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嚴控媒體草木皆兵                                凌鋒
動向雜誌  2001年9月號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在八月二十七日發表<假如媒體缺席---->的署名文章﹐於是有些人又為中共大講好話﹐認為這是中共改革的先聲﹐有的更同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掛鉤﹐似乎中共真的要推行政治改革了。

        看來﹐除了一些有意拍中共馬屁者外﹐也只是一廂情願的善良願望而已。因為類似的願望在中共建政五十多年裡反覆出現過﹐包括改革開放以來的二十多年裡。例如八九年要求改革﹑反官倒卻換來六四屠殺﹔九八年中共簽署國際人權公約﹑放出放鬆社團管制和新聞管制的信息而被號稱“北京之春”﹐接下來的卻是鎮壓民主黨人士和虐殺法輪功成員。

        <人民日報>的這篇文章是在第四版的<人民論壇>上。<人民日報>的高論有三個層次﹐論壇是社論﹑本報評論員之下的層次﹐固然要代表“主旋律”﹐但不能完全代表中共﹐也不能完全代表報社。當年中共用粗言穢語謾罵末代港督彭定康和臺灣前總統李登輝﹐就是由論壇版不知何人的署名文章發表的。因此也不必對中共放寬新聞管制寄予太多期望而自作多情。其實就從<假如媒體缺席---->這個題目來看﹐也是有很大的缺陷。應該指出﹐中國大陸不論發生什麼重大事故﹐媒體並不缺席而都是在場的﹐問題是扮演什麼角色而已。要扮演什麼角色由黨來決定﹐因為媒體是黨的喉舌﹐也就是工具。沉默也是一種角色﹐那也是奉命行事。

        而且也應該看到﹐這篇文章講的只是對“特大事故”的監察﹐也是因為今年以來在中國大陸幾乎每天發生的各種爆炸或礦山的災變引發的話題﹐特別是最近在廣西南丹發生的導致兩百人死亡的礦山災變﹐黑白兩道採用恐怖手段千方百計封鎖消息﹐已經到了令人無法容忍的地步。而除了監察事故以外﹐為什麼這篇文章不提官員的腐敗和惡吏的橫行也需要監察﹖可見這篇文章嚴重的局限性。小小的“寬鬆”更多的可能只是製造假象來平息群眾的不滿而已。

        共產黨﹐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自己很明白﹐他們打江山坐江山﹐就是靠槍桿子和筆桿子﹐特別是後者﹐可以起到槍桿子所起不到的“攻心”作用﹐比槍桿子更可以“長治久安”。人們對槍桿子重要性有所認識﹐對筆桿子則認識不足。但是我們看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中共“導師”們﹐就知道他們是如何重視筆桿子﹐特別是在還沒有掌握槍桿子的時候。而筆桿子的作用則必須通過媒體發表。因此控制媒體成了中共的重要使命。

    共產主義的開山鼻祖馬克思一八四二年在科隆時就是<萊茵報>主編﹐因為宣傳革命思想在第二年被封。一八四八年德國發生反對封建王朝的革命﹐馬克思就同他的戰友恩格斯回到科隆辦<新萊茵報>﹐繼續宣傳革命思想。第二年革命失敗他們才被驅逐出境。

    中共的第二代導師列寧在流亡國外時也出版<火星報>﹐他校閱每一號報紙﹐親自撰寫文章﹐擬定論文題目﹐物色作者﹐同通訊員通信﹐籌集經費把報紙秘密運回國內﹐以傳播他的革命主張。

    列寧的傳人斯大林﹐在一九○一年就同他的戰友在家鄉出版格魯吉亞文的<鬥爭報>﹐據說是當時<火星報>之外最好的“馬克思主義”報紙。一九一二年﹐他親自編輯了俄共中央機關報<真理報>的第一號。以後蘇俄黨報“真理報沒有真理”﹐政府報紙“消息報沒有消息”。

    中共的第一號獨裁者毛澤東也是辦報出身。他在湖南創辦的<湘江評論>是五四時期在地方上有一定影響力的報章。在擔任主席之後﹐他一直關注喉舌的取向﹐例如作過<對晉綏日報編輯人員的談話>﹐後來更常常為<人民日報>撰寫社論﹑編者按語和修改社論。最著名的是為公佈“胡風反革命集團”資料所寫的按語。在開展階級鬥爭時﹐報章也是他的首要目標﹐例如五七年反右時親自撰寫的<人民日報>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

    鄧小平二○年代留法勤工儉學時﹐參與中共青年團留歐總支部<少年>(後改<赤光>)月刊的刻印和編輯工作。三○年代﹐他是工農紅軍軍委會機關報<紅星報>主編。

        江澤民不會辦報紙﹐但是很會封報紙﹐或用各種法西斯手段控制報紙。江澤民獲得中共元老賞識提拔為“核心”﹐就是因為在八九民運時封掉了當時在全國來說意識形態最開放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雖然後來他也曾誠惶誠恐的向趙紫陽認錯﹐顯露他的投機取巧面目。       
     
        江澤民上臺以後﹐嚴控媒體更是他的拿手好戲﹐除了要營造對他的個人崇拜之外﹐更要防止“異端”思想的出現。因此這些年來大陸文字獄不斷。例如中共十四大時江澤民的政治報告因為早一天被新華社編輯吳士琛透露給香港記者﹐吳就被江澤民判處無期徒刑﹗這些年來先後被捕的還有高瑜﹑席揚﹑施濱海等。

    今年以來﹐在江澤民親自主導下﹐中共對媒體的管制愈演愈烈。除了有關部門一再下達文件之外﹐具體是通過以下幾個辦法來對付不太聽話的媒體。

    一﹐以經濟目的為理由進行吞併。例如組織大媒體集團來應付進如世界貿易組織後的競爭﹐把一些較小規模﹐因此也比較出位的媒體吞併來加強管制。例如比較受歡迎的晚報就併入各省市的中共機關報為主的媒體集團。上海﹑廣州就是這種模式。

    二﹐明令停辦。如四川的<蜀報>和<商務早報>四月被停刊﹐前者據說有民營資本進入﹐後者強調獨家新聞和民間色彩﹔五月廣西的<廣西商報>被要求併入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中共機關報<廣西日報>﹐但是在被拒後被下令停辦﹔六月﹐南京市的<經濟早報>因為有文章諷刺江澤民也被停刊。

    三﹐整頓班子。廣州的<南方周末>一向比較敢於揭露社會的陰暗面﹐雖然廣東省委一直抵制來自中宣部的壓力﹐但是前年終於還是撤換了總編輯江藝平﹐但是上頭還不滿意﹐因此今年五﹑六月間大改組﹐又撤換了一批人員﹐屁股還沒有坐熱的總編輯錢鋼也被迫下臺。<成都商報>被整頓是因為報導一位縣委副書記趕赴“三講”撞死人引起省委書記周永康的不滿而批示曰﹕“即使在資本主義國家裡﹐也不會有如此給政府黑的新聞自由。”這個周永康是江澤民的親信﹐作為省委書記﹐對資本主義和新聞自由竟是如此的無知﹗

    四﹐打壓甚至逮捕編採人員。今年三月河南銷量最大的<大河報>副總編輯馬雲龍被撤職﹐因為發表過有關投資環境差及衛生部門腐敗的報導。江西<都市消息報>新聞部主任姚小紅因為報導五月份該省一宗死刑犯還沒有斷氣就被摘除器官出售引起家屬不滿的消息而被解僱﹔七月﹐廣西<南國早報>因為刊登一個私營工廠僱佣數百童工的消息引起南寧市勞工監察大隊的不滿而被審查﹐有關一度失去人身自由。而觸犯高官的就面臨牢獄之災了。國際保護記者協會公佈去年全球有八十一名記者被捕﹐其中中國大陸就有二十二位﹐為全球之冠。例如香港<文匯報>前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姜維平因為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薄熙來搞廉政抓小放大>﹐以及瀋陽市和大慶市領導人的腐敗而在去年十二月被捕﹐面臨重刑﹔但是這些領導人的腐敗也是中共所無法否認的事實。

    為了明年中共十六大權力接班的平穩進行﹐在江澤民親自主導下﹐今年六月中宣部已經下達長約兩千字的文件﹐列舉了出版物嚴禁刊登的內容﹐即﹕揣測黨政領導人職務的變動文章及報導﹔要求中共十六大實行多黨制或其他政治體制改革的文章及報導﹔違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的文章及報導﹔抵觸黨和國家重要政策的文章及報導﹔涉及暴力﹑淫穢的內容﹔涉及軍事機密及其他國家機密的內容﹔危害社會穩定或反對中共民族政策的內容﹔其他捏造事實的文章及報導。文件還禁止媒體集中報導重大貪污腐敗醜聞﹑重大犯罪案件及各種天災人禍﹐這類新聞只能採用新華社的消息。

        不久前的一連串的報導﹐還披露了北京對媒體的多種苛刻要求﹐計有“三不准”﹑“四嚴禁”﹑“八要求”﹑“十宗罪”等等。

        其中“三不准”就是禁止收集大陸腐敗醜聞﹑重要犯罪案件和天災人禍。相信是總結了“教訓”才做出這些規定的。例如對遠華集團走私案的報導牽扯出江澤民的親信﹑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干擾了江澤民的接班大計﹔而犯罪案件和天災人禍往往也透露出中共內部鬥爭和腐敗﹑顢頇﹑草菅人命的情況﹐影響中共英明﹑偉大的形象而導致人民的不滿。

    而“八要求”更徒顯中共草木皆兵的心理。其中的幾條如﹕第四條﹐李洪志生日的五月二十一日要避免在媒體廣告中出現“祝賀生日”等字句。看來凡是這一天生日的中國人都要更改自己的生日日期﹐免遭無妄之災。第七條﹐出版社在出古書時﹐要注意影射現實的傾向。面對浩如煙海的史料和千變萬化的現實﹐可要難倒編輯了。

    這些中央的文件和通知之類﹐有些是江澤民親自口述的﹐並且提醒媒體工作者﹐一犯錯誤就沒有改正的機會﹐報刊出版社將永遠關閉而不是“整頓”﹐意味著整個機構的成員失去“生存權”。這是類似對付法輪功的“連坐法”。那是江澤民對政權感到很深的危機感才會下達上述威嚇性的文件和命令。因為媒體也可以說是維持中共統治的最後一道防線。在這個情況下又怎可期望中共可以開放新聞自由﹖特別是膚淺﹑保守的江澤民還在臺上。

    但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江澤民不一定不知道中國的這個古訓﹐然而江澤民為了保護他的特權利益﹐非得嚴控媒體不可﹐不見棺材他是不會落淚的。
2001.9.3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