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護人員2月3日到7日舉行5天的有限度罷工向政府施壓,要求港府封關。Getty Images

一再屈從惡習 香港防疫一敗塗地

 
 
看 雜誌
第209期
2020年3月5日
林保華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武漢肺炎出現,香港應該最先警覺,因為2003年SARS重創香港,造成共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是全球死亡人數最多的地方,還不算經濟上的損失與港人精神上的創傷。而罪魁禍首就是中國的一黨專政制度。SARS沒有給中共教訓,因為中國死的人還不多,尤其是高級幹部沒有死人,平民死的再多也不干他們的事情,因此這次「妖霧又重來」。SARS同樣也沒有教訓到香港的港共政權,董建華照樣晉升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因此到了林鄭月娥,老懵懂就進化為老巫婆,香港只能靠老天保佑了。

面對疫情,台港大不同

去年12月底武漢市已經透露有新的不明肺炎病毒出現,全球最先警覺的應該是香港,然而香港的許多媒體已經被中共收編而報喜不報憂,自然不登或少登這個方面的消息。即使豬瘟的消息也不如台灣那樣重視。這就是香港作為中國殖民地與台灣作為獨立民主國家的最大區別。因此不論豬瘟或武漢肺炎,台灣的防疫工作都比香港好,台灣甚至好過其他與中國「友好」的國家。

 

以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及其地理位置,對中國進來的病毒理應樣樣走在台灣前面,然而事實不然。台灣以台灣優先為主,香港則是屈從惡習,要看習近平的臉色,不能得罪中國為第一要務,完全淪為僕從,遑論「高度自治」。

防止病毒傳染最基本簡單的防疫工具是口罩,在習近平1月20日從雲南發出「最高指示」後,一直關注疫情發展的台灣立即召開國安會議應變,首先從口罩著手,先是禁止出口,然後是徵用,再就是實名制購買。政府還撥出2億元台幣協助廠商多設口罩生產線,並且派阿兵哥協助勞力不夠的口罩工廠。雖然這些行動一再受到媚共的國民黨政客的惡毒攻擊。

但是香港林鄭月娥不但沒有重視,還遲至2月9日傍晚舉行記者會說,港府現在庫存1,200萬片口罩,只夠政府部門使用一個月。只夠政府部門使用,民眾的需要管他的。而對口罩的分配卻是警察最多,在防疫前線的醫護人員比警察還少。這說明林鄭也在奉行習近平的「暴力防疫」,把暴力維穩放在第一位,真正的專業防疫要服從共產黨的政治需要。此外,由於反送中運動當中,許多醫護人員在「前線」搶救被警察毆傷或中彈的民眾,引發港共與警察的不滿,林鄭也趁這個機會報復。多幾個醫護人員中標才可以使林鄭解恨,何不「借毒殺人」?

香港口罩的緊張立即掀起搶購口罩的風潮,再演變成為搶購日用品。搶購還不夠,居然還有人合夥開車搶劫廁紙,事後被捕,成為世界奇聞。由於人人要戴口罩,港共政府所頒布的《反蒙面法》自行瓦解,可謂人算不如天算。北京卻藉這個機會宣傳贈送香港口罩,但是到底口罩在哪裡?可是卻激怒中國的拳匪網民,他們責罵北京「跪舔」香港,甚至要求每幅口罩上要印上「我是中國人」來侮辱香港人。在這個情況下,泛民的香港眾志從拉丁美洲進口120萬副口罩,公民團體要去採購口罩供給民眾需要,難道不是政府的嚴重失職嗎?香港人需要這樣的政府嗎?

遲不對中封關,導致社區感染爆發

由於武漢肺炎病毒是中國傳出來的,所以如何在各個口岸檢疫是首先要做的,如果連檢疫都已經防範不了,就只能減少到阻止中國人入境與彼此的「交流」。

根據中國方面早期的資訊,病毒的潛伏期最長是14天,由於中國疫情繼續惡化,當局卻繼續隱瞞感染與死亡人數,導致無法信任中國提出的數據;北韓率先封鎖邊境,美國也不准中國人入境。台灣礙於兩岸經貿交流過於頻繁,難以完全隔絕,只能在2月5日對中國來人實行14天的隔離檢疫期;但是中國人來得更多的香港,在強大的壓力下,才被迫在2月8日施行檢疫。

鑑於香港緊鄰中國的地理位置與2003年的教訓,當時也有醫護人員因此喪生,面臨可能來的巨大防疫壓力與人身安全,因而醫護人員迫切要求港共政府在中港邊境全面封關,以免中國來人帶毒進港害死全香港,也給醫護人員超負荷的負擔,甚至會送命,如同2003年那樣。

香港與中國的海陸空交通共有13個關口,如果不是全封而只是一部分,來人必然可以從其他尚未關閉的關口進來。然而林鄭就是拒絕全部封關,而是分幾個階段封閉不同的關口,但一直沒有完全封關。

醫護人員尋求以罷工來壓迫政府就範,然而罷工會影響其他病人的正常醫療服務工作,因此一直陷於矛盾中。政府也以道德綁架並拒絕醫護的訴求。在得到工會大多數會員支持下,他們在2月3日到7日舉行5天的有限度罷工向政府施壓。但是在疫情日益嚴重的情況下,工會也經過多數人的表決,決定復工。一切都是按照民主程序理性的進行。

到2月5日,港共政府才宣布8日凌晨開始所有由內地來港人士要強制檢疫14天,引發大批人士趕在「大限」前兩天衝關,入境人數急升,措施公布後翌日有多達82,017人次入境,較前一日上升四成,當中以深圳灣最多,占總數54%,達44,953人次,升幅逾倍。2月7日最後一天人流車流均絡繹不絕地到深圳灣口岸,聯檢大樓早上已逼滿成千上萬由深圳來港的旅客,多數人拖著旅行袋或行李箱,香港入境口岸則泊有數輛警車,大批防暴警下車戒備。7日的入關人數95,982人,比前一天升幅約一成七。在飛機場、港珠澳大橋與深圳灣3個口岸中,以經深圳灣口岸入境的人數增幅最大。

正是香港的遲緩行動使香港確實病例增加並且進入社區傳染,導致台灣在禁止中國人入境後,也禁止港澳人士入境;美國在中國撤僑之後,也撤了美國駐港領事館人員。這全是林鄭為了拍習近平馬屁導致的惡果。

為何林鄭不肯全面封關,除了向習近平示好宣示港中是「一國」,也是留個通道給中國權貴,方便他們需要時來香港避開武肺之禍,因為無論如何香港的防疫措施與醫療條件都比中國好,被感染的機會也會小很多;此外,世界的經濟活動並未停止,權貴們需要處理他們在境外的資產,何況萬一習近平控制不了局勢,各個地方政府必須強制徵收個人財產時,也方便他們先知道消息後人才來香港避禍。

專業防疫放一邊,樣樣配合中共所需

在政府滿口人道反對罷工後,由於隔離營爆滿,營內人手不足,政府遂向制服團體著手,邀香港童軍總會派童軍到隔離營協助隔離工作。這則消息震動童軍圈子,他們擔心在沒有足夠保護裝備、隔離訓練下,這些童軍很容易受到感染,回到社區後更成為播毒者。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童軍者,童子也,為何不是派警察而是童軍去隔離營工作?。讓少年兒童去做這種事情,是要害死香港人的下一代嗎?這是鎮壓反送中運動年輕人後的繼續與延伸嗎?是配合習近平侵略擴張政策的「留地不留人」嗎?

在武漢肺炎爆發後留在那裡的香港人有兩千左右,在封城封省後他們回不到香港。林鄭完全不理他們,沒有想辦法讓他們回到香港,因為港澳辦沒有這個動作,相對國台辦卻組織包機讓滯留湖北的台灣人回台,也是台灣作為一個國家與香港作為殖民地的區別。對香港人已經沒有統戰的必要,對台灣則還需統戰,然而這是非常惡劣的統戰,以「人道」為名塞進特權或行賄的台灣人與沒有中華民國籍的中國配偶,而不是台灣要求的老弱病殘,而中國因為政治考量不許台灣派飛機而有「撤僑」之嫌。可是中國飛機不但沒有進行防疫措施,還祕密塞進一個武漢肺炎患者與兩位未確診病人。內裡是否有對台灣進行生化戰的考量真的啟人疑竇。

這期間,有幾艘國際郵輪在東亞飄泊成為「船球」,因為船上確實有武肺病患或擔心有病患而被各港口拒絕登岸,其中在日本停泊的「鑽石公主號」幾乎每天有增加的病例,多達數百人,一些國家派專機接走他們的國民。林鄭本來無動於衷,後來也決定派飛機把船上的200名香港人在2月20日接回香港。飛機還沒有到,她居然已經兩度公開感謝「我國駐日大使館」在鑽石公主號包機安排的協助。可是原來香港的包機也一併接回在船上的中國乘客來香港,數字未見公布,消息是中國大使館公布的,而費用卻是香港出的。這應該是中國謝謝香港才是,結果卻是掉轉來,可見這個馬屁拍的多響。不過這一向是林鄭的惡習,也就見怪不怪。只是這樣多的政治,勢必衝擊專業的防疫,這絕對不是港人之福。

到執筆時香港已經有確診病例60幾位,死亡2名。亡故者是台灣一倍,確診病例則是接近兩倍。且看林鄭後續的表現。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