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2019)年11月24日香港舉行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71.2%新高。以得票數比例來看,泛民主派約59%,親中的建制派則是41%。Getty Images

區議會選舉後香港何去何從?

 
 
看 雜誌
第208期
2020年1月5日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去(2019)年11月24日香港舉行了區議會選舉。由於反送中運動暴力衝突的升高,人們擔心建制派會尋釁滋事再找理由延期或停止選舉,免得輸了選舉太丟臉,也會助長反送中運動的氣勢。所以香港的抗爭者不斷警告香港警察不要製造事端激化衝突為延期或停止選舉尋找藉口。最後當然是北京做主,讓選舉照常舉行。

北京之所以會做出這個決定,估計有兩個因素:第一、這是香港地區層次的地方議會和區域組織,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務向政府提供意見,對政治產生不了大影響;第二、港共向中央的回報永遠是低估抗爭民眾的影響力,使北京認為即使建制派輸選,也不會大輸。所以選舉照常舉行,避免橫生枝節激發更大的抗爭運動。

 

泛民支持度重返最盛時期

 

投票結果投票率創71.2%新高,相信這是因為泛民把這場選舉「政治化」為變相公投,作為民眾對反送中運動的支持度指標,才有如此高的投票率,因此就是中產階級居住的10大屋苑投票率都相當高,而且都是泛民當選,只有富豪居住區泛民才落選。泛民贏得85%至90%的席位,之所以不是準確的席位數字,是因為其中的所謂「獨立候選人」,表面上打出中立旗號,實際上是藍(建制)還是黃(泛民),有不同的認知。

從席位來看,建制派潰不成軍,以致特區政府放出空氣要將落選的建制政治人物用高薪聘請為公職人員以維持士氣。然而這太不擇手段,也非常無恥,大概北京也不贊成,所以其後沒有下文,可能要等到台灣選舉以後才付諸實施,免得刺激台灣選民會把更多的票投給民進黨,以展示台灣的真民主選舉,可以讓親中的國民黨也潰不成軍而得不到中共的「補償」。 
 
但如果從得票數來看,泛民約59%,建制則是41%,也就是六四開。這是1990年代民主派最盛時期民主派與親中派的大約比例,後來因為大批中國移民遷入,中國的洗腦教育,以及建制派因為大量資源而掌控基層單位與選票,民主派得票數跌至五成五,建制派四成五,而且泛民繼續衰退中。這次反送中運動規模盛大,然而化為選票的並不多,這是泛民必須警覺的。一旦政策失當,民意也可能如同流水流失。

 

選舉結果將帶來改革? 

有人認為區議會選舉結果會給香港帶來改革契機,然而我對此並不太樂觀。因為中共不會在民意下退卻而潰退。對中共的本質必須有明確的認識。

中共即使要讓步,一定在不知不覺中讓步。例如2003年近百萬人遊行,中共沒有讓步,而一年多後才讓特首董建華以「腳痛」名義自動辭職,改由英國人培養的高層公務員曾蔭權接任。由「港英餘孽」出任特首,似乎表明中共的開明,香港土共都無法接受。然而也就在此時,中共開始研究如何由北京官員組成「第二管治隊伍」來參與治理,也就是廢了「港人治港」,自認就是一國兩制的變形。其後,北京不斷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西環(中聯辦)治港」成為事實。

期間,曾蔭權因為與財團的關係被整,在他卸任後,以嚴刑把他搞臭,造成公務員治港的負面形象,才由地下黨梁振英接任特首,讓京人治港最後成為現實。可見原先的讓步只是一種假象。所以「契機」之說太樂觀了,低估了中共的貪婪本質。


▲已持續超過半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前所未有,不僅震驚北京,也震驚全球,得到世界尤其美國的支持。Getty Images

 

香港前途長期不悲觀

然而我們也不必對香港前途太悲觀。那是因為香港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反送中運動磨練,甚至是以自己性命來博取香港前途的自主性。這次的奮鬥不但震驚北京,也震驚全球,得到世界尤其美國的支持,讓北京不敢輕易沿用過去的殺人手段。中共的確要殺人,卻要別人去殺而自己置身事外,這就有相當的難度,才使這場運動崎嶇發展連綿下去而無法結束。

除了香港人自身力量與國際援助,中共黨內鬥爭也可能對香港的政策產生變動而影響香港前途。這也必須密切注意。例如毛澤東去世以後,中共軍方立即發動政變抓了「四人幫」,然後政策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走上了所謂的「改革開放」道路,從共產變為「走資」。這表面上的退讓,卻不包括政治改革,現在才又出現「復辟文革」運動,不但要恢復文革,香港居然還出現「鬥地主」,矛頭針對以李嘉誠為代表的大地主(地產商)。如果土改動了真格,距離當年中國的土改已經晚了70年。香港真的要倒退70年嗎?然而不少中共權貴現在也成為大地主了,他們會擁護習近平的「土地改革」嗎?中共會不會再出現內部的政變?

觀察中國的形勢,美中貿易戰後,習近平已經翻盤兩次。事不過三,再來翻盤不但引發美國的震怒,作為中國談判代表的劉鶴,還有甚麼信用可言?要避免身敗名裂,必須與習近平翻臉而自動辭職,如此黨內必然爆發大規模內鬥。而以中國內部情況,已經無法再承受經濟潰散的壓力,從習近平對中美貿易戰的噤聲,似乎他已經被剝奪經濟上的某些發言權。

更使人關注的,中共的國安部門似乎出現叛逃潮,這是不是中共裂解的開始?而被習近平鬥垮的薄熙來兒子薄瓜瓜在海外高調現身,是否在扮演北韓的金正男角色,只差習近平敢不敢要他的命?這些情況自然會影響中共的香港註冊,尤其香港是中共權貴的資金中心、洗錢中心。

最近《大紀元》新聞網訪問已經隱居多時的香港媒體《陽光時務》負責人陳平,他身為幹部子弟,居然自動談起認識在台灣涉嫌共諜而被拘留的向心,毫不避諱他們的關係,還肯定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尤其從經濟的角度對「黃色經濟圈」給予高度評價。他的毫無忌諱,顯示了中共內部已經出現了某種重要變化?是甚麼樣的變化?令人關注。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