員

 
附件區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