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延燒,成為國際矚目事件。Getty Images

反送中運動豈止只是中國內政?

 
 
看 雜誌
第206期
2019年11月5日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暴力衝突因為警方的態度而一再升溫,也帶來更激烈的抗爭。聲勢浩大的反送中運動正在影響世界局勢,印尼、智利的學生,加泰隆尼亞支持獨立的民眾,都在對忽視民意的政府開展類似的抗爭,顯示香港的國際影響力。

香港的國際影響力還在於它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資金外逃已經讓亞洲其他國家受惠,尤其是新加坡。然而新加坡也擔心香港的抗爭會影響到新加坡民主暗潮下的政局,所以總理李顯龍出來批評抗爭運動。如果香港局勢惡化下去帶來金融動盪,影響更大,除了中國影響最大,也會牽動其他地區。但是西方國家關注的,還是因為這是專制與自由決戰的最前線。不但必須給予關注,還要支持。

中國對西方國家的關注與支持特別敏感,倒過來汙衊反送中運動是美國策動的。這當然是謊話,如果沒有港共政府的「送中」,哪裡會出現「反送中」這個反作用力?就是因為北京與港共破壞了現狀,才激起大規模的反抗運動,抗爭內容也因為港共的殘暴鎮壓而不斷增添新的內容,最後不但形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共識,也匯集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共識。目前又出現解散警隊的要求,因為許多人被自殺而更令警隊成為恐怖主義的象徵。

 

 

香港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嗎?

8月的北戴河會議認為反送中運動是顏色革命,並以「中國內政」為由拒絕國際關注與勸說,蠻幹到底實施暴力,以致運動超越了中共建國70週年的大慶而沒有妥協與停止的徵兆,哪怕各種恐嚇與暴力紛至沓來,沒有動搖香港民眾,尤其年輕人救亡圖存的決心。

香港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嗎?當然不是。1984年兩國談判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當然是國際協議,並且作為備忘錄送交到聯合國存檔。中國作為聯合國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豈可漠視聯合國的存在,豈可自行宣布廢棄這個條約?這與希特勒廢棄慕尼黑協議與蘇德互不侵犯條約有何不同?也怪不得習大大變成刁大大,習近平變成習特勒了。國際間的背信棄義行為往往會演變成為一場戰爭,中國明顯在準備一場戰爭。

《中英聯合聲明》明文規定香港現行制度50年不變,前些年的溫水煮青蛙是不斷的量變,到習近平上台,地下黨治港,就變成質變了。香港人對量變反應不夠,才變成現在的大反撲,也是經過多年能量的積蓄。

《送中條例》的修訂,不但是在摧毀香港的司法獨立,而且是一個人權問題。香港人從此陷入中國專制政權的人治網羅裡,再無香港法律的保障。人權高於主權,人權沒有國界,怎麼可以說是中國的內政問題呢?中國如果作為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而不承認聯合國的《人權憲章》,是否應該請中國滾出聯合國?

由於香港穆斯林領袖為了表示與被當局收買行凶的南亞人割蓆,也表示了對香港抗爭運動的同情,因此10月20日的九龍大遊行中,警察趁機對他們進行報復,作為鎮壓利器的水砲車對著尖沙咀的清真寺發射水砲,染藍清真寺,被視為是一種挑釁與褻瀆。之前警察對教堂也有不尊重的行為。對宗教的不尊重也會釀成國際事件而不是內政。


▲2019年9月13日香港反送中年輕人在香港獅子山上組成人鏈時舉起帶LED燈的字母,上面寫著「FREE HK」。Getty Images

 

美國為中國人權發聲

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政策法》,在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後,美國政府重新釐定對港政策。美國國會通過此法案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將香港區別於中國大陸,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支持香港人權、民主與自治,保障香港生活方式及美資在此國際金融中心、自由港營商。中國與香港特區政府豈可只要優惠而不肯承擔義務?既然不肯承擔義務,美國進行干預當然也是理所當然。

也因為美國發現了中共與港共政府的流氓賴皮本質,撕毀國際協議,為了加強監督,強迫它回到協議上來,所以美國國會加碼。10月15日,美國聯邦眾議院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與《與香港站在一起》,法案將交由參議院審議,再交由總統簽署。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表示,如果美國因為商業利益,而選擇不為中國人權發聲,美國將會失去為世界任何地方人權發聲的道德權威性。裴洛西的講話也是在提醒行政部門未來要執行這個法案。這是擔心行政部門的怠惰,以及因為經濟利益而受到財團壓力犧牲法案。不要忘記,眾議院是一致通過,民主與共和兩黨在支持香港民眾方面毫無異議。

在這同時,共和黨兩位參議員也親自到香港考察。特首林鄭月娥居然對克魯茲(Ted Cruz)放了鴿子,取消原先準備的會晤。顯然這是北京的命令,因為基本法規定外交與國防由北京負責,現在既然全部由北京掌控,又豈會放棄外交事務?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搖搖欲墜

北京現在是故作姿態表示強硬,然而一旦美國真要執行法案,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顯然就要搖搖欲墜,對中國的影響將非同小可。美國的金融籌碼很多,看看只是在紐約掛牌的中資企業將被除牌的留言一出,股價就跳水,香港作為中國搜刮國際資金的資本市場如果動搖,以中國目前資金短缺、債務叢生的狀況,金融危機的爆發不是沒有可能。

美國參議院在今年初也通過了《維吾爾人權法案》,有些制裁項目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裡所沒有的,如果衝突擴大,也可能把那些針對官員制裁法案列進去,對香港這些官員無疑是當頭棒喝。如果美國要求盟國也追隨,至少林鄭月娥家屬的英國籍將被剔除,晚年只能到「中國樂園」去養老,就如現在廣東當局給香港殺人警察準備了他們退休後的「樂園」,讓他們享受一下一黨專政下的愛國樂趣。如果不幸那時一黨專政已經崩解,他們的樂趣就要變成晦氣,回到香港接受人民的公審,就像納粹與赤柬一樣。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