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取雨傘運動的教授,這次反送中運動的「和理非」與「勇武」、「本土」與「泛民」分進合擊而非相互攻訐,關鍵時刻還彼此援助。Getty Images

百日反送中,重點在哪裡?

 
 
第205期
2019年10月5日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香港自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至9月16日是整整一百天。清朝末年的百日維新以失敗告終,譚嗣同等六君子被斬首,其他人亡命國外。六四從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6月9日鄧小平出來慰勞屠城共軍的「偉大勝利」則是經歷了56天,北京成為殺戮戰場,更多人逃亡國外,中國民主運動從此一蹶不振。

面對習皇帝壓榨而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反送中運動在100天後還在持續,更顯其偉大精神。然而我們也應當關注其中所發生的重大事件,盡量避免發生類似的悲劇,並且將運動的精神發揚光大。


▲《願榮光歸香港》管弦樂團及合唱團版MV。網路擷圖

 

 

一、時代革命

吸取雨傘運動失敗的教訓,其中主要原因乃是本土派與泛民沒有團結,被中共分化打擊,先收拾旺角事件的本土勇武派,再整肅泛民。所以這次運動開始,本土派不提「港獨」,泛民也不提「建設民主中國」。大規模遊行是「和理非」,遊行結束後的激進施壓是「勇武」,形成分進合擊的默契而非相互攻訐,關鍵時刻還彼此援助。

最後大家接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是現在身陷牢中的香港大學年輕學生、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梁天琦提出的。他在「世代革命」與「時代革命」兩者中選擇了「時代革命」,正是避免增加世代隔閡而又突出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新時代。現在這個口號幾乎成為香港全民的口號,並且誕生了名為《願榮光歸香港》的香港反送中新神曲,不時在街頭聚集傳唱,被外媒稱為香港的新「國歌」。但香港人對這稱呼很低調,中國則見到有人PO出就逮捕。



二、世代滅絕

香港警察為對付反送中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不但進行無差別攻擊,還進行無差別逮捕。然後捏造各種莫須有罪名,甚至栽贓(香港叫「砌生豬肉」)。而他們的攻擊目標集中在年輕人身上。從6月9日大遊行那天到地鐵站搜捕年輕人就開始了。612與811頭部中彈的幾乎都是年輕人;721元朗港鐵站白衣人攻擊事件與831地鐵太子站警察攻擊事件都對準年輕人,尤其831事件更傳說有打死多名示威者,因為重傷人數後來被改少了,他們人在哪裡?

這100天裡,警察發射3,100枚催淚彈,590橡膠彈,拘捕了1,453人,其中3成是學生,有70人被控暴動罪,罪成判刑至少3年以上。警察在開槍時有好多時候沒有事先警告,或對人頭平射,或對民居發射,違反了相關的規定。而對被捕女性更有非常不文明的舉動。但是警察在被投訴譴責時,如果不是否認,就是聲稱根據「專業」判斷,完全沒有反躬自省的態度。這些世代滅絕的行為令人髮指。而對立法會議員在現場的批評或勸告,也以「阻差」(差人,警察也)為名當場逮捕,完全不受制約。

 

三、獨立調查

馬列主義學說裡,把軍隊、警察都列為階級鬥爭工具的「國家機器」,善於將政治術語通俗化而得以深入人心的中共,把對外戰爭的軍隊比喻為他們的「鋼鐵長城」,而負責內部維穩的公安叫做「刀把子」,赤裸裸的展現以殺人來維穩的意圖。香港本身沒有軍隊,因此警察就成為特首唯一可以依靠的武裝力量。

特首林鄭月娥在對重量級的商界人士講話中,不諱言她只能依靠警察,用精神和物質獎勵之外,所有對警察濫權的指控與獨立調查的要求,她完全不予考慮的拒絕。警察也恃寵生驕。

港府的行政結構是3司13局,特首下面3個司長,再下面13個局長,保安局長的下面才是警務處長。然而由警察員佐組成的群眾團體(協會)居然敢叫代他們道歉以緩和民憤的政務司長下台,政務司長也從此噤聲。不但如此,最近這個團體又出來說警察有權開真槍!泛民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不禁責問,為何這種團體有權決定開真槍而不是政府機構的警務處?

共產黨一直在鬧「黨指揮槍」還是「槍指揮黨」的問題,毛澤東先控制了中央軍委才坐上黨主席,鄧小平以軍委主席的實質影響力可以逼胡耀邦、趙紫陽兩位總書記辭職,習近平也一直沒有安全感而要清洗江澤民在軍隊的人脈,莫非香港警方也可以越級左右特首?所以即使特首已經撤回《送中條例》,香港民眾還鍥而不捨,「五項訴求,缺一不可」,主要就是要求對警方的濫權獨立調查,這不但關係到被捕與被凌虐的義士得以昭雪,更關係到香港未來是多元包容的自由民主社會,還是無產階級專政體制的警察城市。

 

四、未來前景

中共從來沒有在民意面前退卻過,除非爆發黨內激烈內鬥而藉民意來打倒對方,例如文革後期的打倒「四人幫」,使當年的四五天安門事件平反,並且為重整政權而平反歷史上一些事件,但留下尾巴作為對付民意的最後防線,例如對反右沒有平反,也禁止「非毛化」。

反送中事件也是如此,內鬥因為都要鬥倒對方而不容向「顏色革命」妥協,又不敢出動軍隊或武警進行武力鎮壓而引發國際制裁,因此除了暴力恐嚇以外就是用拖延戰術期待變局。然而民眾一方也知道現在已經暴力鎮壓了,一旦退讓,香港不但失去未來,也面臨全面的清算。這點林鄭已經多次揚言要追究「違法」事件,然而真正違法的恰恰就是他們違反《基本法》,警察也無法無天的行使公權力。如果當權者不做承諾,民眾豈可退卻?

拖下去的結果就是香港成為磨心被磨損。100天以來香港資金不斷流出,惠譽、穆迪等信評機構將香港信評降級,甚至給予負面的展望,所以香港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必將逐漸削弱,這對中國的資本引進勢必帶來打擊。至於北京說要打造其他金融中心取代香港,只是癡人說夢。而國資委要百家國企加強香港投資來控制香港,當然是進一步毀滅香港自由經濟的殺手鐧,真的將香港變成中國的直轄市了。

出兵鎮壓是急性自殺,拖延是慢性自殺。唯一可以解救的是黨內哪一個派系引美國進行中國經濟的結構改革時,也「解放」香港走向自由民主道路。但是目前還看不到這點。依靠中國人民嗎?看香港民眾能否點撥他們,自下而上由各個省市自治區爭取香港一樣的高度自治。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